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2
初三 记叙文 4733字 309人浏览 wxl0008

1、责任——一种品质

维克多弗兰克曾说过:“每个人都被生命询问,而他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才能回答此问题;只有以“负责”来答复生命。因此,“能够负责”是人类存在的最重要的本质。”负责——一种不凡的品质。

危险时刻司机的举动

曾有过这样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名公交车的司机在行车途中迎来不幸——突发

心脏病,可是他有着与众不同的举动。在生命的最后一分钟里,他只做了三件事,做了三件极其平凡的事:1。把车缓缓地停在马路边,并用生命的最后力气拉下了手动刹车闸。2。把车门打开,让乘客安全地下了车。

3。将发动机熄火,确保了车、乘客和行人的安全。从这三件事中却可以体现出他的优秀品质。他虽平凡,但却有不凡的品质——负责。他叫黄志全,所有的大连人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弗兰克的“还债”

20世纪初的一位美国意大利移民叫弗兰克,经过艰苦的积蓄开办了一家小银行。但天有不测风云,银行遭劫导致了他不平凡的经历。他破了产,储户失去了存款。当他带着一个妻子和四个儿女从头开始的时候,他决定偿还那笔天文数字般的存款。所有的人都劝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件事你是没有责任的。”但他却回答:“是的,在法律上也许我没有责任,但在道义上,我有责任,我应该还钱。”他极其负责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也使我的心灵受到了震

撼!偿还的代价是三十年的艰苦生活,寄出最后的一笔“债务”是,他轻叹:“现在我终于无债以一身了。”他这种负责的精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学习发扬吗?责任——一种不凡的品质。

弗兰克、黄志全用行动告诉我们,责任对一个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负责,从自己开始!有些同学对自己一点都不负责,拿学习这方面来说吧。最近我们学校初一级的有个男生,因厌学,在一个下午放学后爬围墙

逃学上网。不幸,在爬围墙的过程中,因鞋带勾住了铁丝,摔了个“狗啃泥”,四脚朝天。后来有老师看到了,才把他送入医院。拿起检查报告一看:脚有点骨折,其中一个肾破裂。真是骇人听闻!

从中,我们应吸取教训:我们要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人身安全负责,父母辛辛苦苦地把我们养到这么大,我们要对得起他

们。他们不求回报,只求我们以优异的成绩单回报他们,就心满意足了。我们要对学习负责,学习,是为了我们自己长大后能更好地生活。学习,不是为了老师,也不是为了父母,而是为了我们自己!

一个人,只有对自己负责,才会对社会、家庭负责!

尽管责任有时使人厌烦,但不履行责任,只能是懦夫,不折不扣的废物。

责任——一种不凡的品质。

2、老班不在的日子

青春的花期唯有在荒漠中才更具有人

的风姿,经历作为生命的一种颜色,总是站在春的前沿,冲过去,阳光依旧灿烂。 是啊,近几天老班不在家,怎渡?怎

渡?在我们这帮略带稚气的靓男靓女们,在学校里总以为,老班就是权威,就是圣人,就是我们的保护伞。李明忘记带钱,找老班,张光肚子疼,找老班。静静被欺负了,还用问,当然找老班。

可如今,老班不在家,还能找谁?在我们毫无准备的前提下突然把这片保护伞撤

掉,让我们去迎接暴风雨的洗礼,哎,真有点措手不及。

几个不懂事的刺头,还不停地欢呼、跳跃,为了迎接“光明”的到来而庆祝。时不时的还捣捣乱,接着瞧吧,状况来了,“哎呦,哎呦,班长我肚子疼”。一向虎头虎脑的陈小光出问题了吧。“糟了老班不在家,怎么办”。几个班班级干部可忙坏了,他们跑上跑下为的就是找级部主任签字,此刻,他们的肩上好像肩负着重大的使命,高度的

责任感、荣誉感一起涌上心头。老班不在家,她们就好像是班里的中流砥柱。虽然辛苦,但个个都乐此不疲。

终于找到了级部主任签完了字,但是还要把请假条交到管理处,没办法,拖着已经瘫软的身体继续往前走。问题终于解决,陈小光也因为治理及时才有幸脱险。

此时,这些小大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面面相觑的笑了。如今他们已深切体会

到,老班不在家,日子真难熬。经过了此次经历,同学们好像一下子都长大了。

跑操的口号越来越响,上课的纪律越来越强。就连一向不爱学习的严冬,也学会捧起书本细细研读。虽然生活的有点错综杂

乱,但是却处处充满了欢声笑语,处处充满了温暖感动。发扬八四精神,义不容辞。

渐渐地,他们适应了老班不在的这段日

子,慢慢的他们也担起了一份青春翕动的责任。

3、我也是生活的主角

呆呆地看着窗外那片孤零零的叶子在

寒风中颤抖,显得那么可怜,那么孤寂。对于大多数人,或许只会留意到那高大的树干,而忽略那片在角落里面身影寥落的叶

子;而我,竟会对之情有独钟。在一般人的眼中,我就是一片这样的叶子——没有花朵的娇艳,没有夕阳的璀璨,没有彩虹的迷人,有的只是那平凡的绿色——自然、朴素。

在充满阳光的校园,我却是一个常被

阳光忽略的角色。学习上,我算不上班里的佼佼者,平时很难得到老师赏识;比赛中,我也只是一个置身场外的观众,没有得到掌声的资格;生活里,我是那样的寻常,似乎连自己都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在满是温馨的家里,爸爸是家庭经济的主角,妈妈是家庭事务的主角,而我却只能充当一名可有可无的角色。

我指着窗外那片叶子疑惑地问爸爸:

“假如那片绿叶飘零了,明年春天,树还会长吗?”“当然会!”一旁正忽悠着的父亲显得那样理直气壮。“您认为树和叶子谁更重要?”

我有些沉不住气,欲直奔话题。爸爸听后很严肃地对我说:“它们都是生活中的主

角!”“真的吗?”我有些将信将疑。“去写作业吧。明天爸带你去仙湖植物园!”我感觉爸是在转移话题,于是有些顶撞地:“冬天的植物园有什么好看的?没有娇艳的花簇,没有婉转的鸟鸣。”爸爸说:“你去后就明白了。”我感觉有些懵了。

第二天,我不解地跟着爸爸来到了植

物园。冬天的植物园没有春的新美,没有夏的繁荣,没有秋的丰盛,有的仅是淡淡的绿色。爸爸像是导游一样向我介绍了各种平时不太引人注目的植物,有仙人掌、蕨树……大多都是因为外表平庸而被人忽略的,然而在冬天的植物园里面却显得那么有魅力:各具形态,婀娜多姿,把植物园装扮得更是扑朔迷离。冬天的植物,脱去了华丽的外衣,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平时被人忽视的一面,现在完全地凸显出来。没有蓝天白云作背景,没有清脆愉悦的鸟声伴

奏,没有五颜六色的花朵陪衬,植物园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味道。看着这一切,我惊呆了:

以前没有留意到的东西却也有着这般亮丽

的色彩,平日这些不起眼的东西,今天似乎都成了这里的主角。

爸爸看着我傻傻的样子,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今天你见识到什么是主角了吧!”他指着眼前这一切,“自然界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自然界里的主角,同样,生活中的我们也都是生活的主角。”我望着充满哲思的爸爸,觉得他是那样的高大。“就说你吧,在我们家你的确不算举足轻重,但你永远是爸妈的精神支柱;同样在学校或许你觉得自己很平凡,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你也有着非凡的意义。老师曾跟我说过,你是个很幽默、有主见的女孩,你带给了大家快乐和幸福,这不是你的意义所在吗?如果没有你,你不觉得班里面少了一个开心果吗?因此,你在学校也是一名班里不可或缺的主角。”

爸爸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多日的苦

恼最终一扫而空。

对,我也是生活中的主角!

明年的春天,相信那片在寒风中被人

忽略的树叶,也能用它特有的绿带给世界一丝更浓的春色。

4、留一点惬意给自己 (留

一点空闲给自己)初三忙也要有点空闲

多少次挑灯夜战,多少次挥墨如雨。人在初三,紧张的学习之余,留一点惬意给自己。 ——题记

单车的车轮疾速碾过清晨的朝露,磨得锃亮的车把映着皎洁的月华。初三,朝五晚九的生活,两点一线的周期,浩瀚无垠的题海„„压得我们像一只只木偶人。无论多忙碌,生活都是美好的,请记得——留一点惬意给自己。

一张张的试卷,一排排的蝌蚪文,题海无涯而书山有路。放下手中笔,拉下黛色长帘,点一盏藤草灯,执一册书卷,于昏黄光影下

细品。可以是屈原的《楚辞》,也可以是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抑或余秋雨的《人生若? 》。文以载道,白纸黑字间,便是与古今中外文人雅士进行心与灵的交流,获得真善美的启迪。薄薄书页,助我抛开浮躁与琐屑,投入文字之中,心灵深化与惬意之感同在。清灯孤影,无酒自醉。竹牍墨香间,留一点惬意给自己,升华自己的思想与灵魂。

夜风徐来,灯火黄昏。何处鸣虫急切地嘈嘈杂杂起来。步出屋外,摒却那些厚重的习题,与自然亲近,多一份惬意,少一份烦闷。夜的交响曲次第响起,夜来香绽放,幽芳盈怀,涤去胸中污浊之气。遣一种闲适与流水对话,携一份恬淡与浮云交融,拥一怀真情与自然同觅神性。是啊,只一俯首,一轻触,便感到清新氛围包拢全身,带来一点惬意,几许动力。自然草木间,放下纷杂的事俗,留一点惬意给自己。

窗外银星点点,又是谁家学子与我一起拼搏。长时间注目引起眼帘沉重,走向,泡一

杯香茗提神。碧绿的小叶在沸水中翻腾,载沉载浮,恍若轻舞飞扬。茶水色泽渐浓,细细一嗅,清香四溢,提神醒脑。氤氲的热气在半空纠结成一张张微笑且鼓励的笑靥,承载了几多期盼。茶终究要融入水中,就如同我终将面对中考。无力改变却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留住一点玲珑的惬意,放缓身心,准备投入更紧张的战斗。我精神忽然充沛起来,茶香氤氲间,谁人清醒,却留下一点惬意,不绝如缕。

多久不闻了?那清脆悠然的鸟鸣。

多久不见了?那落英缤纷的小径。

初三生活忙碌而紧张,战斗的号角已然吹响。而弦绷紧了会断,不如学会劳逸结合,踏月长歌,吟啸徐行,偷得浮失半日闲,留一点惬意给自己。

5、留一点细致给自己 (或者说

细心) 留一点细致给自己,这样,许多事物

是不是不必等到失去再去珍惜?

隐约两声轻捶声,一声一顿,声声如扣心门。

我转头,他一手扶着腰,一手转到身后捶着背脊。他穿一件圆领棕绿色扣钮毛衣,这件早已购置,我却嫌它老气,一直未肯让他穿。而如今他穿上这件毛衣,与周身气息却无一丝一毫不吻合,他是真老了吧,衰老地气息如此真切。我不无颓丧地想,这会儿倒再也不能自欺了。

他未发现我的注视,径自拖着步子要远离我的视线,步入没有灯光的黑暗里。我蓦然恐惧起来,忍不住叫出声来:“爸爸!” 他停了步子,朝我远远望来,黑暗里暗淡脸庞现出热切地光:“是不是饿了?爸爸给你炸鸡蛋好不好?”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的神色:“还是你想吃点别的?方便面老吃

对身体不好,要不吃个面包……”我一反常态地没有蛮横顶嘴嫌他烦,嫌他老是帮倒

忙,只是不做声,静坐着不做声。他却被这无言倒惊得惶恐起来,走进房间想要说什

么,又不知想起什么终究没作声,搓着手,不知所措地模样。

我突然被他的踌躇所惊怔,觉得十分难过,抽了抽鼻子,说,嗯,就吃鸡蛋。

远远地,就听见厨房一阵噼里啪啦的油炸声,好像就看见他围着母亲的小围裙,笨拙地翻着鸡蛋,一脸认真的样子。我一面想,一面后悔先前与父亲的横眉冷对,又想起他扶腰捶背的颓败,眼泪不禁啪嗒啪嗒往下落。

还要迷糊多久呢?不能细致一点,早一点发现时光的秘密吗?

我小声地抽泣着,过往不在意的场景重现宛如昨日

夜深。我蹑手蹑脚地收拾了书包,倒了杯水。一片黑暗里,他的声音混着浓重睡意传入耳中:“开水煲里还有热水,冷水伤胃。” 露重。我慌慌张张地洗漱,在桌旁坐定,刚想说帮我热块糕,两片米糕卧在绿圆盘里朝我笑得正妍,他道:“吃完了就放桌上,我再睡一会啊。”

午日。我匆匆忙忙地脱鞋直奔厨房准备热饭,四菜一汤却已在桌上罗列齐全,他看见我一笑:“忙得早,放心不下,赶回来烧个饭。”言未尽,电话催人如催命,他抱歉一笑,大步流星跨出房门。

晚归。我慢慢悠悠地蹬着自行车,方下桥,便看见他。他骑着被我淘汰的小自行车,双腿缩在脚踏上奋力前蹬。他追上我,若无其事地与我并列,“真巧,来给你买糕的,没想到接了你一程。”

……

这样的记忆还需要吗?它一直都在,只是我一直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