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曦
初三 散文 677字 66人浏览 鸭子小岚

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题记

我们一直都是背着双肩包的孩子,沿着高高的白墙奔跑,唯有一天我们累了,才会放慢自己的脚步,也只有这时,我们才发现,原来夕阳那么美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渐渐地我们长大了,呵呵,大人模样的小孩,还未褪去儿时的幼稚,却在不停的装成熟,不肯放弃那一丝丝的倔强,像个老小孩,又像个小老孩。

或许是随着时代变异了的青春,我们有了不该属于我们的悲伤,却还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孤独的。抱着可爱的言情,说的爱到死去活来,也许是青春期萌动的心,让我们有了这些不该有的东西,或许,这就是这个时代的青春吧。

故作孤独的我们,慢慢的开始喜欢仰视着45°的天空,纯净的心随着白云飘着飘着,然后就开始发呆,最后被老师亲切的点名,脑袋很不情愿的看着黑板,虽然人回来了,可是心,却不知飘向了何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青春的沼泽地,打马走过,沿路留下的,是那美好的回忆。

匆匆三年的时光,我们该如何珍惜,毫无声息,我们快将这三年走到尽头,还是依旧我行我素,毫无节制的挥霍着这最后的时光,也许,是我们还小,不太懂事吧。

黑板右上角记载的中考倒计时,每天在不停得变小,讲台上的粉笔也变的越来越来少,“叮铃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 ”的上下课铃声也已经没了作用,或许这也就是我们最后唯一可以消遣的东西了吧。耳边总会传来没完没了的牢骚,可是我们却改变不了什么,只能随其任意。

满天飞的同学录,桌前桌后的情书,都已近占满了下课的时间,我们却从不抱怨这些,似乎这是唯一的发泄。这三年,我们走的太仓促,也许,是这世界本就荒诞。

也许,只有在毕业那天我们互相拥抱痛哭的时候,才会幡然醒悟,原来这三年,我们是匆匆的走了过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