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
初一 散文 4字 140人浏览 洛寒亦清

小巷

转转悠悠,看着一钩浅浅的,淡淡的,在明亮的繁华的城市的灯光后面怯怯旋转的月亮,不知不觉,我已穿过了好几条小巷。走过一个马路,傍晚的凉风拂起发梢,转一个路口,下一个角度,是不一样的时光。

路的一边是高大的建筑,另一边是即将生成高大建筑的施工地。空气湿润,我走在高与低中间,行人匆匆的脚步安静了整个夜。没有丝毫不适,路边的标示语似乎见证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 。我们都是应该感谢的么。

想当年这里应该是树木丛生,繁花锦树,各种动物也应是“安居乐业”的吧,只是我们来了,他们自然该走了。以前此处应是一片欣欣向荣吧,而如今我看到的却是萧条的断壁残垣。我应是不应景的那个吧。

往前走几步,刚才远去的嘈杂声又开始清晰起来,是时代发展的车轮滚滚而来么,侧耳间我只听到岁月飞过的声音。

安土重迁,人们总是不愿意离开那个生养他的故乡,所有人都走了,而他们到底还想守住什么?一座房子,还是一段记忆?

高大的建筑马上便会拔地而起,此刻的安静也没有在祭奠什么,新的东西总会替代旧的东西,能长久的恐怕只有那一直存在的不长久吧。

路上应有前不久撒过的水,此刻竟也蒸腾起些许雾气,迷迷蒙蒙的,忽然想起去过几次的江边,或许江边意味着启程,远走或归去,无论何种解释,它总是能勾起人的回忆与思绪。前多天的傍晚我一个人从岛的这头走到那头,路上稀疏的人影,街边昏黄的灯光,不远处,一些不知名的小鸟有一声没一声的低鸣好像一曲悠长的挽歌,敲打着我前行的路途;那头,有一个老旧的亭子,扶手上铺着一层浅浅的灰,阳光找不到它,它在江边那个窄小阴暗的角落不知伫立了多久;河面上荡漾着对岸人家的温暖;不远处一块早已褪色的铭牌写着什么,我却怎么也看不清。转过身,抬头看看那晚明亮的月光,时间在此仿佛凝成了琥珀一般。 羲之说,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曹组先生的心情或许与我那时无异。我想那时我应该念几遍青玉案才和时宜。

碧山锦树明秋霁。路转陡、疑无地。忽有人家临曲水。竹篱茅舍,酒旗沙岸,一簇成村市。凄凉只恐乡心起。凤楼远、回头谩凝睇。何处今宵孤馆里。一声征雁,半窗残月,总是离人泪。

而此刻,我在一条未曾荒弃的路上走着,身后偶尔传来自行车“叮咚”的声响,一切仿佛似曾相识却又陌生,一排排路灯分别照亮着街边一块块地方,似乎每一个影子都记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只是这里有他们,没有我们。

不知不觉便走出了这条街,路边有车来往,夜色中我已看不清那小小的月牙,心中却有种莫名的伤感。

其实仅是一条马路之隔,暮色四合,我站在街头,看着身前华灯初上后繁华的都市,身后载满难舍的情愫。两边风景,两边心情。一边相思,一边萧瑟。生活在左边的人们把黑夜当成白天来过,热闹的城市里看不到星光;萧瑟的一边,墨一样渲染开来的夜色里露出点点家的灯火,湿润的空气中氤氲开一抹温馨,持续,在这样安静而空旷的暗夜里,生活不该就是像这样吗,像一个诗人在缓缓吟唱自己的歌。

我知道,我走在灯光下,左边是生活,右边是过往。

我想关于生活,每个人心中应该都有自己心中质朴的幻想。

在最近的一个梦里,我又去探访那个小巷,小孩欣喜的笑脸映红了天际的夕阳, 残阳耀眼的光芒充斥了我整个眼眶。不远处有两三道身影等着我前往,我们约好晚上一起看漫天星光。我记得他的名字,似乎叫民乐巷。 高二五班:李虎

小巷13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