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假币的自述
初一 记叙文 1367字 353人浏览 懿弑天

1 一张假币的自述

惠来县襟江中学 陈玉凤 (指导老师:钟庆忠)

我的诞生只是一张洁白的纸,我的命运操纵在人类手里,他们会像玩弄吊线木偶似的将我操控把玩。我那充满畏惧的眼神不敢直视可怕的人类。

有一天,一位不速之客在我的身上烙上了美丽的红色图纹,从此,我逝去了那单调乏味的纯白,一身高贵的红装使我欣喜若狂。这犹如佛像有了金装,它提高了我的身价,彰显了我的尊贵。那些被废弃在一旁的白纸,它们卑贱得搭不上我的眼光。人类也开始对我百般呵护,继续在我的身上精雕细刻,并为我美其名曰:“人民币”!我如初生嫩芽承接阳光般享受他们的珍爱,一身红装使我成为新家族中的佼佼者。渐渐的,虚荣包裹了我所有的思想,我逐渐忘记自己原先的身份,我打心底感激这位把我乔装改扮的新主人,并和众兄弟一起构筑着日后的幸福生活„„

然而,主人从钱包里又掏出一张和我一摸一样的纸币,举在手上细细的端详,然后拿给身边的朋友说:“看看,哪张真哪张假?”那家伙看了许久,看不出所以然,就把我们放进桌上的一个验钞机里,验钞机也没能辨出真伪,结果只能拿给主人说:“还真看不出来!”主人接过后,很诡异的笑着说:“就这技术,银行工作人员都分辨不出来。”又把我递过去说:“这张是假的。”

“啊!我变成一张假币。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身美丽的装扮全是假的?!”我心里一直嘀咕着„„

往后的一段日子,我过着身不由己的生活,在人类手上不断流通,

2 幸好没有人辨出我的虚假。人类的眼光太差了,我为此而洋洋得意,也是在佩服制造我聪明的人,他们的仿照技术着实高超。看着被我欺骗的人们那毫无所知的神情,着实让我感到可笑!

可惜,好日子不长,我的身份终于败露了,一个老者将我递给一个卖猪肉的家伙后,那家伙竟然将我重重地拍在肉案上,顷刻爆发出一声巨响,仿佛发生地震,我的身体裂开一条细缝,我的神经紧绷了,昔日那高傲的神态遁土了,甚至怀疑桌子的余震是由于我的发抖而带动的。买卖双方发生了一场持续半个小时的激烈的口水战,可谓是溅沫横飞,我一动不动地躺在桌子上,任凭飞来横沫洒在我身上,有点恶心。最终,老者寡不敌众,以战败告退。恐惧侵袭了我全身,老者狠狠将我抓起。怎么办,他会把我撕碎吗?不,不要,救命!他抓着我快速向前走着,渐渐地,手松了些,可我紧绷的神经还没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可别与我猜测的一样。

老者将我收入囊中,以一种平静的神态向前慢走。看来我是逃过此劫了,嘻嘻!

他在一个鸡摊前停住了,卖鸡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一副农村人的俗样。老者挑了两只瘦小的母鸡,将我成功转让给女孩后,找回钱拎着鸡迅速溜走了。嘿,真是恭喜他将我交易成功,可喜可贺。不过,还真是对不起了,我的新主人。

女孩回家后将我交与她父亲,她父亲立刻戴上了眼镜,那架势,看来对我有所怀疑。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当我转过视线时,我发现一个中年妇女躺在一张破旧的床上,看那苍白的容颜似乎久病不起。 再看这屋子,零零乱乱的几乎没有什么家当。不容我多想,女孩的父亲将我拿

3 在手中左瞧右看,又是拧又是搓。还真给查出来了,当他庄严地向女孩宣布时,女孩紧张不已,我的神经又紧绷起来。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到底有完没完。我突然渴望自由,真希望一阵风把我刮到窗外去了。女孩正在遭受父亲的谴责与鞭打,那妇女正在床上呻吟„„

最后,我被女孩的父亲恨恨的扔进火炉里,成了一把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