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风景
高一 记叙文 1966字 508人浏览 enyoung

清明时节,南川和他周围的山野,看起来已不再荒凉。沟道里和山峁上,四处窜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绿。时隔十年,我再次踏上了这片黄土。

走出巷道,前方是旧年陈秆堆积的麦场。记得过年时,我和丁凡跑去那儿点炮仗,被多嘴的毛栓叔告到五奶奶那里。呵,那一顿打,想起来屁股蛋都疼。南川的房子都是“山上长出来的”,黄土加水和稀,放入搅碎的麦秸秆,垒成墙样,待太阳晒干,就是一堵墙了,和脚底的黄土山一种颜色。

那天一大早,欢欢和媛媛的声音就叽喳叽喳地响起,慌得我一碗米粥没喝完就冲了出去,也不顾外爷在身后叫嚷。探头一看,原来是推板车贩货的根爷来了。那板车是加长版的,上头放了个大玻璃箱,杂乱的堆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玩具。有花花绿绿的哨子,哨口处接了一个镂空的足球,一吹起来,里面的塑料铃铛就会四处碰撞;还有一吹、娃娃头上卷起来的长条就会伸展开的吹筒;前段一动就可以看到各种美丽四瓣花镜像的万花筒;足圈数就会自动跳起向前跑的绿色铁皮青蛙……这样还不算完,玻璃箱上头支了些木架子,挂上五颜六色的充气玩偶,粉红象,蓝兔子……最神奇的是轻轻一捏便会支哇叫一声。我跟欢欢、媛媛很块围了过去,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只可惜,兜里一个子儿也没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我万般央求下,外爷掏出毛票给我买了红色小刀。一把小刀在一个山里娃子的手里,也能玩出许多花样。这不,拿着刀在土坯墙挑出碎秸的我,被路过的二奶奶看到,还编了阴阳怪调的小调:

城来(里)人,么(没)良心

喊(拿)着个刀刀子挖墙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种随口就来的小调,在山里很常见,在院里的小石墩前,外爷哄我喝粥时总要唱:

汤汤冷冷,啸啸喝了好打滚滚

汤汤凉凉,啸啸喝了好放羊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山里小调质朴的像山里没有丝毫水汽的黄土,在甘肃天水甘谷的山上,几乎人人家都有一口大水窖,还记得当时外爷下去修水窖,胳臂被刮了两条长长的血痕,吓得我赶忙扑过去,外爷起忙安慰我说没事,本来嘛,黄土地上的人一点小伤,包治百病的黄土一敷就没事了。

又过一个弯,那山沟里的木桩上曾栓过毛栓叔家的牛。那时挨完打的丁凡和我,曾怀着怨愤的心拿石头击打那老实的畜生。

上了一个田坎,终点到了,那一片隆起的山包。三爷在我离开的那一年肝硬化救治无效而亡,二奶奶大前年用一瓶农药结束了自己缠病多时的病弱身躯,三奶奶迁往新疆,外爷也离开了人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清明时节,南川和他周围的山野,看起来已不再荒凉。沟道里和山峁上,四处窜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绿。时隔十年,我再次踏上了这片黄土。

走出巷道,前方是旧年陈秆堆积的麦场。记得过年时,我和丁凡跑去那儿点炮仗,被多嘴的毛栓叔告到五奶奶那里。呵,那一顿打,想起来屁股蛋都疼。南川的房子都是“山上长出来的”,黄土加水和稀,放入搅碎的麦秸秆,垒成墙样,待太阳晒干,就是一堵墙了,和脚底的黄土山一种颜色。

那天一大早,欢欢和媛媛的声音就叽喳叽喳地响起,慌得我一碗米粥没喝完就冲了出去,也不顾外爷在身后叫嚷。探头一看,原来是推板车贩货的根爷来了。那板车是加长版的,上头放了个大玻璃箱,杂乱的堆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玩具。有花花绿绿的哨子,哨口处接了一个镂空的足球,一吹起来,里面的塑料铃铛就会四处碰撞;还有一吹、娃娃头上卷起来的长条就会伸展开的吹筒;前段一动就可以看到各种美丽四瓣花镜像的万花筒;足圈数就会自动跳起向前跑的绿色铁皮青蛙……这样还不算完,玻璃箱上头支了些木架子,挂上五颜六色的充气玩偶,粉红象,蓝兔子……最神奇的是轻轻一捏便会支哇叫一声。我跟欢欢、媛媛很块围了过去,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只可惜,兜里一个子儿也没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我万般央求下,外爷掏出毛票给我买了红色小刀。一把小刀在一个山里娃子的手里,也能玩出许多花样。这不,拿着刀在土坯墙挑出碎秸的我,被路过的二奶奶看到,还编了阴阳怪调的小调:

城来(里)人,么(没)良心

喊(拿)着个刀刀子挖墙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种随口就来的小调,在山里很常见,在院里的小石墩前,外爷哄我喝粥时总要唱:

汤汤冷冷,啸啸喝了好打滚滚

汤汤凉凉,啸啸喝了好放羊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山里小调质朴的像山里没有丝毫水汽的黄土,在甘肃天水甘谷的山上,几乎人人家都有一口大水窖,还记得当时外爷下去修水窖,胳臂被刮了两条长长的血痕,吓得我赶忙扑过去,外爷起忙安慰我说没事,本来嘛,黄土地上的人一点小伤,包治百病的黄土一敷就没事了。

又过一个弯,那山沟里的木桩上曾栓过毛栓叔家的牛。那时挨完打的丁凡和我,曾怀着怨愤的心拿石头击打那老实的畜生。

上了一个田坎,终点到了,那一片隆起的山包。三爷在我离开的那一年肝硬化救治无效而亡,二奶奶大前年用一瓶农药结束了自己缠病多时的病弱身躯,三奶奶迁往新疆,外爷也离开了人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坟前插得柳木仍旧没有发芽,在纸灰扬起的瞬间,旧日风景一幕幕闪现,终和上一代人的骨血一起,洒进黄土,在扬尘中渐行渐远,亦在我心头愈现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