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追忆往事的
五年级 散文 2200字 281人浏览 木叶熙菡

关于追忆往事的作文

到了春节,在外上学的哥哥姐姐们都回到家中团聚,一张张成熟的面孔似乎感到有些生疏了,80后的尾巴与90后的尾巴聚在了一起,饭后茶话之时,同去楼下公园玩耍。

这个公园,很早以前就坐落于此地,曾经年少的哥哥姐姐们每到团聚时,总要去那里玩耍,可如今,已经十年未去了罢。空落的公园,已没有当年的模样,曾经偌大的人工湖已经改成了别墅群,仅有的小河,也已经满是芦苇,厚厚的冰层让我们望不见深邃的湖底。那公园在冷冷的冬天显得格外凄凉,环顾四周,似乎只有枯黄的瘦草作陪衬,嗖嗖作响,穿堂风一阵阵从长廊里传来,上面早已爬满杂草&&

你们还记得吗?当时我从桥上滑下来,结果还缝了针&&大表哥首先回忆道。

当然记得。后来你去了一个黑诊所,没有麻药。当年你从里面的喊声我现在还记得呢。二表哥兴奋的喊道。

当时好像也是我们几个吧。当时我们都上小学、初中,都还很小呢。堂姐也渐渐回忆出了什么。

对啊,我们当时都很小。我记得这里还是动物园呢,好像里面还有梅花鹿,还有山鸡啊什么的&&

还有那里,我当年就是从那里把脚崴着了&&

看着这些马上就要步入社会的哥哥姐姐们争先恐后地说着往事,我却一脸的迷茫,我什么都不记得——那时候,我出生了吗?公园的春天,是什么样的呢?真的很难以想象这里的辉煌了。

我们找到了传说中的动物园,看到了许多笼子,里面已经长满了高高的杂草。那凹凸不平的小路中,年轻人们跌跌撞撞的走着,兴高采烈的追忆自己的童年,讲述公园与自己的故事。他们那模糊的记忆浮现出来了罢,看那孩童时的纯真都浮现在脸上了呵!于是,我努力的想,想要从记忆中寻到什么关于公园的往事,却一无所获。也许,那时还太小了罢,那时候,我在哪里?还在襁褓里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哥哥姐姐们走着曾经熟悉的小道,此刻,已经物是人非了罢。凄惨的一切,一定不是当年模样了。破旧的瓦房,冻结的湖水,烧焦与枯萎的草,猎猎作响的老树,陌生的一切不禁让大家想到曾经的莺歌燕舞人影绰绰的那般美好,曾经童年的梦呵,似乎太久远了罢。 他们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讨论着曾经,依旧兴致勃勃地追忆童年,但此情此景,留给我的,也只能是无尽的怅惘。

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一个生动的公园模样。其中,几个天真的孩童,拉着手跑上小桥,捡石子掷向明澈湖水,漾出烂漫无忧的笑声&& 关于追忆往事的作文

当时间如流水般逝去,当往事早已沦为尘埃,当回首已成为旧事。十四年的光阴就这样轻易的逝去了,我就这样看着现在成为了过去。

翻开旧时的相册,一切又似乎在我面前重演,有欢乐时的笑靥,有痛苦时的哀怨,看着相片一角标的日期,才忽然发现快乐和痛苦都早已成为追忆。他们早已为了新的回忆而奔跑,我却依旧沉醉在过往中不能自拔。

于是我学着开始苏醒,明白前方才是我的追求,而我该在意的也不应是已成为追忆的过去。

看前方,似乎是大雨滂沱,哪里才是我前进的方向,是追求。我们笑着把痛苦当作了风景,把快乐当作了彩虹。日子就这样如尘埃般飞扬。飞扬的像一首春天的童话。童话中,你牵起了我的手,告诉我,我们是朋友,我懵懂着点头,一切就定格在我们初遇的那个夏天,那个有着过去的你和过去的我的夏天。不经意间,成为了过去。

不清楚到底是思念沦为了过往,还是过往变为了思念。他们就像手中的日记一样,虽然铭刻于心,但早已沦为尘埃。就让他们都随风飘散了吧,尘埃也该有自己的归宿。

尘埃。归宿。 关于追忆往事的作文

往事是薄薄的清雾后,隐隐的绿色树影,摇曳在岁月的河畔;

往事是莫测的天幕里,醇醇的一抹湛蓝,映照出曾经的娇憨;

往事是杂乱的书桌上,厚厚的空白日记,等待着过往的墨香。

在人生的驿站上,回首遥望,那一路走过的风景在时光的细雨中变得模糊,变得醇厚。我在时光的间隙里,捡拾沧桑。在回忆的一隅为过去的或即将过去的日子绘下足迹,让往事镌刻心头&&

戏逐,童稚时期欢乐的代名词。无论是拥挤的街道还是空旷的草野,都曾留下稚子戏逐的脚步。简单的快乐在戏逐的欢笑中传递着幸福的讯号。即使留下的,只是一串串浅浅的脚印,也记录着纯洁的过去,承载着无邪的童心。

追寻,尽显花季的张扬与落寞。从童稚的戏逐中抬头,猛然间看见了花开的绚烂与辉煌,懵懂的心开始有了向往,有了追逐的目标。开始匆忙的生活,只为追逐赞扬的掌声,成功的喜悦和战胜的快感。而在灵魂深处,备受冷落的童心却在世俗中沾染尘埃。张扬的花季背后,荒芜的心田里一片苍凉,满地落英。

迷惘,充斥着雨季的边边角角。在涓涓而逝的岁月之河淘洗蒙尘的心魂。那过去的时光在雨季中被冲洗得近乎苍白。而苍白背后隐藏着的是不知所措的迷惘。在雨中徘徊,是进?是退?前进能否依然风平浪静?退后是否真的海阔天空?茫然的行走,行走,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只是,行走&&

四季如风车流转不停,花季在暴雨中静默地凋残,雨季在烈日下无助地哀泣。走在十八岁的边缘,悲观地认为走进的,是成人的是非之地,无尽的纷纷扰扰会让原本疲惫的灵魂更加狼狈。然而,弹尽衣袂轻尘,梳理蓬松乱发,用明澈的双眼观望,我却看到了十八岁的天空下隐约的葱茏。清晨雾浓,我无力远视,那么,就等我慢慢地走近,走近&&

人生如河,回忆是泊在浅岸的一叶扁舟。在人匆忙的旅途中,偷得一角光阴,载着岁月留予人的沧桑去重温旧梦。梦醒时分,往事如烟,已随四季的清风,逝去无痕&&

在十七岁的转角,我扛着笔在纸上漫行。回望身后淡淡的笔迹,我告诉自己,那只是似水的流年风干后的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