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自行车
四年级 其它 1265字 916人浏览 xpb2002

说起自行车,也许你会说:自行车有什么好说的,那不过是极为普通的代步工具。不错,父亲的自行车与其它自行车绝无二样。而且,那是辆二手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仅就自行车而言,要说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也许是它的牌子 —— 大国防。这在当时就是现在所说的“名牌”吧 ?然而,就是这辆极为普通的自行车,承载的不只是父亲的身躯,而是一个优秀的劳动者和一家人的希望。那时的我不解父亲的良苦用心,认为父亲爱它胜过了爱子女。因为我眼中的父亲,只要有空儿,哪怕是一点点空儿,都在鼓动自行车,拆拆卸卸、擦擦弄弄。那个投入劲儿啊,无论谁看了都会好奇,甚至会说:为辆自行车至于吗!父亲的自行车有个显著的标志,那就是货架上总 是绑着塑胶绳,这在当时是我不能理解和不喜欢的,好好的自行车多了它总觉得不顺眼,后来的我,以致现在的我想起来就会为此愧疚,因为它系着的不仅仅是根绳子,那不雅的绳子系着的是重托与责任。这辆自行车之所以留给我那么深的印象,还得从刚上学那会儿的学车事件说起:那时,自行车不是很多,也很少有孩子骑。看见别的孩子骑自行车很是羡慕,就一再和父母说要学骑车子,好说歹说才算获得批准,开始演练掏裆骑行。 我是那种早长个的人,一年级时就属于大个儿,刚刚学会掏裆骑车却觉得那么大个掏裆寒碜,就又想升级 —— 跨大梁。人称傻大个儿的我,实在不灵便,不光行动笨拙,脑子也迟钝的很。初学自行车,竟不知道找平整的地面练习,在一个不算很大的上坡路段,觉得溜得差不多了,抬起右腿往上就跨,结果怎么样,鞋后跟挡在梁上,没来得及反应,连人带车摔得这个结实啊!怎么痛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大拐的变形程度是卡在车的那个部位,那个部位叫什么来着?反正是摇不动了,推着自行车还得抬起后轮才能靠前轮的滚动运行,我就那么艰难的把车子弄到家门口。知道爱车至极的父亲会不高兴,我怯生生地和父亲说:“爸,我把车子摔坏了。”只见父亲黑着脸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就去摆弄自行车。左整右整也没掰出大拐来,“你看看你,这车子还怎么骑”这一声吼吓得我一激灵,当时眼泪就哗哗的流下来。父亲发这么大脾气是我第一次领教,我好害怕、好委屈!那擦破皮的膝盖和胳膊肘丝丝拉拉的疼,父亲根本不理我的茬,做错事的我,也只能悄悄的溜进家门。母亲一眼就看到我受了伤,“呀!这是怎么了?怎么弄的?”母亲的关爱助长了我的泪水流放,我大哭起来 ……父亲听到后,“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啥用!”他惦记的仍是自行车。“车车车,就知道车,孩子摔坏了你也不管!”母亲的声音也够大的了。为了我,一向温柔的母亲和父亲吵了起来。这一吵惊恐万状的我竟忘记了疼痛和委屈,扯着母亲的衣角低声说:“妈,别吵了,本来就是我弄坏的车子嘛!”母亲没好气儿的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