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
初二 散文 1050字 33人浏览 loveEXOEXO99

逝去

王岳洁静

我一直在对自己说:“不要哭!不要哭!一定还有人存活着。”我不停的在战场中寻找着是否还有战友活着,就当我快要放弃时,一个像小女孩般微弱,沙哑的说:“救我,谁来救我,谁...... 。”我听见这个微弱的声音,就立马向那个声音奔去,走近时,他一直在说:“水,水...... ”我把他背了起来,奔跑在河边,一股脑的把一些带有战友们的鲜血的水放进水壶里,向受伤的唯一存活的战友奔去,我走到他跟前时,用自己那煞白的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帮这位陌生的战友止住血,并且问他:“你好些了吗?”他只是默默的点头说了句:“谢谢!”立刻对我敬了个礼,我一下脸红,也对他敬了个礼。我有些白面书生的说:“你的老家是哪的?”他说:“成都的。”我的内心感到很温馨,用熟悉的脸庞对他讲:“我是四川的,看来我们住的地方很近嘛!”他笑了一下,说:“你是怎样来当兵的? 你为什么要来当兵? ”我回忆十五岁那年,有些触景生情的对他说:“你知道吗?我十五岁那年,还在和家人玩耍时,有一批军人说是要让十五岁以上包括十五岁的青少年去当兵,但是恰恰我是家里的独生子,与母亲离别的痛苦也是无法抹去的...... ”我刚一讲完,眼泪也涌了出来,他向我走了过来,抱着我说:“不要哭,我的战友,你还有我。”后来,我们俩在军营中相依为命,只要是有吃的,一人一半,有水的话,一会儿我让给你,一会儿你让给我。在军营中,我们这些小兵有哪些人会不想念家里人呢?那个我认识的战友,名字叫张程封,他的家里现在只有自己唯一的母亲,

他很疼爱自己的母亲,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小伤,都会说:“娘,您慢点,小心点,您有什么事就让我来做...... ”我的内心在想:如果哪个女子嫁给他一定会幸福一辈子。而且他的老母亲也说过:“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找个媳妇嫁了。”可是懂事的他,却说:“娘,我这一生照顾您,已经足够了,不用嫁媳妇。”

在军营中的这六十五年,我们谁也没有升过官,在这些年之后,许多的战友与我离别并且死去,只有张程封和我顽强的活了下来。

我将他送到他的家里之后,我原本自己在回家的路上幻想着与家人吃着饭,喝着畅快的酒。后来碰见了一个老乡,我问他我的家在哪儿?他说:“远看那里是你的家,但是近看却是一堆堆的山坟。”我走到家门前看见有一些野兔从狗洞里进出,鸟儿在房屋上飞;只见长满了野生谷子的庭院,野生的葵菜布满井沿。我只好用谷子来煮饭,采下葵菜来做羹。羹饭熟后将端出来,我现在没有一个亲人了,自己做的饭与谁共享呢?我步行走出庭院,向东方看去,悲伤的心情使眼泪展沾湿我的衣裳。

逝去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