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写《十五从军征》
六年级 其它 723字 2090人浏览 陈宵红

我柱着拐杖,缓缓走进村子,“平安乡”三个大字映入了我的眼帘,“平安”呵呵呵,我苦笑了两声。

走进村子,看着一个个摇摇欲坠的房子,不由得忐忑不安起来,“我的哥哥还在吗?小妮子还在吗?”我走啊走,仿佛回家的这条路十分漫长,好像永远没有尽头。我抬头一看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像是,是—小妮子,我用嘶哑的声音叫着:“小妮子”!小妮子恍惚得了头,又了回去,这时,我的脑海中,不,是在耳边萦绕哪种声音,那种毫不嘶哑,哪么爽朗叫着小妮子的声音。眼前浮现出哪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妮子深情的回眸,哪玫瑰花似的脸蛋。

走近了这是小妮子,但她已经又聋又瞎了,但我叫她,她为什么会回头呢?哎!她已是满头银丝,哪玫瑰花似的脸蛋已经爬满了皱纹,我应该也是这幅模样了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与她擦肩而过,看到了我的小侄女,差不多也有五六十岁了吧,我走时她刚满月。她告诉我一直往前走,过了那条河就是你家了,我问她家里还有谁,她没说,只是说那坟墓一个连一个的就是你家。

我走进大门,想露出这六十五年第一笑,但我好像不会笑了。正对我的是我全家,但他们都已成灰烬,看不到我了,他们是怎么死的,是战争吗?哎!哎!哎!眼眶中的泪水喷涌而出,我使劲不让自己哭,终于我不哭了。

走进院子,雪白的兔子从狗洞钻进钻出,野鸡从屋顶上飞来飞去。小的时候差点掉下去的那口井上面早已经长满了杂草,其实一想,那时死了倒好,走进中堂,有谷子,这生活还是要过,我做饭菜,才一想我做给谁出呢?几十年来我没做过一次饭菜给父母吃,现在却没人来吃了。六十五前四月的一天,我和父亲吵架了,早想着回来道歉的,现在永远没机会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没了!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也许命就是这样吧,我又一次落泪,并永远地闭上眼睛,永远不想看见这个世界……

实验明道分校六年级:何叶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