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长大了
初二 记叙文 952字 6164人浏览 非常开心的吧

许多年了,我依旧常常伫立雨中回味这萦绕心头的伞的故事,思绪明晰而鲜妍,仿佛又看见了朦胧的细雨中,一个苍老的身影撑着雨伞向我走来。于是明白,一把伞是一份沉沉的情,一份浓浓的爱。每每走到飘雨的路上,望着迷蒙的远山近树便在心里说:父亲又送伞来了吗?在风中?在雨中?

那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大雨滂沱,淋湿了树的身躯,也淋湿了白鸽的翅膀。人群随着放学悠悠铃声涌出,我急切的目光在人去中搜索,人群之上,有一抹蔚蓝——是父亲!父亲也看到了我,蹲下,将我肩上的书包取下,然后大手牵小手一起回家。

偶尔抬起头,我发现头顶的天空不知何时已变成蓝色的,蓝得那样深,蓝得那样扣人心弦。望望父亲,父亲头顶原应湛蓝色的天空已经破了,一半是蓝色,一半却是灰蒙蒙的。“爸爸,伞歪了。”父亲抬头望了望,笑眯眯地说:“没歪呀。”我困惑了,“明明是歪向我这边了呀!”父亲笑而不语。就这样,每次我们从雨中回来,父亲的身子总是一半是干的,一半是湿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坐在公共汽车上准备下车后独自回家,可是,我却看见了一个人,黑压压的天下,凛冽的风中,那人不住地颤抖。风不停地掀翻他的衣角———是父亲!透过窗子,清晰地看见了父亲的白发,不是月亮清辉的点染,没有华丽的词藻的装饰,就是白发,是一根根、一片片的白发,父亲的白发,一次次被狂风压倒却又一次次不屈地挺立,那一倒一立中,我知道一定是为了谁……

车靠站点,我快步走下,显然,父亲望见了我,他不再用手指堵住进风的大衣,而是快步向我跑来,他的大衣彻底向狂风屈服了,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裸露出来的红色毛衣在这莫名的黑暗中跳动着,向我奔来。

我无言地从父亲手中接过了伞——那把蓝色的伞在柜子中一年一年地褪色,我曾一度以为我淡忘了它。父亲的嘴唇蠕动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说。一路上,父亲和我便一前一后地各自走着一段沉默的路。我的视线那么不自觉地落在了伞柄上,那一幕与小时候的情景混在了一起,父亲笼罩于一片蓝色的无雨的天空。而我的肩膀湿了,头发也湿了。“雨伞歪了,”父亲提醒我,“没有,没有歪啊。”“是真的,雨伞歪了,”父亲重复道。“爸,真的它没有歪,没有。”伞下是许久的沉默,回头却瞥见晶莹的水珠划过爸爸的脸颊。那把褪了色的伞,又重现以前明彻如天空的蓝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一切,都因为那把倾斜的蓝色的伞。

那蓝色,明彻如天空,勾勒出长大的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