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一不小心,和你到白头
六年级 散文 890字 187人浏览 okTY556

窗外,篮球场,中心仍是你,站在你身边却永远不是我。

题记

初识时,是被朋友拉去看你打篮球。因为他说,他喜欢看男孩子打篮球,不用他说我都知道,她喜欢你,因为你是我们这个年纪的白衣少年。到了篮球场,一声又一声的欢呼,我知道都是为你传出的。中场休息,无数少女为你送上水,你却直径走到朋友旁边,收下了他的毛巾和水,并微笑问道;“我叫潋,你们叫什么呢?”依然的狂欢,无数粉红色的爱心,朋友反映过来,对你说:“我叫旋,你…你好。”你过头来问道;“你呢?”“陌”脱口而出的一个字,我,其实,不是陌,这是习惯自我介绍用陌罢了。“旋和陌,我记住了。”说完,你匆匆跑去球场,又开始一场球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家时,朋友抓着着我的胳膊,说;“你听到了吗?他说他记住我了。我好开心啊!”是的,你开心我也开心,因为你说你记住我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朋友拉去球场,我注意到,帮你拿衣服的不是开始那个女孩子了,我也幻想过,在你身边帮你拿着衣服,只是从未想过,下一个在你身边的会是朋友。

你与朋友,走过匆匆二月,每一次你要打篮球朋友中会拉着我的手,飞奔到篮球场。你总会默默朋友的头,说;“别跑那模块,我会心疼的。”你与朋友恋爱对我最残酷的事,是要以朋友的身份,去倾听,倾听朋友说你们之间的小秘密。多少次,我想站起来说:“够了,不要说了。”可是,我说不出口,因为他是我朋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与他分开时,他跑来问我,是不是我喜欢你,是不是我把他跟默默人的破事说给你听了。我笑了一下,对他说:“抱歉,我对他没兴趣”你不知道,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

那一次,第一次,惟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她对我那么歇斯底里的哄到:“你真TM的不配做我的朋友。”也许是那一次,我学会了喝酒,一打啤酒下肚,也没事,也许是那一次,我学会了自残,到现在送上的一条条疤。

第二天早晨,不出我所料,你牵着另一个女生的手,走进我们的视野,从那时起,我便拒绝听到你的消息,因为你手上牵得是我最好的朋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许别人永远不知道,我曾对你说过:“我多么希望,可以一不小心很白头到老,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他们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

殇未到,心以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