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父辈
一年级 散文 1280字 313人浏览 kiss510283855

我独自漫步在星月交加的夜晚,茫无目的的,灰白的夜灯映着我毫无表情的面容,一丝无奈轻轻掠过,瞬即逝,彷徨而有镇静,为什么——我又想起了父亲。

记得曾对自己这样说过“父亲的爱我已了解。想起来这的确是一句肺腑之言,这样的年龄,这样的意识,让我有种坚持真理却又反叛现实的矛盾,而父亲依旧循规蹈矩的像一台古老的时钟般用它那最原始的方法来计算,度量我的世界,我的时间与空间——让我有种不可背弃的痛感。

夜深了,我长吁一声,两手直插入口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双有节奏的双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总认为父亲变了,刻意的与我接触。其实自己有意无意说的话父亲并不全理解,他总用一颗风火年代造就的充满弹药腥味却无比宽大的军人之心来理解,包容,甚至迁就周遭的事物,所以,父亲心里的结很多,被写成皱纹,刻在额头。我明白,那不全是忧郁,为了生存而忙碌奔波占大多数,忽而想起曾度过的一些文章,不是一味索求父母的理解便是感触颇深地长吁于父母的辛勤养育。迎着已有些冰冷的夜风,我拨开遮住视线的几缕长发,微微笑笑了。——我想到曾有一位父亲面对摄像机意味深长地对已离家出走半年之久的18岁儿子说,回来的不再是一个隔代的儿子,亦是一位同志……简单的一句话确实好难忘。

父亲的心对于子女来说有着绝对的纯度,但角度不同,同样的水晶也会展现异样的美好与缺陷,莘莘学子,在社会中经历着种种满足与不足,就像那纷飞的大地精灵蒲公英一样,留给儿女的美丽的白伞,带他们飞向世界各地,方知这位母亲留给后裔的是更广阔的世界。

不知飞了多远,我极不情愿的扯回早已脱轨的思绪,仰起头,是个明朗的夜晚,星星忽隐忽现,我可以捕捉到它的轨迹,只有那片沉静的墨蓝色叫人久久读不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在理解与被理解之间徘徊,因为我明白所有的儿女都能打心眼里说出父母是最无私的,而所有的父母都能够做到在儿女的病房前做到彻夜守护,所以,亲情与理解融为一体充溢于整个生活空间,而隔代是不可抹煞的现实,思想是不可逾越的界线。虽有亲情与理解,却无法垮与彼此固有的屏障。“母亲”牵肠挂肚的代表,“父亲”一词则是赋予与生俱来的威严。

一切的一切,似乎显而易见,却不自觉地维护着自己的思维方式,倍加尊重于自己的行为意识,所以矛盾层出不穷,却总归于同样缠绵悱恻的结局,为什么总是在最后才互相理解?为什么总是一次次重复这样的情节?为什么不开始就给予对方理解的圣旗。青年的冲动,父辈的威严,总与用理解贯穿的方式擦肩而过。我按耐不住汹涌如潮如浪般的心,索性肆无忌惮的奔跑在夜色的长廊里,越跑越快,任凭冷风呼啸在身边,任凭心中对黑夜有着不可抗拒的恐惧,任凭无奈的泪水裹着其实很明白的无知变本加厉的袭来,我恐惧于这样的无奈,失措于这样的无知,却只能化为动力。——让我在跑的更快些吧。终于,我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地喘着气。终于,双方发现理解是爱与温暖的纽带,也终于愿意去理解。

我平静下来,口中的气早已成了白烟,周身感到凉意浸透。是啊,家的定义下意识的挑逗着我的心弦,令人辗。我继续漫步于海一样神秘的夜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突然,闪出了爸爸的身影。

我看到的是一双比自己更无奈,更彷徨,也更焦急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