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秋雨愁煞人
初三 记叙文 1458字 495人浏览 立德立功立言00

秋风秋雨愁煞人

——读《秋瑾的故事》有感

秋瑾是何许人也?曾对其一无所知,而今每每想起她,总会有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原本对秋瑾一无所知的我,不知怎的就被她的名字深深地吸引。

秋瑾,一个充满诗意与韵味的名字。却也总让人想起那个多风多雨甚至有些凄凉的季节。或许,秋瑾就是这样一个人。秋瑾出身在风光绮丽的江南水乡,不管是姓名还是她生长的地方,总让我感觉秋瑾应是个在净水河边撑着油纸伞,瞳孔迷离的遥望着远方的村落的女子。可偏偏想象与现实总是背道而驰的。名字似小家碧玉般弱不禁风,但却是一代女侠,英姿不差桂英分毫。

年少时,因不满女子在社会上卑微的地位,也不相信“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的鬼话而敢于父亲顶撞。面对父亲满口封建礼教的陈词滥调,秋瑾却顶撞说:“可写《女诫》、编《汉书》的班昭就是女的啊!还有蔡文姬、谢道韫、李清照,都是才女。如果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汉书》就编不成了。”

想来,在清末的旧社会,秋瑾家也算是名门望族,思想保守的很也是自然。府中不管是谁都会畏惧老爷几分,而秋瑾明明知道父亲的脾气以及他那种极其腐败的思想,还是敢和父亲顶撞,可先秋瑾的胆量与主见也并非一斑。

秋瑾认为“女子的聪明才智不一定比男子差,只是因为女子没有机会读书,缺乏独立谋生的本领,依靠男人吃饭,才受欺侮。我们应该立志图强。” 正是带着这样的思想,秋瑾才走上了一条异常艰苦的路。

光绪二十七年,秋瑾毅然冲破封建家庭的束缚,自费东渡日本留学,先入日语讲习所,继入青山实践女校。

秋瑾在日期间,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与陈撷芬发起共爱会,和刘道一等组织十人会,创办《白话报》,参加洪门天地会,受封为“白纸扇”。

秋瑾在上海创办中国公学,对了筹措创办《中国女报》经费,回到荷叶婆家,在夫家取得一笔经费,并和家人决别,声明脱离家庭关系。

找来封建的陈词滥调,这样又是怎样的不可以之类,如若不冲破封建的枷锁,如若不割下儿女情长,如若不斩断家庭的束缚,或许我们都不知道曾经在历史上还有一位穆桂英。

是年十二月,《中国女报》创刊。秋瑾撰文宣传女解放主张提倡女权,宣传革命。旋至诸暨、义乌、金华、兰溪等地联络会党,计划响应萍浏醴起义,未果。

光绪三十三年正月也就是公元1907年2月,秋瑾接任大通学堂督办。不久与徐锡麟分头准备在浙江、安徽两省同时举事。联络浙江、上海军队和会党,组织光复军,推徐锡麟为首领,自任协领,拟于7月6日在浙江、安徽同时起义。因事泄,于七月十三日在大通学堂被捕。

七月,那年的初夏没有什么热意,只是秋天比以往来得都要更早一点。

七月十五日,秋瑾从容就义于浙江绍兴轩亭口。七月十五日,也会从此成为一个会被世人铭记的日子,在这个时候总会有人想起,在某一年的夏天有着秋天的感觉。悲凉,干涩。

孙中山先生和宋床龄先生对秋瑾都有很高的评价。1912年12月9日孙中山致祭秋瑾墓,撰挽联:“江户矢丹忱,重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1916年8月16—20日孙中山、宋龄游杭州,赴秋瑾墓凭吊,孙说:“光复以前,浙人之首先入同盟会者秋女士也。今秋女士不再生,而‘秋风秋雨愁煞人’之句,则传诵不忘。”1942年7月宋庆龄在《中国妇女争取自由的斗争》一文中称赞烈士是“最崇高的革命烈士之一”。1958年9月2日宋为《秋瑾烈士革命史迹》一书题名。

1979年8月宋为绍兴秋瑾纪念馆题词:“秋瑾工诗文,有‘秋风秋雨愁煞人’名句,能跨马携枪,曾东渡日本,志在革命,千秋万代传侠名。”

秋瑾,囚禁。秋瑾正是冲出了被囚禁着的牢笼,才有机会让人看到在那个初夏最美丽的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