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古武当山记
初一 记叙文 1267字 149人浏览 庸礁时节

游古武当山记

早上起来,朋友说是要去旅游,强拉我上车。我本以为是说笑,却一下子把车开到了武安市。自武安一别已经有十余载了,期间不断有曾经的同学打电话邀我来武安玩,我却以各种理由推托了,心中不知怎的,好像有意逃避这里一样。

进入武安市深山区,景色已与别处大不相同。两旁的高山快速的向后退去,前方的道路起伏、转弯幅度很大,像赛车道一般。路边的湖泊倒映着山色,已分不清湖与天的界限,上下青黛,浑然一体。道旁的柳条随风飘舞,仿佛在欢迎阔别许久的故人,也勾起了我深深的思绪。我努力找寻着当初的回忆,我想最使我难忘的当数古武当山脚下的那座浮桥了。在那座桥上,我们摇曳了曾经的青春和梦想,在那左摇右晃之中,有我们最欢快的岁月,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它了。

进入景区门口,一座高大的青石牌楼映入眼帘,正中书写“古武当山”四个镏金大字。拾阶而上,前面出现了一个小型广场,广场的四周种有许多棵柿子树,树叶几乎落尽,只剩下许多的柿子挂在枝头,一个个小灯笼似的,是那么娇艳、通透。

我努力找寻当初的那座浮桥,但怎么也不见它的踪迹。我不禁怅然若失,直到同伴催促,才继续往前走。

“到了,前面就是古武当山”,我不禁抬头一看,高耸、巍峨、险峻好像都不足以形容你的身姿。同伴相约要登上山顶,我也表示同意,但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我的那座“浮桥”。

沿着登山道向上走去,台阶越来越陡,两腿越迈越慢,好像灌了铅一般,几乎是几步一歇。终于爬到了一个拐弯处,上面有一座放羊人搭建的窝蓬。坐在石板上,顿觉轻松无比,我们自嘲自已还不如羊爬的高呢。

再往前走,路途平坦,而我却觉得头顶压抑,森然如野人站在身后,而我正处于野人口中,不禁惊悚万分。原来这是一条从山体上开辟的道路,头顶都是巨石,身旁就是大山。远处游客的呼喊声到了这里上下产生回声,隆隆作响、如有雷声,道旁有数块落石,在提醒我们注意安全,看来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境呀!

又转一弯,前方似无路可寻,只见台阶之上就是山体,且落差极大。这是的我已是攀爬而上,手向上扒一阶,脚向上一蹬,身体匍匐在台阶上,往前挪着走。心中不敢往下看又忍不住看,旁边的山谷深不可测,两脚忍不住打颤又不敢打颤。

前方一束光亮的终于出现让我颀喜万分,原来在两大块树一样高的巨石之间开有一条小道,中间只能容一人单行通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用在这里恰如其分。

再往前爬,玉皇顶已在眼前,山顶上人影簇动,忽然我的眼前一亮,我发现在玉皇顶与旁边的一座山峰之间有一座浮桥。这不就是我想要见到的那座桥吗,是谁把它搬到地这里,难道你也是刻意在躲着我吗?可我今天终于找到了你,我还要走到你的身旁,再一次的摇曳曾经的青春和梦想。

可是我最终未能如愿。天色不早,同伴说要下山,我也不好再坚持。就这样又一次掬你在手,却滑入指间。

过了南天门就开始下山了,路旁柿子树上的一片落叶飘在了我的脸上,久久末能落下。是不是你也留恋着我,正如我留恋你一般,一别十余载,再别不知何年。

极目四望,只见谷中寒鸦数点,鸣声婉转,秋风乍起,摇动苍松翠柏,数峰无语,静立夕阳,远处青山之外更有青山。

刘建召

2015年11月作于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