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不远处喧腾
初三 记叙文 1881字 126人浏览 这家伙挑食的很

(请大家在阅读本文前先阅读以下相关链接:

在我校九年级(7)班有一位非常普通的学生,她叫吴文。

年10月2日那天,吴文同学吃过午饭,带着小侄女到公园散步,刚到园中大草坪,发现草坪上散布着三三两两的果皮、塑料袋等废弃物,吴文同学看在眼里,堵在心里,想检又有点犹豫。想到这么多垃圾严重影响到公园的环境、游人的健康,她又鼓足了勇气,立刻捡起了脚下的一些垃圾。这一捡就是二、三个小时,看看也有二十多堆,她用捡来的塑料袋装了七、八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吴文同学的这一举动感动了一位游客,这位游客默默地观察了二、三个小时,最后拿起手中的相机,悄悄地拍下了这一感人的场面,并笑着打听了吴文同学的基本情况,将其劳动场面寄给了学校。

我们九年级(6)班组织本班同学分批进行社会实践,时间在周末,地点在体育广场的足球场草坪,内容是捡垃圾。我作为本班的团支部书记,活动的主要组织者,我要在周末去查看一下他们的工作完成情况。于是我约上了一个朋友……)

正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去体育广场的路上,朋友问我,“你们班的社会实践做些什么?”

我答,“捡垃圾,在广场草坪上。”不过我倒觉得此番来检查意义不大。

朋友有些意外,,“捡垃圾?是像上次吴文同学那样吗?那可很累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累是肯定的,但已经这么定下来了。”其实我对他们能全数出现在广场上并不抱多大希望,至于他们能想吴文同学一样放下心理包袱去捡别人不屑一顾的垃圾,而且坚持捡一个下午,我也并不十分相信。但话说回来,若人人都有吴文一样高度的环保意识和社会责任感,那可就没有垃圾剩给我们的那些人去完成社会实践了!

我突然告诉朋友,其实我们班已经开展了不止一次的社会实践,并且每次都是和垃圾打交道。朋友想了解其中几次的情况。我便讲了我参加过的一次实践。

那天原本应有六个人去的,可是只来了三个人:我,俊哥(班长),涛哥(冰凌诚夏)。我们在公园捡垃圾。正值菊花展,公园人很多,热闹非凡。我们竟一时不知是否该开始捡,从哪里开始捡。但终于我们捡垃圾的脚步还是从草坪上一个僻静的角落向四周蔓延开来,每个人手提一个大塑料袋像贼一样畏畏缩缩的,见到沿途不合景的货色,就飞快伸手去捡起来塞进袋子里。几个小时下来,我们倒是对垃圾建立了条件反射,既使是看到回家时路边的垃圾,都会有想把他们捡起来的冲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笑说,“只可惜当时没被人用相机拍下来。真的,那次我们除了产生了几天对垃圾的条件反射外,可就是什么都没带走,什么都没留下了。怎么说?我记得有一片林子我们清理了N遍,可在离开时还是看到有新的垃圾。”

朋友道,“就你们三个人捡,无数人在扔,哪忙得过来呢?可真是白忙活儿了!”

我于是又讲述了另一次实践。那是在校运会的某一天上午,我班曾组织赋闲在班里的学生(即未参加比赛的人)对全校进行清理。根据安排,平均每层楼有三到五人清洁,操场与旗台共有十来个人捡垃圾。工作持续了大概有一个钟头吧,咱那学校里凡是人能走到的地方,再难寻出一张纸了。奇怪的是,在放学下楼的时候我却始终能瞧见各式各样的垃圾,躺着,立着,都有。我于是怀疑,先前的所见是否是一个极大的障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告诉他了我的观点,即使有很多人都在捡垃圾也不一定忙得过来,只要始终有人在扔。

朋友表示同意。

路上,我们遇上了(1)班的两个熟人。问后才知道他们班恰好也选在广场捡垃圾做社会实践,刚捡完离开。我便对朋友说,“直接去公园登山吧!既然广场都被清理得差不多了,想必他们早就走人了呢!”出门时,我与朋友曾说好了检查完工作就去登山的。我们便径直往公园去了,我想就登登山放松放松吧,不再去理会那些让人郁闷的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公园景色很美,光影错落,鸟语花香,像一个不可思议的幻境。在曲折通幽的山道上漫走,让人倍感神清气爽,心境飞扬。

在下山的一条小径上,走着走着,我突然忆起前些天与另一个朋友打这石径上走过,谈着的也正是那捡垃圾的事,记得他回头忽问,“你不觉得你们这样埋头苦干,一点儿成效也没有吗?没有人意识到不能乱扔垃圾!捡,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捡,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时我只是连连答应着。想到这儿,此刻我却叹了口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什么”,朋友问。

“垃圾太多,捡不完”,我随口答。

朋友不解,四下望望,笑说,“哪里?哪有垃圾?就算有吧,也没人叫你把它捡起来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没作答,只是觉得我们所能做的太少太少,而需要我们做的太多太多;就像是我们在片刻不停地向前固执地奋力狂奔,一棒一棒地将使命传递下去,因为终点永远在天边,所以一切努力仿佛都成了徒劳。

[心,在不远处喧腾。人人都有“绿色之心”,但并非人人都能用心为之。然而,它却不曾一刻停止过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