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乎所以
初二 记叙文 2045字 79人浏览 莫红颜w

小时候,总是极端向往至纯的女星。纯,可以遮掩一切。但它不是矫揉造作,是真实的。有时候,这也成为我的理想之一。我的一生(十八年),生活是平淡的,但理想变了很多次。最早,在幼儿园老师的逼供下,我说我要当消防员,是因为羡慕他们的爬墙术。而后是白领、蓝领、黑领,随着年龄的增加,我的目标越来越与生活的现实接近。

在我的身高不大于1.50米时,我的学习成绩是班级中最好的。家长会之后,总是灿烂的阳光,泛滥的河水。但从那个极限之后,我发现我的成绩以函数图像的形式下降。

不知不觉地,我学会了吸烟。形象颇不伦不类。试想一下,一个1.50米的小孩儿在厕所里抽烟,的确尝尽了人生的辛酸。然而我们那时,是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抽烟的。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会抽,烟已经成为一个男生是否“成熟”的验证。这和战士们忍着剧痛手术时的目的和效果是一样的,只能用来考验勇敢和毅力。我总是想起小学王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中学生抽烟,是因为没有工作急的。可是我发现,他们毕业之后大都是有工作都懒得去的,这也第一次打破了老师在我心中的权威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曾听谁说过,酒肚子是开发出来的。我从未开发过自己的肚子,所以直到16岁,我才发现它的真正价值。我常常喝了很多,甚至膀胱都抗议了,可脑子没事。我喝啤酒时,总能体会到小时候妈我吃板兰根冲剂时的痛苦。

对于像我这样浪子回头的还算极少数,但大多数人,就会这样了此一生了。成为烟鬼、酒鬼,不要上进。当我醒来时,我停止了一切荒唐的举动,我的自制帮助了我,完成了心中的理想。可我当时,是不这么想的。

烟也抽了,酒也喝了。该找点儿事干了。因为年纪还小,所以还不能找女朋友。一帮小兄弟便开始了骚动。小胡子是我们之中最为可爱的。他的想法,大都会被我们采纳。边哥是我们这个小集体的核心人物,有着小生的长像,人也很仗义,不吸烟,酒却喝得没节制。对朋友绝对忠诚,桶是一个大个儿,篮球投手,名义上是后卫,却起着中锋的作用。略有口吃,尤其在女生面前颇为明显。大驴的个头更大,之所以叫他驴,是因为笑起来比较驴,但人长得还算帅,这也是我四年初中生活中最值得我回味的一件事——给他起了这个外号。以至于在母校广为流传。老杜是我们之中最老实的,但起初的一些战争也因他而起。一次一个钢中的小子在台球室欺负他,结局很惨,用一句人道的话说,我们的确要为那孩子负责。但这不能怪我们下手太狠,谁要他欺负我们的老杜。我叫小强,这个团队的军师兼二号打手。我们混迹于江湖,总要惹出些事端,每次有孩子领家长来找,我都会以我的信誉在老师面前保证,不是我们干的。但有一次老师实在听不进我的保证了,必须要见到我的家长。我起初想让哥充当一下叔叔,可被揭穿了。我在父亲面前目睹了人世的艰辛和悲惨的命运,还有所有惨剧,而整个剧目的悲剧性人物就是我自己。从那以后,我老实了一阵子,可我发现,一个女生走进了我视线。呜呼!我开始关注有关女人的书,先从女人最多的《红楼梦》开始,金陵十二钗,几百个丫环,是我心里对美好生活的最佳幻想。这也是我未成熟心灵的最真实写照。每每再看《西游记》就让我怀疑唐僧的抵抗力,一种苦行僧的思想逐渐磨灭了。于是我看到了王朔的书,并努力追求他的所谓自由,我发现他的《动物凶猛》,而我的“动物”正是她——戴玉。我不奢望我会成为宝玉,但戴玉的确不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时我竭力把自己塑造成文明学生,让文学把自己武装起来。铁凝、北村、树上春树都成了我的“奶娘”。这些人的作品使我发现,一个出色的作家要出名先要把“性”含蓄地表达出来,这一点让我恶心。头两天看到一个知名的文化人把北村列入中国著名作家行列,尤使我不平。因为我是通过一段一夫多妻的故事才认识他的。我发现没有污秽文章的作家,只有鲁迅了!不管怎么说,我看了不少书,不但没明白什么,反而更糊涂了。

我第一次看言情,就对女主人公充满了向往,也许是因为她的名字和《红楼梦》有联系,我把这种幻想和向往移到她身上来。

我对胜利确实有把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只一次目送她回家,又不只一次计算她上学经过那条街的时间。我有一次目光和她相对,马上装作在看天气。我相信自己越是对她无所注意,她越是注意我。

我初中时作文不错,不时在各种活动中获奖。但那不是目的,我唯一希望的,是戴玉能看一看。于是我写了一篇,老师认为很优秀,让大家都来拜读。她淡淡地看一眼,不去细读。轻轻地,她走了,正如她轻轻地来;她轻轻的脚步,作别希望的小强,我当时极端绝望,认为她是在有意凌辱我的自信心。

“我是最优秀的。”话一出口,我的几个哥们都嘘了一声,喝了倒彩。几乎要用拳头帮我清醒一下。老杜才像个兄弟,安慰我说:“打PS吧,这一套,你不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去死吧,你就不能说点建设性的意见。”我喊道。

“这是你不能胜任这个角色,还是我来接力吧。”老边一脸坏笑。我不由发功老边应声倒地,不住呻吟。

我仍是天天目送他,又在兄弟们的帮助下设计出一个个萍水相逢戏,午后邂逅戏。哎!生活呀,遭遇战打得太多,也太假了点儿,谁能天天都“这么巧,又看见你了”呢?于是兄弟们以我的名义向她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