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
初一 散文 791字 623人浏览 富利全球

雨声

这世上的声音太多了,沉重的、高昂的、明快的,我们每天都穿梭在各种各样的声音里。而这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那便是心心念念的雨声。

生于江南,便独爱江南的雨声。杏花春雨,用这四个红笺小字来形容江南真是天衣无缝。余光中先生曾在台北的楼阁上静听冷雨,每一阵潇潇的雨声,都令他走入霏霏、更想入非非,然而思绪的尽头却始终是江南的雨声。第一次触摸到文人笔下的雨声,是来自于那一句‘夜落风雨,花落几何’的感慨。我曾一遍又一遍地想象那一阵阵雨声飘入他的耳中,静静地安抚着他疲倦的心,直到深夜雨声才渐渐散去,留下一个按睡到春眠不觉晓的他。

然后雨声,并非每次都荡漾着绵绵的温情,有的时候它更像是一杯苦茶,能一直沁到诗人寸断的肝肠里。李商隐曾发出过‘留得枯荷听雨声’ 的感叹。我想那时他的心境一定特别明了,不然怎能禁得住残荷雨声?这时的他,一定是孤苦伶仃的吧,所以才有心思去品这凄凉的雨声。当雨大些的时候,当雨声更猛烈的时候,诗人的心便再也难以平复了。同样是孤身一人的夜晚,诗人独坐窗前,想到了与妻子西窗剪烛的美好时光,红袖添香的情景是多么令人怀念啊。我想,那时的雨声一定特别能震撼心灵吧。

巴山的夜雨浇灌了作者的心,而浇灌我童年心灵的,也同样

是雨声。记得小时候的我,总爱静静地坐在小凳上听雨,听那滴答的雨从黛瓦上流过,顺着屋檐落到天井里。听那滴答的雨落在湖面上,接着溅起朵朵水花。那一种声音,如绸线般缠绕在我心中,十几年来,未曾变更。

而如今,故乡已经拆去,曾经的粉墙黛瓦变换成了高楼大厦,我像萧萧在《灯火》中写的那样,迷失在城市的雨声中。如今的我,是多么向往那江南安谧的雨声,那童年安静的雨声啊。

平凡的日子里,还是会毫不间断地想起那一阵雨声,那一阵刻在红尘岁月里的雨声,它仿佛能穿透历史的烟尘,携着诗人们的梦,一起来到我的身边。在那一个个心情烦躁的日子里,开出一朵朵明净的心灵之花,染出一抹清新的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