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
初一 散文 932字 1881人浏览 擦鞋巾鞋油秀菊

我常去的文化市场的出口弯道上,因为经过的人多,两旁总是有许多乞讨的人,但是乞讨的人却有明显的不同。

一对夫妇都是盲人,他们大约都是40多岁的年龄,穿的衣服和鞋子都很干净,头发也都收拾得很整齐。他们昂头面对着阳光,男的拉着二胡,女的放声歌唱。他们演唱的大多是王洛宾的西部民歌,二胡婉悠扬,歌声清脆嘹亮。

他们的演唱吸引了不少的行人,人们纷纷停下来,围拢在他们身旁,默默地听他们的演唱。有老人,有孩子,有年轻的夫妇,有戴着眼镜的大学生。不时有人把一张张纸币或者硬币放进他们面前的一个小铁盆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带孩子去文化市场,几乎每次去都能够遇到这对夫妇,每次也自然停下脚步,如同那些驻足的行人,听这对盲人夫妇的演唱。我每次都自然会拿出一张纸币给孩子,让孩子把钱放进那个小铁盆里。我相信,自己如同那些往小铁盆里放钱的行人一样,丝毫也没有感觉是在施舍这对盲人夫妇,丝毫也没有可怜这对夫妇的意思,自己是在向他们表示一份感激,表达一份尊重。我分明感觉,这对夫妇不是沿街行乞的人,他们是音乐世界的使者,他们保持着自己的尊严,他们为这个文化市场带来了一份震撼人心的力量。

而就在这条并不长的弯道上,还有几个行乞的人。有一个失去了双腿的残疾人,总是把拐杖放在一旁,两只露着骨头的腿伸在外面,头发蓬松着,衣衫也很不整洁,一双眼睛里闪烁着无限的凄凉和悲苦。

还有一个是背上长了一个大包的人,他总是趴在路边,把自己最丑陋的背无遮无拦地展示在路人的面前,衣服十分破烂,满脸污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还有一对年轻的夫妇,总是抱着一个双腿畸形的孩子在路边徘徊,他们把孩子畸形的地方裸露出来,唯恐路人看不到他们孩子的残疾。

每一次去文化市场,除了带孩子在那对盲人夫妇那里停下来一会儿,经过其他乞丐的时候,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带孩子快速走过。我知道,这些场景,都是他们自己精心布置的舞台而已,他们自己或者孩子,都是精心设计的道具。他们把自己的残疾,把自己的痛苦,极力地展示给人们,让悲惨更加悲惨,让痛苦更加痛苦,以打动路人的善良。

那对盲人夫妇的内心也一定有他们的悲苦,但是,他们让我尊敬,因为他们没有失去做人的尊严,他们的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而另外那些行乞的人,却丝毫不让我同情,甚至让我轻蔑,因为他们失去了一个人起码的自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