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绪
高二 散文 706字 78人浏览 莫红颜w

天气阴晦,地面湿漉漉的,冻得较低一股凉意。春天,初伊,雨霏霏。前些天还热乎乎的,而现在,套了三件上衣都在哆嗦,真不知道天是不是故意这样变脸的。也许,它正是为我而变的,招呼此时此刻的我的心绪。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梦,断断续续,未醒来,又控制不住梦境,犹如自己只是一个游人,让梦这个迷离的导游带着自己游历;当梦醒来,迷迷糊糊,寻梦的根是那么悠长,没有尽头。南国正是春季,多么好的时光,可惜,芳香之下,忙杀看花人!闲梦?闲梦好!不必让自己伤怀,自在些,也不必担心它的悠长。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人离离合合,人又为何被赋予情感?多愁善感,喜怒哀乐,造就了多少伤口!茫茫天地里,空留一人,眼前一残缺,心已成灰。等高楼,又恐寒冷沁骨,一望,可段天涯路,这是冰冷的望,坚硬的视线,路又怎样,一切就断!到底何处才不伤怀?高楼?别巷?不可能!难道又要让伤透了累透的心在无端飘泊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十年踪迹十年心。足迹,是什么?一个个脚印?今日回首看到的过去?心,又是什么?那颗跳动的心?还是物是人非后的思绪?自己是人间惆怅客吗?误入尘网?梦也不成,望也不成,我到底属于哪?

姚敏在《独自莫凭栏—词话南唐后主李煜》中有这样一段话:

只是有时候,理想似乎离我们很近,就在头顶,像触手可及的萤火虫。可掂了脚尖去够,再跳起来去抓,始终与我们的手隔着一个指尖的距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个指尖的距离到底有多高?

我离像太阳一样灿烂心情有多远呢?也许,我此时此刻的心绪只是我对自己的惩罚,将自己伤残,萤火虫就在触手可及的范围,是我没有让它断送在我的手中,继而让它永远在我的手隔着一个指尖的距离。

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让外面的雨继续。我的心绪也延续,暂时不让它停住飘摇的步伐,待到峰回路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