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一 记叙文 636字 41人浏览 冬梅番薯妹

抗战初期的“儒生”

--------读《围城》有感 毛霞维

夜深人静时,祖传的老钟里“当、当、当、当、当、当”响了六下,是在敲打哪位伊人的心扉?钟老先生说,这个时间落伍的计时机无意中包含对人生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方鸿渐,我将他看作一个抗战初期的儒生。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眼高于顶的懦夫,拿着已死之人的钱,恬不知耻的在外国混了几年,最后大叫一声“博士头衔毫无实际”后,还不是花钱买了假博士头衔,道貌岸然的回国了,此乃一假人啊!

他一生无非在友情、爱情、亲情三个小社会之间徘徊。苏文纨,唐晓芙,孙柔嘉这三个女人将他牢牢的困在了爱情的围城里,他想出来,可终是失了那份决心;在三闾大学这个小社会中,他与李梅亭,高松年等人的职场斗争,可媲美心计沉沉的宫廷大战了,悲哉悲哉啊······

我们在生活中,无法做到像孔子圣人那般喜怒哀乐皆出于儒学深髓,但是也大可不必像方鸿渐那样将自己锁于心魔之中,既然跳不出,何不在城中创建自己的一番新天地!

美国女诗人狄金森,在阁楼里完成了无数不朽的著作。她默默无闻,只热衷于自己诗的世界。爱的萌动,自然的家园,心醉神迷的死亡这些都是她诗的倾述,她,她是灵魂风景画的丹青妙手! 正如她写道:

另有一片天空,

永远宁静美丽,

另有阳光普照,

尽管阴郁流连那里;

莫当心消逝的森林,

莫当心沉寂的野地

这里有一片小森林,

其枝叶永远青葱翠绿

······

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罢了罢了,逃不过,便学狄金森一样,将城里种满自己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