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茉莉
初一 记叙文 976字 76人浏览 舒真琪

爱如茉莉

那是一个飘浮着桔黄色光影的美丽黄昏,我从一本缠绵悱恻、荡气回肠的小说中抬起酸胀的眼睛,不禁对着一旁修剪茉莉花的母亲冲口说:

“妈妈,你爱爸爸吗?”

妈妈先是愣,继而微红了脸,嗔怪道:

“死孩子,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从妈妈口中诱不出什么秘密,便改变了问话的方式:

“妈,那你说真爱是什么?”

妈妈寻思了一会儿,随手指着那株平淡无奇的茉莉花,说:“就像茉莉吧。” 我差点笑出声来,但一看到妈妈一本正经的眼睛,赶忙把很是轻视的一句话“这也叫爱”咽了回去。

此后不久,在爸爸出差归来的前一个晚上,妈妈得急病住进了医院。第二天早晨,妈妈用虚弱的声音对我说:

“滨儿,本来我答应你爸爸今天包饺子给他吃,现在看来不行了,你呆会儿到超市买点现成的饺子煮给你爸吃。记住,要等他吃完了再告诉他我住进了医院,不然他会吃不下肚的。”

然而爸爸没有吃我买的饺子,也没听我花尽心思编的谎言,他直奔到医院。此后,他每天都去医院。

一个清新的早晨,我按照爸爸特别的叮嘱,剪了一大把茉莉花带到医院去。当我推开病房的门,不禁被跳入眼前的情景惊住了:妈妈睡在床上,嘴角挂着恬静的微笑;爸爸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一只手紧握着妈妈的手,头伏在床沿边睡着了。初升的阳光从窗外悄悄地探了进来,轻轻柔柔地笼罩着他们。一切都是那么静谧美好,一切都浸润在生命的芬芳与光泽里。

似乎是我惊醒了爸爸,他睡眼朦胧地抬起头,轻轻放下妈妈的手,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把我拉了出去。

望着爸爸憔悴的脸和布满血丝的眼睛,我不禁心疼地问:

“爸,你怎么不在陪床上睡?”

爸爸边打哈欠边说:

“我夜里睡得沉,你妈妈有事又不肯叫醒我。这样睡,她一动我就醒了。”

爸爸去买早点,我悄悄溜进病房,把一大束茉莉花松松散散地插进空罐头瓶里,一股清香顿时弥漫开来。我开心地想:妈妈在这花香中欣欣然睁开双眼该多有诗意啊,转念又笑自己简直已是不可救药的“耍”浪漫。笑着回头,却触到妈妈一双清醒含笑的眸子:

“滨儿,来帮我揉揉胳膊和腿。”

“妈,你怎么啦?”我好奇怪。

“你爸爸伏到床边睡着了。我怕惊动他,不敢动。不知不觉,手脚都麻木了。” 这么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使我静静地流下泪来。泪眼朦胧中,那丛丛簇簇的茉莉花更加洁白纯净。它送来缕缕幽香,袅袅娜娜地钻到我们的心中,而且萦萦不去。

哦,爱如茉莉,爱如茉莉。

注:2005年4月11日《陕西工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