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至
初三 散文 830字 473人浏览 恒星2004

在我记忆中,秋——便是从第一片叶落时,第一场雨打得叶落时,在叶儿变得愈而少时,在第一场雨后变得愈而飒冷时,在风愈而清瑟时——而日光愈而烈艳时;在吃西瓜顿生手脚发凉之感时,在一早嗅得一股生硬的发霉的死耗子儿时……只至那时,秋即至。

秋给人的印象似乎总是姗姗来迟,却是以夏的牺牲为代价的。它裹着万卷带着果香、敷着数片叶儿的衣衫迷人眼,也在所不惜。没奈何,只容忍着随着时间度去一切,然而所期望的似乎又叫人感到万般难忘的寂寞与忧伤,但愿时间能度去一切。

慢慢地才睁开千斤的睡眼;看它的意思好像还要睡会儿。麻雀儿却早在倚倚晃晃的树枝上“吱吱”叫了,似乎努力把它闹醒。谁说不是哪!才用那慵懒缱绻的阳光照在身子上,暖和暖和而呼吸明明是急促匆忙,叫人感到十足的凉意。人们只得加快那原本的脚步,脚步声杂沓。路过一棵树时,麻雀儿却旁宠若惊似的四周飞散开来,把自己也惊吓一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一会儿就不禁地热起来,谁知它什么用意?似乎烙铁正持着滚烫的铁块儿在你的四周炙烤着你,叫你无处逃脱,而四面又明明是有无的空气在哪儿?荫影也寻无一处,更无处可寻。似乎在哪儿也逃脱不过那烈阳的烘托。

天空却朗润得很,没有一片单薄如纸的云,似乎更很乐意让阳光晒着本就闲散的人们。四处寻得见的白蝴蝶漫无目的地在野花芳草中打着儿,一片和谐安谧的景致。

太阳似乎已与天空的颜色分不开来,只是肆虐放射着嗜人如嗜血的烈焰,走在地上如火中取栗,形态颇像那沙漠中的蜥蜴:走一步便抬一步脚,幽默可趣;还不如躲到屋里去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不觉已经黯得早了。有时,天上的云烟,一个被彩霞映照成的锦球,仿佛在空中肆意地飞扬着那连绵的彩带。而忽有时,天空粉嫩得如水蜜桃一般,富有水润的灵性;空中的太阳却已早无热力,滚动着赤金的岩浆,显出明媚的身影。而这般景色却很短暂,稍纵即逝间便荡漾成淡蛋黄色了。而在无光之日时,大块儿的阴云像圆润的云母石样零星地散落开去,罅隙细密的;而因背景的颜色也被映照成淡淡的豆红色。

而在远方深蓝的天幕中,明月依旧闪耀着皎洁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