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作文
初一 记叙文 13592字 774人浏览 幸运的双子月亮

※融情于景,用特定的景色表达自己特定的心情, ※到了看车处,天突然阴了下来,风也呼呼的吹了起来,让人难以睁眼,看来要下雨了。哎,真是天公不作美呀。刚才喜悦的心情一下子被阴云笼罩了。我迅速打开车锁,把书包丢进车筐里,急忙骑上车子,向着家的方向飞奔。可是,没走多远,雨还是下起来了,豆大的雨点打到我的头上,脸上,我眯起眼睛向四周看了看,也没有避雨的地方,我想:反正都淋湿了,就继续往前骑吧。“虎虎,虎虎”好像在做梦一样,我的名字在雨中回荡,是谁在叫我?我寻着声音望过去,隔着“雨帘”只见妈妈打着伞站在路边。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细细的雨点落在积水里,荡漾起一圈圈小小的波纹。雨中的小路访佛比平时显的安闲;雨中的空气,让人觉得格外清新。我撑着伞,走在雨帘中。 ※刚一出门就与冷风撞个满怀,天阴沉沉的虽然没有下雪的征兆,刺骨的冷风却呼呼的吹进了我的衣服,

生活中,常常有一些难忘的笑容,让我们动容,他们,见证了我们成长的足迹……

※1

……搭档的那一望,使我心神不安,让我以后再也不敢直视他。一次下课,我走进阳台,看见小兔子在搭档身边徘徊,它看看我,又看看搭档,我抬起头,一个苍茫的身影映入眼帘:他在打扫那原本属于我清理的阳台卫生。我终于鼓足了几日来的勇气,上前对他道歉,可他却轻扶住我,弯下腰,从我脚下拾起一条几乎断裂又险些令我摔倒的皮筋,我的眼睛湿润了,心里酸酸的,几度欲伸手抚平他那乱蓬蓬的头发,可他却先用阳光似的笑容医治了我多日的心神不安,我的嘴角,也重现了昔日那丝丝抹不掉的微笑。 ※

“生命如飞沙般从耳后吹过,转眼几年过去了,我们即将搬离这里,那天夜晚,我又一次走过那个熟悉的窗前,灯像往常一样,准时地打开了,我向窗口大声喊:“谢谢”,老人走过来,没有说话,只留给我一抹浅浅的微笑……”

※生命中最爱护我们的,不仅仅是父母,还有已经是垂暮之年的祖辈,夕阳虽晚,却依旧炽热,秋树已黄,却依旧硕果

胸藏……

外婆的手是温柔的,细腻的,灵巧的,而眼前的这双手,却长满了老茧、发硬,还时不时的抖一下。烛光中的外婆,突然瘦削了,像是泄气一样,卸掉了坚硬的盔甲,变成了烛光那头一个孤寂的老人。

那溶有爱的泪,掉进正跳蹿的火苗中,火苗却依旧挣扎着未熄灭,就像外婆温暖的手,保护着我仍未长大的心…… ※

※在了脸上,仔细端详起了奶奶。历经了许多年的沧桑,让奶奶原本美丽的容貌变了样:眼窝越来越深,头发越来越白,但换来的却是一个美满的家庭,为下一代付出,奶奶无怨无悔,现在居然连自己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也渐渐消失了……

※浊的眼睛,身上套着过时又不合身的灰色毛衣,看到这里,我不禁有些伤感,多少年了,我唯一想象一个人是怎样活过来的,我没体验过那种感觉,那样会老的很快吧……

“风雪依旧,也许是那份温暖,即使放开走,也会觉得释然与温情……”

§2精彩的蓓蕾

那曾感动我的身影 又是一场罕见的暴风雪,雪整整下了一天一夜,转眼间,“千树万树梨花开”。虽然是早上七八点钟,但太阳早已隐藏了起来,外面的天,却还是黑的。 以往我背起书包走出家门时,外公都要慈祥地目送我下楼。他每一次都会穿着一件肥大的棉衣外套,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好似他也要出门似的。我曾问过他为什么这样穿,他笑了笑,说:我冷。 走出门外,刺骨的寒风一阵阵席卷而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雪花无情地击打着我的脸。我不禁有些羡慕起外公:每天在家也不用在这么冷的天上学。迈着艰难的步伐,我一步步向学校走去。 一个不经意间,我转过头,随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还是那件肥大的棉衣外套,还是那顶黑色鸭舌帽,看到我回

头,他便一转身,原地不动,将背影留给了我。那是比朱自清笔下的父亲还要蹒跚的身影; 比茅盾文中的白杨树还要高大的身影;比孟郊诗中的母亲还要充满爱意的身影。雪,更大了。点点雪星落在那顶鸭舌帽上,好似一个巨大光环,笼罩着这位火热的老人。猛然间,我知道了外公笔直的脊梁因何弯曲;知道了外公明亮的黑发因何斑白;知道了外公的衣帽为谁而穿……

知那一刻,我一任泪水滂沱。我不顾一切,向外公奔去,外公转过身,伸出双手,将我搂在怀中,嘴里还不住地叨念着:“这个小鬼,被你发现啦…没事,哭什么?”慈祥而又温和的声音化成暖流直冲心房,泪水便又像断了线的珠子,顷刻间浸润了脸庞。

我抓起那双饱经风霜的手,但我触到的分明是冰一样凉,我紧紧地将外公的手攥住,外公却慌忙躲开,说:“我的手太凉了。”我不顾外公的躲闪,一把抓回那双冰凉的大手,我知道,我抓住的是我一生的财富。因为有了爱,我的一生都不会贫穷。

雪,依然在下着,寒风呼啸着这座城市,我牵着外公的手,踏踏实实的,一步步向前走去……

那曾感动我的护航 冬日将至,寒风愈加猛烈。天寒地冻,虽不见冰雪,但寒气已深入人心。树木枯黄,残叶飘洒而去,浮于地面,翻滚不定。万物苍凉,天公阴沉颜容怒。

学会并骑上自行车却仅有百余天。既然到达学校的道路已经熟悉,今日便与父亲一同前往。心中喜,又惧,来往车辆数不胜数,唯恐与之相撞。

父亲却已将背包塞于车筐内,径直离去。我大惊,急忙追赶,为父亲之无情而颇感意外。寒风萧瑟,父亲如箭一般向前冲去,全然不顾我身处何方?我顿感失落和气氛,遂竭力追赶。无奈父亲身体强健,如行云流水般的骑车毫不费力,而我却大汗淋漓无所适从,直至体力逐渐耗尽,全身抽搐发酸无力追赶,只得慢速前进。

前面是红灯,父亲终于停下,我追赶而上。“你跑的太快了!我追不上!”我打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道。父亲没有回答,某只是晃了下脑袋。光灯熄灭,绿灯亮起。父亲大腿用力一踹,车子就“唰”得向前滑去,又是极快的速度奔在路上。没办法,只能尽力跟随前进。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我的书包一直处在我的“左前方”。无论是我拐弯还是直行,它都是在我的“左前方”。跳过书包看父亲,虽然离我不近,但距离一直没有大的变化,五米左右。父亲不看我,但是能感觉到我与他的距离。我这才观察到,父亲并不是单纯地向前猛冲,有人的时候他会摇动铃铛,我骑到那里的时候,人已散去;过马路的时候,他横在马路间,等我走近了他才离开;堵车的时候,他穿梭于大小车辆之间,成了我的安全的通道……

学校到了,书包自然而然的递到我的手上。然而递给书

包的他,额头却渗出了一层油亮的汗,尽力抑制住急促的呼吸。他笑着,黝黑的脸露出一排白中带黄,高低不平的的牙齿。我也笑了…… 经过刚才一阵猛烈地活动,我身上几乎已经被汗水浸透,但是感觉身上暖暖的。只是因为骑车才暖和的吗?不,还有那“护航”的父亲和爱的笑容! 有多少人在我们的生命中走过,却没有引起我们的注视?一个普通的工人,却赢得了赵文清真挚的尊重……

那曾经感动我的老人

那是一个阴雨天,空中一片死气沉沉,校园中,同学们都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教室。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我的视线中。

我细细地打量着他,黝黑的面孔,仿佛刚从非洲回来,身上穿者一件大棉衣,棉衣上还有着清晰可见的雨水,佝偻着身躯,他看上去很瘦,仿佛一阵风飘过,他就可以被卷入空中。

他站在哪里,都显得很不和谐,就像是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中,出现的一个“污点”——

也许,就因为他是一名清洁工。

下午,广播里说,要进行大扫除,教室里便炸开了锅,人人都在抱怨学校为什么要在这个倒霉的天气进行大扫除?!

当老师把任务分配下去时,我们也都漫不经心地随便打扫了几下,便仍下工具一哄而散。教室变成了菜市场,纸屑满天飞,玻璃上还印着手印,地上一块黑一块白,真是变成了“大扫除”!

当同学们都走了以后,那个瘦弱的身影有出现了。他拿起了抹布,伴着凛冽的寒风,, 一颤一颤地把印着手印地玻璃擦地干干净净,把歪七扭八的桌子摆得整整齐齐;随风翩翩起舞的纸屑,也都规规矩矩地走进了垃圾筒。

他累了,喘气吁吁,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而是提着一个大水桶,一趟又一趟地接水,把将走廊拖了一遍又一遍,尽管他已白发苍苍,尽管天气如此寒冷,那水桶摇摇晃晃,水珠在他身后悄然落下。

伴着天空中濛濛的细雨,我的心中涌上一种莫名的感

动,他——一个苍老的老人,那样不辞辛苦地工作,任劳任怨,却每每在我们身边默默的走过……

依然是那个背影,摇摇晃晃,走了一趟又一趟,消失在了细雨中……

那曾感动我的墨香

书架上摆着几被岁月封印的书,我拿下来,拍了拍它身上的灰尘,里面有落落大方的字,我想起了那个微凉午后的感动……

那年夏天,爷爷总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午觉过后,我偶然发现书房的门没有关,于是佝偻着身子,轻轻地走过去。一阵幽静的香味,迷住了我。我打开书架,这味越发越浓。我不由拿了本书,一股浓郁的墨香扑面而来。爷爷走过来,见我正在动他的书,大怒,把我轰出了书房。我气极了,“为什么要赶我出来,我又没有动坏他的书!”

等我上三年级时,爷爷才允许我进他的书房,高兴时我就给他磨墨。这真是个好差事,既能闻到墨香,又可以看到爷爷练字。他拿出一本字帖,临摹在纸上,一练就是几个小时,甚至一个下午。屋外蝉烦躁的聒叫,而屋里那么的安静。软软的毛笔头在他的手下是那样铿锵有力,几个活生生的字在轻晃的手腕下活灵活现。我看爷爷练字总是看不够,那一笔一划都那么气势磅礴,真是羡慕。

11岁时,爷爷把他的字帖给了我,书已经很旧了,但里面的墨香却还依旧浓郁,清新。书里夹着几张毛笔字,依然是那么好看,我想起了我伏在桌上看爷爷练字的情景。那感动我的不只是这一本本书,更是墨香勾起的小时的留恋。它像一只萤火虫一样带着缠缠绵绵的思绪萦绕在我的身边,同时点燃了今天的火苗,在彼岸辉煌的宫殿里留下了我的足迹。

我趴在窗台上,任凭蝉的叫声随风传入我的而耳中,任凭阳光穿过云层,穿过高楼,穿过树枝洒在我的头发上。我所拥有的,不只是眼前的这片景,更是那一阵阵曾感动我的墨香围绕在我的脑海里。

那一阵微风,把墨香吹入我的幻觉,我深吸一口气,回忆着房檐下昏暗灯光的照映,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到处寻找墨香的足迹,我听见了爷爷的笑声,墨的香味,深深印

亲情就是用几根树枝搭起的小巢,但,我更小,可以很轻松的钻进去。亲情之巢里面有诗,有画,缀着些忧伤,嵌着些嘱托……

爷爷家在一个小山村里,那里的小路九曲十八弯,村外那儿还有一条小河潺潺流过。每到冬天大雾弥散,那雾仿佛像从天上降下来的一个极飘渺而又极宽大的纱帘,把白云都撒到地上……

我们在爷爷家住了五天,奶奶总是攥着我的手给我讲一些小时候很有趣的事。但一想到许久不曾回来的我过几天就又要走了,奶奶就望着装水的杯子掉泪。爷爷虽然没有掉眼泪,但从他的眼睛里,我依稀看到了不舍。

终于,还是到了临走的那一刻。我和父母看了那来时蜿蜒曲折的小路,又看了看那堆在面前的大大小小的行李,愁容满面。

正当这时,爷爷笑眯眯的走了出来,说:“甭急,甭急,俺有扁担。”爷爷那满头的银丝和枯黄苍老的脸不禁让我暗暗担心:“爷爷能拿动吗?”正想着,爷爷果断地把两个最大最重的行李,勾在了扁担已经生锈的铁钩上,然后弯下腰,用整个身子挑起了那两包沉的让我掉泪的行李,默默的向前走去。爸爸上前去抢,但被爷爷的手默默而有力的推开。于是,我和父母拿着剩余的行李随着爷爷瘦弱的身影踏上了归途,身后留下的是奶奶的千声叮咛万声嘱托……

空中的白雾随风入往日一般轻轻地飘着,离家的脚步重重的落在石子路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巴望着这路长点儿,好和爷爷多呆一会儿,但看着爷爷肩上的重担又赶紧想让这路短点儿。

雾气给我们巧妙的化了妆,把我们的黑发都染成了一缕缕的银丝,睫毛上下都挂满了水晶花。

我跟在爷爷身后 , 望着颤悠悠的扁担和爷爷那被扁担磨出老茧的双肩 , 听着竹子做的扁担有节奏的在爷爷的肩上“吱吱呀呀”的响着,爷爷的身体犹如一张弓,又好似一片飘摇的落叶。

终于我们坐上了车,但当车快开动时,满头大汗的爷爷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递给我一个袋子并说:“我刚从小食部

买的,拿着路上吃啊!回去以后好好学习,听你爸妈话,我走了啊,乖…… ”仍然是那一口熟悉温暖的东北腔,爷爷下车了,车开动了,望着那个消瘦苍老的老人,我的泪水流下,滴落在炙热的心中,冷却着炙热的融炎…… 这,就是亲情,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她将永远陪伴着 原来,修改的力量是如此巨大……

那增经感动我的一块雪糕

原文: 那个夏天, 真是热,就连知了和蚊子都受不了。 改:今天,我又回到了长清老家,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望着窗外,那年夏天的景象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清晰……

原文: 俗话说:“热在三伏。”大暑天可真热,我坐在开往长清的班车上,车顶差点要晒化了,车厢内人多气闷,简直是个大蒸笼。我的心情又烦又闷,还口干舌燥,所以拼命的用舌头舔着嘴唇,哎呀,要是有块解渴的雪糕该多好啊!

改:俗话说:“热在三伏。”大暑天可真热,我坐在开往长清的班车上,车顶都快要晒化了,车厢内人多气闷,简直是个大蒸笼。再加上车内声音嘈杂,我的心情又烦又闷,还口干舌燥,所以拼命的用舌头舔着嘴唇,哎呀,要是有块雪

糕该解解渴,降降温该多好啊!

原文: “笛笛! ”车速慢了,到了朱庄停车点。 改:“笛笛! ”车速慢了,到了朱庄停车点。

原文: “冰糕,冰糕,五毛一块! ”忽然一生甜甜的童音旋到窗口。我迫不及待的把头伸出车外,只见一穿着白裙的女孩,吃力的提着冰糕筒在吆喝。

改:“冰糕,冰糕,五毛一块! ”一阵嫩嫩的叫卖声,像风一样飘到窗口,我迫不及待的把头伸出车窗外,只见一穿着白裙的女孩,吃力地提着冰糕筒在吆喝。

原文:“喂,给我来一块。”我对她说,然后把钱给了她,她不慌不忙的把雪糕给我,然后又不慌不忙的数钱,我先咬了一口雪糕,真爽啊——那有又凉又甜的雪糕一直美到心里。车又开动了,钱还没数好,客车已把她甩在车后。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小姑娘把100元钞票塞进了她的口袋。

改:“喂,给我来一块。”我对她说,然后把一张100的钱给了她,她不慌不忙的把雪糕给我,然后又不慌不忙的数钱,我先咬了一口雪糕,真爽啊——那有又凉又甜的雪糕一直美到心里。车又开动了,钱还没数好,客车已把她甩在车后。我眼睁睁的看着在越来越小直至消失那小姑娘把100元钞票塞进了她的口袋。

原文: 唉! 我坐在车里,无可奈何的叹着气; 手里拿着化了一半的雪糕,竟忘了往嘴里送。冰糕在继续化,冰水一滴

一滴的地在车上。此时,我心里在埋怨,在诅咒,埋怨车不该开的这么快,诅咒那小姑娘发了我的财。她不慌不忙的数钱,肯定是故意拖延时间。无疑,他是个骗钱的妖女,真卑鄙。

改:唉! 我坐在车里,无可奈何的叹着气; 手里拿着化了一半的雪糕,竟忘了往嘴里送。冰糕在继续化,冰水一滴一滴的地在车上。此时,我心里在埋怨,在诅咒,埋怨车不该开的这么快,诅咒那小姑娘发了我的财。她不慌不忙的数钱,肯定是故意拖延时间。无疑,她骗了我的钱,真卑鄙。

原文: 过了两天,我该回去了,于是又乘车返回。 改:我在老家过了两天,早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我该回去了,还是又乘车返回。

原文: “笛笛! ”朱庄又到了,我把头又伸出窗外。那姑娘又看见了我:“小妹,等你两天了,在吃块雪糕吧!”说着递过来一块雪糕和一叠钞票。

改:“笛笛! ”朱庄又到了,我把头又伸出窗外。那姑娘又看见了我,我也看到了她,那100块钱的记忆一下就蹦了出来。我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就是一顿大骂,她非旦不脑,反而一笑,说:“小妹,等你两天了,再吃块雪糕吧!”说着递过来一块雪糕和一叠钞票。

“笛笛!”车又开动了,不知怎么了,我不由得又把头伸出窗外。我在寻找,找那穿白裙子的小姑娘,找她那颗洁

白无暇的心。

有人曾说过:“人间如果没有爱,太阳也会熄灭。”是啊,在人生中,有许多感动我们的一幕,我们应该用心去体会啊!

那曾感动我的蓝色雨伞

我的视线,这么久以来都不得不为一把蓝色的雨伞所牵绊。

犹记小时,每每到下雨天,妈妈总撑着一把蓝色雨伞来学校接我,我的头顶是一片蓝色,肩膀也便笼罩于一片蓝色之中,触目所及都是一片蓝色的无雨的天空。

后来的一个下雨天,矮小的我抬头与妈妈说话,却发现妈妈那一半天空是一片阴沉的灰色,风中夹杂着雨滴。视线落入那片灰色的天空,妈妈的肩膀湿了。额前的头发也被雨水打湿,紧贴在额前。而我的身上,依旧落着一片浅浅的淡蓝,衣服干燥如初。

“妈妈,雨伞歪了,”我提醒道,“没有。雨伞没有歪啊。”妈妈轻轻回答,我的视线落在倾斜的伞柄上,“是真的,雨伞歪了。”妈妈固执地说道,“没有,真的没有……”

后来我长大了,不再要妈妈下雨天借我,那把蓝色的伞在柜子中一年一年地褪色,影子被时光冲刷得渐渐模糊……

或许是巧合,又是一个下雨天,又是那把蓝色的伞,伞下仍然是妈妈和我,不同的是,快和妈妈一样高的我撑着伞。

我的视线情不自禁地落在伞柄上,那一幕与小时候的情景混在了一起,交织成一片蓝色的天空。而我的肩膀却湿了,头发也被雨水打湿。

“雨伞歪了,”妈妈提醒我,“没有,没有歪啊。”我轻描淡写地说:“是真的,雨伞歪了,”妈妈重复道。“妈,真的它没有歪,没有。”伞下是许久的沉默,回头却瞥见晶莹的泪珠滑过妈妈的脸颊。

那把褪了色的伞,又重现以前明彻如天空的蓝色。终于明白,这么久以来,妈妈都在为我撑起那片无雨的天空,现在,我多想也给妈妈一片快乐的天,用那自己所能尽到的寸草之心。

于是我视线便绊于那把蓝色的伞,每天晚上挑灯夜战的人是我,每个周末穿梭于补课地点的人是我……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把倾斜的蓝色的伞。

那蓝色,明彻如天空。撑起天空的,是妈妈;而支撑妈妈的,是我。我的视线长久地停留在那把伞上,再也不忍移开。

那曾感动我的小灵通

午后,暖暖的阳光斜斜的照进窗子,窗台上一株蔷薇花,

沐浴着柔和的阳光,摇曳着身姿。窗外,一只调皮的鸟儿,一边唧唧喳喳的叫着,一边不停地往里张望着……

我坐在桌前,无聊的打开抽屉,漫无目的地翻找着,“啪”,手碰到一件硬硬的东西,什么?我疑惑着,小心翼翼的把它捧了出来……

那是一部小灵通,已经很旧了。棱角处早已掉光了漆。水泥灰的底色,屏幕隐隐透着幽黄。我下意识地看看四周,按下那几乎看不清的开机键,老掉牙的音乐回响在耳边,过时的画面呈现在眼前,我不禁哑然失笑。

好奇心驱使着我,按动着键,翻看着,发件箱中反复出现一个相同的号码,随意打开一条信息-—— “妈,孩子今天怎么样,还发烧吗,我已请好假,这就去医院。”“妈,孩子中午睡觉了吗?闹了吗?”……一条条细碎的絮语躲在发件箱里,一缕缕牵挂的温情藏在短信间。这到底是谁的小灵通?为什么在我的抽屉里?疑惑不解像一串问号,挂满我心头。

我不停地向下翻动着按键,迫不及待的找寻着答案。 “妈,燕妮到幼儿园了吗,您看着她进去的吧”。“妈,燕妮今天怎么样?”“妈,今天冷,燕妮的厚衣服在衣橱第二层的左边”……我的名字,我的衣服,这古老的小灵通里记录了好多和我有关的生活琐事,原来是妈妈的手机。

妈妈在外面工作时时牵挂着我,絮絮的叮嘱着奶奶。忽

想到,现在的我,曾不止一次的反感于妈妈的絮叨,为此常常与她争吵、冷战。那一幕幕相视无言的画面,想起就让我羞愧。是妈妈的牵挂、疼爱,点点滴滴融在生活中,呵护着我长大。

我看着手中的小灵通,觉着它那么崭新,看着屏幕上的画面,觉得那么美,看着那一条条短信,觉得全身暖暖的,我知道那不是阳光照耀的原因,那是我心底涌起的满满的爱。

窗台的蔷薇仍在悄然绽放,迎着阳光,似乎能闻到那醉人的芬芳。我心中涌动着幸福和感动,脸上挂着泪珠,晶莹,迎着阳光……

那曾感动我的一躬

有时侯,我们并不容易满足,认为自己付出的太多太多,却只有不成比例的零星回报。殊不知,我们所收获的常常超出想象,只是我们并没发现,但的确曾经发生过……

冬日少有悲悯情怀,黄昏过后,路灯齐刷刷地亮起,惺惺忪忪,泛着清冷的白光,道路两旁的树木虽然依旧高大挺拔,但比往昔少了一份葱茏,树叶不时被寒风亲昵的呼唤着,天渐渐冷了起来。我和朋友一同穿过地下通道。在通道的一隅,一个老人在瑟瑟寒风中吹笛乞讨,老人中等个头,身体

异常的消瘦,上身的毛衣已改变了衣服的曾经的颜色,下身一条裤子,小而薄,似乎并不保暖,一双破鞋子前有一张纸,纸上散落着一堆硬币。我看不清有多少,只想为他多添一点,翻着口袋,只找出了可怜的五毛钱,心怀歉疚地走向他,蹲下,把钱放在纸上,这一次,我看清了,纸上的硬币多为一角,最大的也不过一元,我想,我蹲下只是为了给他起码的尊严,除此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笛声很悠扬,像古老的钟楼上传出的声音。我默默地为他祝福,可他似乎没有看到,还在专注地吹,停也没停。回到好友的身边,我茫然了,有一些对老人的不满,心中暗想:“虽然我只给了五毛,少是少了点,你总该表示一下啊! ”我向好友感叹:“都说付出就有回报,我看未必,你看,那老人一个谢字也不说。”好友惊讶道:“你不知道吗?你蹲下身时,他向你深深鞠了一躬啊!”“啊?他向我鞠躬。”

我惊呆了,我误解了老人,这五毛钱换来多么沉重的感激啊!这种感激是发自内心的,如果只是形式的感激,他不必这样,他可以还我一声有声的致谢。

他的鞠躬,是一种诚挚的感激,对我来说是一种馈赠,是一颗真心对仅仅付出五毛钱的馈赠。他使我明白,人要学会知足,付出和回报可以成正比,也可以不成正比。他告诉我,人生在患得患失之间徘徊,却往往最容易忘记那些最珍贵的,最真诚的东西……

泪悄然滑下,心在麻木中被震撼。

我想,面对这样的人,我还需蹲下!

那曾经感动我的朴实

还是那条街,熙熙攘攘,繁华而热闹。不时吹过的飒飒秋风卷着落叶,飘落在街角的那个报摊。

一个深秋的傍晚,太阳的轮廓在天边若隐若现,风俏皮地穿过叶枝,摇着梧桐发出“沙沙”的轻响。这个报摊并不起眼。每一个严冬酷暑的日子都在这儿。每天我上学时都会经过它。但每次我都会像风一样流过。只不过今天,一本杂志让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情不自禁地移了过去。 守摊的是个老人。头发已经花白了,眼角有些皱纹,额头和脸上刻着岁月毫不留情的痕迹,浑浊的眼中却透着慈祥的光,善意地望着时时经过的人。见我停了下来,老人便热情起来。从一大堆书中抽出那一本,打量了一下封皮,迅速而有些不好意思地递给我,用一天忙碌后的疲惫笑意望着我。

我付好钱,边走边翻地离开了。书中的插页深深吸引着我。可没走几步,一个急切又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孩子!孩子!你掉钱了!”我惊讶的回头一看,老人步履蹒跚地从书摊后小跑出来,弯腰慢慢拾起那张褶皱的十元纸币,弹弹尘土,细细展平,交到我手里。见我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又连忙说:“这是你的,这是你的。”老人的手被辛勤和劳动

磨琢的粗糙冰冷,但那张纸币却分外温暖。老人笑着对我说:“以后小心呀,别走路看书了,多危险!”而这句简短的话,却让我有了一丝久违的温情。

十元钱,对于我们可能微不足道。但作为一位卖报的老人,可能意味着一日的寒风的呼啸,飞雪的侵袭,……但她是那么坚决,那么果断,让我心中多了几分对她的敬意与感动。我谢过,一路奔去,可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老人一步一顿的回去了,留下了一个搓动着双手、微微佝偻的背影。一盏灯,悬在上方,灯红酒绿的都市的一角,散发着温暖的光,映着我为之深忆的心……

一泓碧澄的泉,暖暖流进肺腑心间,一如这清澈的眼神,雨后初晴的碧空。朴实是发自心间的美,虽不比金秋红叶那么迷人,也不比霞光醉映那么炫丽,却是动人心魄的真情。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个为了生活风里来、雨里去的老人,一个美丽朴实的老人…… 你可曾想过,原来一向坚强的爸爸,也有如此让我们牵肠挂肚的时刻……

那感动我的目光

又是一个微凉的夜晚,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吹着,除了蟋蟀凄切的叫声与狗的一两声吠叫,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

走出酒店,我和妈妈走进暖烘烘的车里,却迟迟没有

等来早已喝得烂醉如泥的父亲,我不放心的寻觅着父亲的身影,终于在马路边上看到了他:他的手里夹着一支烟,双眼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前方,我想:他又是在想自己卖场的事情了吧!果不其然,父亲站了起来,用手轻轻整理着自己已经被微风吹乱的头发,双眼凝聚了疲惫,但还是硬生生的对妈妈说:“走……再去一趟卖场……”

疲惫的我们伴随着汽车的轰鸣声,来到了父亲的卖场前,母亲扶着他晃晃悠悠的走进大门,他们的背影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

在车里的我虽然看不到他们,但却能听得见父亲对员工们的千叮咛万嘱托,像叮嘱自己的孩子一样,父亲日夜操劳,早出晚归,为家庭,为事业不停地奔波忙碌着。即使此时酒精醉倒了他疲惫的身躯,却始终醉不倒他对家庭与事业的执著。此刻他没有昏昏欲睡,而是仍然忙碌着,工作着……

星星不再眨眼了,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天空越来越暗,看看表,已经深夜11点了。

昏昏欲睡的我听见父亲那标志的咳嗽声缓缓地睁开双眼,那个高大的身躯又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内,他比刚刚更疲惫了,仿佛快要被微风吹倒……可是他的眼神一如既往,还是那个深沉,还是那样坚定,还是凝聚着疲惫,还是那么焦虑不安。

父亲挪进到了车里的瞬间便躺倒椅背上,可是他没有

闭眼,还是那个目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卖场门口... 冲鼻的酸楚涌上心头,眼泪终于决堤了,望着父亲那焦黄的面部,头顶上日渐稀疏的头发,回想着他焦虑的目光,我同情地握着爸爸的手,这双大手将我的心灵包裹起来,在那一刻,我体会到了做一个爸爸的不易,而当一个儿子是有多么的幸福!!

父亲每日都很晚回来,每次都喝酒喝的神志不清,父亲回到家紧皱着眉头,克制着自己的难受,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这个家,为的是用自己的臂膀让这个家跟温暖,更温馨!也许,当我们为父亲头上的白发、满额皱纹、驮起的背而心痛时,父亲也许就心满意足了吧。我是多么不想让您劳累,我和妈妈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多有时间陪伴在我们娘俩身边,这也许就足够了!这样,你就不用应酬,不用喝酒,不用日以继夜的奔波……

父亲实在是太累了,在车上睡着了,他的脸上勾勒出了一抹微笑,他笑得简直像一个可爱的孩子….. 父亲的那个目光,久久的印在我的心里,在那个夜晚,我感受到了父爱的芬芳! 在爸爸妈妈眼中,我们不仅仅延续了他们的生命,更要继承他们的人生理想……亲爱的爸爸妈妈,也许我们有不同的目标,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的沟通与理解,对么?

那曾经感动我的乒乓球拍

春风才起, 乍暖还寒。我拖着一只破旧的乒乓球拍,走

在这并不明媚的早春里……

说来也奇怪, 一向善解人意的父亲有一天忽然不由分说的对我说:“明天我带你去见个老师,教你打乒乓球。”那时的我感到十分惊异与不解,可父亲的眼神里似乎只有命令。

从我刚接过父亲手上那个老旧的球拍开始,我就不得不承认,我真得不喜欢打乒乓球,更不喜欢那个落满灰尘、又老又重的球拍,真奇怪,爸爸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东西。

终于有一天,我对这“乒乒乓乓”的动静忍无可忍,实在不想继续学下去了,于是,我把乒乓球拍藏在了厨房里的食品柜下,自认为“绝对安全”, 爸爸回来肯定发现不了它。

父亲回到家,听我说找不到球拍了,顿时变了脸色,连问都不问,就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如此焦急,为找到那个破旧笨重的球拍,他脸上不一会儿就挤满了汗珠,似乎连头发丝都集中起注意力,千方百计的,要找到那个“不值钱的老家伙”。看着父亲满头大汗的样子,我不觉有些心软,偷偷溜进厨房,用脚快速的把那把球拍拨出个角来。哎,父亲终于找到了球拍,一下子高兴的象个孩子,十分惊喜的把那个沾满尘埃的球拍递给了我,再一次接过它时,我感到了父亲手心的热度,一股绵延的温暖。

原来,爸爸小时候特别喜欢打乒乓球,甚至梦想拿冠军。这只拍子,就是父亲一直舍不得扔掉、最喜欢的“宝贝”,

它承载了爸爸多少儿时的快乐与梦想!

顿时,我心中一阵感动。再次端详这把被岁月埋没的球拍,它经过了时光与人手的抚摸,让原来单纯的木色变得古雅厚重,木纹又极为细致,就好像中古世纪西方宗教画上的那一层釉彩一样,没粘胶皮的木板面有着一层无法形容的美丽光泽。

年轻的父亲在用着这只乒乓球拍时,曾有过多少年轻的热情和希望?时隔多年,在尘封的角落里找到它,把它交到学乒乓球的我的手上时,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是一种生命延续的快乐?还是一种希望的传承?

我想,这份传承我已接受,已明白。

那曾感动我的爱 与你一起,闲观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边云卷云舒。 ——题记

小时候,你常常携我一起在林荫道上漫步。稚拙的我还比你矮许多,总是跟不上你的步伐。你发现身边又不见了我,便转身走回来,温柔的执住我的手,放慢脚步陪我一起缓缓前行,笑容暖如四月的阳光。夕阳的余晖在我们身后落满大地,地平线被抹上一层淡金。那温暖的颜色晕染开来,一点点地浸润了我稚嫩的心灵。

那时的我们亲密无间,我总喜欢与你并肩散步,看绿意

盎然的枝头发出新芽,互相交换着一天的见闻,笑声便在林荫道上氤氲飘散。

然后一天天过去,绿意一次次在枝头蜕变成秋华。彼时那个稚嫩的我已然长大,自以为成熟的我不愿再听你不断的絮念,时常与你冷战、争吵。学业的负担也夺去了我大半的时间,与你并肩散步的场景早已成为回忆,压在心底微微的泛了黄……

那天回家时,偶然望见在街角等我的你。心中泛起波澜,我走过去轻轻对你说:“妈,今天我陪你一起去散步吧。”你一愣,旋即点头,眼角漾起掩饰不住的欣喜。

一起走在那条曾经走过无数次的路上,心中似有千言万语要向你倾吐,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如何诉说。好久不曾这样并肩走过,才发现我已比你高出许多。落叶咔嚓咔嚓在脚下碎裂,我想要寻找什么,不觉加快了脚步。

匆然一瞥,身边又不见了你的身影。我下意识的向前望去,却听见你在身后轻轻唤着我:“囡囡,等等妈妈吧。”

心忽然被什么缓缓地击中了。我转身望向你,却发现乌黑的长发间已银白点点,好似黛色的远山上卧着几抹残雪,冰得我难过。总以为你还年轻,还风华正茂,却从未如此真切地发现,时光原来是这样的毫不留情,岁月原来是那样的飞逝如梭。你也会老去,也会有一天跟不上我的脚步。静静地默然,温热的泪水悄然模糊了视线。

我忍住将要涌出的泪水,快步跑过去,紧紧握住你的手:“妈……”“嗯?”“我陪您慢慢走……”又是那样熟悉的场景,只是这一次,是我挽起了你的手……

心中那些失落已久的东西忽然失而复得。我知道,那是我们之间爱的感动。

以后的路上,请允许我牵着你的手,共同经历生命中每一个春夏秋冬。不问花开花谢,抑或潮起潮落,我都要与你一起并肩走过。

金色的夕阳欣欣然洒在落叶上,融成一袭金色的绸缎,在天幕下熠熠生辉。那日的夕阳有一种别样的温暖,辉煌的金色照耀着我的内心,久久不曾散去……

字字珠玑,堪为佳作!!! 几分温暖在心头

五月,丁香花悠悠的开放,淡淡的花香弥漫在心头。 三年匆匆,带走了你的青春,我的年华。

还记得初一的那场大雨吗?那天的天特别的晴,我赖在家里不愿去课外班。这时我就听见你急匆匆的拖着鞋跑过来。“要迟到了快点穿上衣服,妈妈送你。”你微笑着说。不知是青春期的叛逆,还是心中的压抑,我竟然向你大吼。你就怔怔地望着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知所措。我摔门而去,留下你怔住的背影。下课时,天突然就变了,“黑云压城城欲摧”,果然,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正手足无措时,

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淌着水,挽着裤腿冲我走来。“淋到了没有?快擦擦,千万别感冒啊!”你担心焦急的看我。心一下子就疼了,这还是那个爱漂亮爱打扮的妈妈吗?一股暖流流过全身,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还记得初二那年你织给我的手套吗?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风很大,让原本体质就不好的我总是感冒。那天我和你走在街上,透过商店的窗子,我望见那挂在里面的一双温暖的手套,我驻足,拉着你的手,“妈,给我买双手套吧。”我期待的望着你,你却只是淡淡地说:“算了吧,这种手套不暖和。”我生气地看你,当时就觉得你真的很自私。可是„„那晚醒来,我看到枕头旁竟有一双手套。出门时,你微笑着说:“窗外下着雪呢,戴上我给你织的手套一定保你暖和。”你为我紧紧的围上围巾,戴上手套。我穿的暖暖地过了你的目,可是,你的眼睛为什么不像以前那么明亮了呢?走在外面我丝毫不觉寒冷,你的温暖包围着我。抬头看天,我知道,我的世界下起了雪。

记得今天早上,你的拥抱了吗?你在最后没有给我任何压力,只是在我走进考场之前,紧紧地抱住我说:“宝贝,加油!”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温暖了我的心。

五月,丁香花悠悠地开放,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中,我靠在你的胸口,心中那温暖久久不能消散,像这丁香花一样,弥漫在我心中。

我和父亲一起走泥路

泥泞留痕,不经历风雨,怎见彩虹?

——题记

人生正是在不断面对和战胜挫折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

在人生路上,只有留下一步步坚实的脚印,才能体现出人生

的价值,这是我和父亲一起走泥路时得到的启示。

当竞赛成绩出来后,我得知自己名落孙山,心情就犹如

当时的天气,阴阴沉沉,被一层阴霾笼罩着,久久不能平静。 回到家后,吃过晚饭,父亲见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便说

带我到家后的田野走走。我无精打采地答应了。由于刚刚下

完雨,空气十分清新,周围的稻穗和山峦经历了风雨的洗礼,显得生机勃发。我望着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心情稍微放松

了些。这时,父亲说:“你能找到我们走来时的脚印吗?”

我低下头望着地,很快就找到了,并指着给父亲看。父亲又

问:“在平时天气晴朗的时候,你能找到这些脚印吗?”我

马上回答不能,父亲问我为什么。我说道:“因为下了雨,

土地变得泥泞,所以留下了痕迹。”父亲边走边说:“这不正

像是人生吗!”“人生?”我猛地醒悟过来,是啊,只有经历

了风雨的洗礼,才能在人生之路留下痕迹,才能实现人生的

价值。我望着父亲踏下的一个个坚定的脚步,仔细地思考着

这过程中收获的智慧。

挫折是人生路上的风雨,经历风雨的洗礼,我们才能留下生命的痕迹,才能创造生命的价值,才能书写生命的意义。 我振作了,我充满斗志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与父亲走泥路时收获的智慧,我将踏出一个个展示自己价值的脚印,用我的行动为自己书写一条成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