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那老人的琴声
初二 记叙文 590字 88人浏览 cxynljh

西沉的红日,把缕缕落寞的桔红涂满天际。夕阳下沧桑古老的小道上充满着迷离的格调。

忽然,一阵琴声传来,那曲子让我仿佛感受到,落寞,无奈,曾经以为胡天八月飞雪时传来的幽幽胡笳是最苍凉的声音;曾经以为西边如狼烟般冲天直上的秦腔是最高亢悲愤的声音,曾经以为雨敲打伞的声音是最落寞的声音。可现闻耳边的声音,在寂寞中加杂着悲愤,外面又用苍凉紧紧包裹着,闻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卖艺的老人,他胡子拉碴,衣衫褴褛,头上还夹杂着杂草,但手中的古琴,却很干净,那苍凉的琴声便从这古琴中飞跃出来,跳着舞,与落叶一同纷飞。

琴声戛然而止,我看向老人,老人也看向我,我看得到老人眼里的血丝,浑浊极了,老人和蔼的说‘‘你和她很像,看得出你很喜欢听,那我再来给你演一曲。’’说罢,老人微闭双眼双手抚琴,很柔和,宛如夏天的微风轻抚柳枝,寂寞无奈的音符如同小精灵般充斥着周身,将原本小道上迷离格调衬托的更加幽深,曲调渐升,老人的眼也越闭越紧,寂寞无奈的音调忽然加进的对社会的控诉,恍如来自地狱的使者,在怒吼,可随即又用了一种音调,温暖极了,宛如一个慵懒的午后,老人的眼微微睁开,一曲已停,我却意犹未尽,总觉得这曲还没有弹完,可老人的手已不再抚琴,竟然有中小失落弥漫在心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孩子,该回家了。’’太阳已经回到天际饿

,天渐渐要暗下来,刚刚竟没发现,跟老人道了声回见,便离开了。可那琴声却充斥着我的双耳,至今仍回荡在耳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