在古镇听一场秋雨
六年级 其它 1865字 83人浏览 笨笨滴anna

假日游玩过后,回到古镇休养生息。恰逢一场秋雨莅临,淅淅沥沥,少顷,便湿了乌瓦,绿了树梢。天潮潮地湿湿,小巷也变得愈加幽深。这样的雨天,在小楼上,看远方群山雾霭迷蒙,雨水湮湿了瓦片,顺着那瓦槽缓缓成流,寂寂成行,终于坠落;门前一缸睡莲,睡意正酣,却被雨水连绵的叮咚声搅了一场好梦,凝起颗颗珍珠,滴溜溜滚动,煞是可爱;一盏盏花伞飘流在古镇的老街上,那是寻梦的少女在寻找着自己的雨巷诗人;骑楼屋檐下,几个的老人家坐在磨得发亮的大青石上,两两对奕,听着小店里传来的阅兵进行曲,自豪地讲着古镇当年日本兵都没能攻进来的历史。古镇是有故事的,如果没有故事,翘首的檐角怎会如此骄傲?初上的纱灯怎会这般清婉?如果没有故事,为何条条小巷不厌其烦地接连一窗窗的浪漫?为何微漾的河面渐起了濛濛的烟云?策马过古镇,落日长烟血色深。江南多古镇,古镇多流水,而廿八都却是一个遗落在大山里的梦,它有着铁马金戈的历史篇章。从1100多年前,黄巢挥戈南下,在闽、浙之间的崇山峻岭中开辟了仙霞古道,到郑成功镇守仙霞关及仙霞岭上浙闽赣边境诸关,驻廿八都,抗日战争中粟裕将军高度评价这里:当年来自仙霞岭的革命霞光,映照得浙西南一片火红!可以想象,被称为东南锁钥,入闽咽喉的仙霞关走过了多少烽火连天的岁月,郑成功又怎样在这里管理着驿站的军事,保障着驿路的通畅,传递着关隘的军情?漫漫千年,雄关屹立,当年的兵家必争之地早已掩埋在时光的烟尘里,只剩下无声的回忆和安静的伫立。这里陈列着昔日辉煌的岁月,这里展示着廿八都引以为豪的历史,看着,只看着,便仿佛有号角声传来,大山深处,如此悠扬,如此嘹亮。然而刀光剑影已黯淡,鼓角铮鸣已远去,徒留下时光里关于那年那月斑斑驳驳的印记,在这瞬间,终于定格,秋雨绵绵,清凉和澄澈开始蔓延。带着满眼的苍凉和淡淡的欢喜,悠然看着这些从旧时走来的风景,看楼阁式的门楼高耸,檐角起翘;步入庭院深深的四合大院,看公子房前的破冰寒窗、小姐的玉如意多宝窗。每一条小巷,每一座院落,每一扇窗,都带上了深深的古意和沧桑,连同爬满矮墙的藤藤蔓蔓,街角浓绿的青苔,和檐角那时而停歇时而嬉戏的飞鸟。游客的喧嚣把我带回,一张竹椅,一杯清茶,一碟铜锣糕,秋雨依旧不停地敲击着那口睡莲缸。细细听着那叮咚声延绵,仿若禅音。窗外朦胧的一片灯花,屋内热气含香的一杯清茶。看绿芽在开水的侵润里慢慢开始舒张,鼻翼里的茶气和心头的雨雾,前者是品味,后者是修行。落脚在古镇,疑是梦里在桃源。听一场秋雨,用心聆听,雨打在古镇的青石板上,打在乌瓦上,以历史为舞台,以大地为磬缶,铿铿而响,韵律是那么清脆可听。急雨声如瀑布,细雨声比碎玉,这是一场古镇独有的音乐会。雨天的屋瓦,因迷蒙而神秘,千丝万线的雨绵密地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恍若舞台上的白色逐光,呼一下就到这边,转瞬又移到那边,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涓涓泻下,各种音符充斥而来,这一刻乌瓦成了无数的琴键,演奏着古镇美丽的秋天。落雨咯!孩童们欢乐地笑着。古镇的秋雨是乡人欢悦的延伸,是一年收获澎湃激昂的开始,古镇的秋雨能让你在或急促或缓柔,或缕缕如丝或凌乱分飞之中,感受到真实的自我和自我真实的存在;感受到心灵空间那种难以了却的有和无的真实;感受到灵魂深处掩藏着的那份依然、那分执着、那份淡泊、那份宁静。岁月将这段安静的时光,尘封在古镇的尘埃里,细听一段历史,镌刻在岁月里。就这样淡淡的追逐,追逐那些散落在青石板上的云水过往。青石板上,每一寸光阴都浮动着安静的气息,仿若一座大山里的世外桃源,黄发垂髫,怡然自乐。此时只需撑一把油纸伞,就可以穿越千年,回到唐宋经年的流光里。相遇在某一个不知名的客栈,寻找最真实的故事,寻找故事里古老的痕迹。追逐那些遗忘在寻常巷弄中的流光记忆,青砖黛瓦,遮住了流过指尖的光阴。也许,在多年以后,还会枕着时光在梦里悠悠行走。只需要一场温润的雨,就能一梦千年。时光的廊桥上,刻着斑驳的记忆,诉说着流传了千年的故事。古镇街头老人脸上的层层沟壑,是经历了岁月风霜留下的痕迹。都说一生之中,有些人,有些事,定要用一生去铭记。可是人生来去匆匆,就像一场秋雨,

有时细绵温柔,有时急骤有力,有时又雨过天青。曾经的世事沧桑,有过的花谢花开,就随着一场雨,散落在巷口之中。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生的努力,换取一段静美时光。将那些刻骨铭心的过往,全都遗忘。遗忘在青石板上,遗忘在寻常巷弄,遗忘在白墙黛瓦。然后在古镇的这座小楼,把所有的心事煮成一壶茶,静静听着那雨声嘀答,将日子过成白璧无瑕。雨停了。老公微笑着将我唤醒,出去走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