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时空的交流
初一 记叙文 705字 1257人浏览 蠻子

跨越时空的交流

我跨越时空,回到过去,想与中国的特色交流。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在小学的语文学习中,我最喜欢记古代名人大家的名、字、号,读着淡淡的几个字仿佛就能看懂他们一生与他们的追求。但是,现在的人却没有除了大名能被记在史册的称号。

所谓“名”,幼时起,表达被给予的美好愿望,供长辈呼唤。“字”往往是名的解释和补充,在同辈友人之间互称。而“号”则没有过多限制,抒发自己的情趣与志向,或而是后人旁人根据特点所起。

我来到春秋末期,遇见至圣先师孔子,那时候的人取名、字都十分朴素,圣人的名也只是单字一“丘”,而按着家中顺列排序为次子,取字“仲尼”,后因他的博学与儒家思想为公众信服,尊称为“孔子”。

我回到清朝,看着一对普通的父母满眼笑意的抱着怀中孩童,将他们自己对知识的向往与儒雅之情给予他,起名“文”。时光飞逝,昔日孩提到了成年加冠之时,其师取字“载之”可能是愿他成为历史长河上一支满载学识的游船,作随性的文人,一种对名延伸;亦或是从一句古诗古文中摘录,作为一生警语。又到壮年,他看到的是海外先进的科技与祖国现状的惨淡动乱,他发誓要振兴中华,带动中国走向共和制,正应他的号“日新”。在生命尽头,弥留之际,他提到国事的遗言是:“和平„„奋斗„„救中国!”这正是我们的国父孙中山先生。

一个人的名能看出他所出身的家庭,他的字归纳着幼时的性格与长辈的期待,而他的号正是他自己对未来的努力方向,它们很贴切,好像古人的抽象档案,标志着一个个独特的个体。一声名字叫醒一个生命的灵魂,一个自号品出半个世纪的浮沉。

我很向往这些,曾经是字号是身份的象征,如今沿用是名、字混合体,那么今后会怎么样呢?看来我要穿越到未来去探索交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