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街口的守望者
初二 记叙文 634字 272人浏览 我是冷山

公交车迟迟未到。无奈,我只得以发呆来打发时间。当我把目光投向车来车往的柏油路中央时,惊奇地发现,那里站着一个正在起舞的姑娘。

不,那里没有人,我说的“姑娘”,只是柏油路的裂缝组成的一个跳舞的女孩形象。

一只脚尖直直地踢到后脑,左手画了道完美的曲线停在头顶,右手轻拉着蓬蓬的裙边。是个“天鹅湖”的经典动作。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那高高扬起的脸上一双精致的眼眸和脑后垂下的淡淡的发卷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面对这一渺小得像一粒尘的奇迹,我沉默了。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稻草人是麦田的守望者,那这女孩就是十字街口的守望者了。但稻草人守望的是春的葱翠,夏的金黄,即使秋冬麦地已空旷无物,陪伴他的还有秋叶和冬雪。而这女孩能守望些什么呢?整日的乌烟瘴气,酒绿灯红,不仅不如稻草人那样自在悠闲,反而还需要一点耐心。

当然,也许她并非是在守望着什么,只是单纯地乐意起舞罢了。而我,依然愿意把这理解成为,这女孩正在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她希望他(她)能看到自己的美丽,所以才保持这个姿势很多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同时,我开始替这姑娘悲哀:即使她有一双美丽的眼,但她正醉心于舞蹈,如何能留意她等待的那人?也许他(她)早已骑着单车一边吹口哨一边轻快地驶过。带起的风也许摇动了她的裙摆,吹起了她的发梢,但她却没有留意,也无从察觉。就这样,虽已然错过,她却依然傻傻地保持这个姿势很多年。

公车终于绝尘而来。扶着扶手,我心里乱乱的,安慰自己:“如果那人真的值得她流逝青春来等待,那他(她)就一定会来,哪怕只为看她的舞步。”

后视镜中飘过一片深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