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 苏华雨(9.16匡振军)
初一 散文 2016字 62人浏览 mubeian62

梦里梦外,一水盈盈

胶州市初级实验中学 苏华雨

指导老师 匡振军 电话13792895063

雨后,微凉。

窝在摇椅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竹篙用力划水的声音,梦里有河鲤出水溅起的清凉„„

“丫头,起来咯,莫要睡着。”爷爷将竹筏子推向水中,大脚板踏上竹筏,竹筏猛地一沉,水漫了上来,清凉的感觉让我睡意全无。头顶扎着两只“小辣椒”,我屁颠屁颠地蹭到爷爷身边,爷爷将渔网放在筏子上,撑起圆实的竹篙,高喊道:“起船咯。”竹篙用力一顶岸上的石头,船便向湖内移动。

竹篙划水的声音宛如贝壳风铃一般清越。我坐在船头上,俯身戏水。在水浅的地方,水非常清澈,水底泥石缝隙里钻出的细水草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所以捕鱼自然要往水深一点的地方去。竹篙划水的声音哗哗传来,眼下的水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但还是横隐隐约约看见下面黑乎乎的河泥和葱绿的水草。再往里,水中的墨绿色更加浓厚了,水中是何物已经完全看不真切了,但奇怪的是,用手舀一捧水,水仍是清的。

寻好了位置,爷爷将竹篙横放在竹筏上,朗声一笑,“下网。”他十分娴熟地将网抖开,把渔网撒在水面上,网的下面有一串小石头,所以很快渔网已经完全没入水中了,在模糊的水中,渔网好像消失了一般。竹筏在水面上顺水缓缓移动,爷爷将网完全下放到水中,他拿起竹篙开始划,水手中攥着渔网上端系着的麻线,待竹筏靠岸后,将线系在坚固的树上,等几天后过来收网,将线解开,顺着线用力拉上渔网,就可以满载而归了。

完成一系列工作后,爷爷坐在一边抽着旱烟,他说:“咱这南滩的鱼可是世上最好的,饭店里那些都比不了。”我用力点了点头,头顶上两根幼稚的小辣椒也跟着跳了跳。

面前的湖叫“南滩”,因为在村子的南面,村里人都这么叫,可是我觉得这个名字太随便了,想起一个文艺一点的名字,但又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曾经,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鱼库”,因为里面的鱼实在太多太美味了,但是很快我就否决了这个名字,因为这里拥有的可不只是鱼。春天的时候,一场新雨过后,地上一茬一茬的小草密密地铺开,有的地方很快被踩出一条条交错的小路。草长高些,

就会有许多孩子来采“茶叶”,这种“茶叶”并不是平时泡水喝的,而是一种类似野菜的东西,又甜又嫩,孩子们个个爱不释手。等到农历五月,会有很都人去水浅的地方打粽叶,包粽子用。天再热些,人们会来摘一种芦苇中长出的小棒,这种小棒大约有一支铅笔那么长,晚上点上可以驱蚊······这里简直就是个宝库!

彼时,爷爷看见方才下网的地方水面上的浮子一沉,用长长的竹篙挑起渔网,已经有一条小臂长的大鱼入网了。

惊叹之余,我起身远眺,目力所及,水波荡漾,一泓湖水蜿蜒入梦来······ 酣睡之际,爸爸轻轻摇醒我,道:“睡在这儿,会着凉的。”我从南滩旁的一块大石头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原来是梦。如今,抬眼望去,我不由唏嘘。不过是辣椒辫子变成齐肩马尾的时间,南滩已经物是人非了。河滩两岸堆满了河泥和死鱼、水草,散发出一种下水道堵塞之后涌上的一股恶臭,我竭力将胸口中的翻腾压下去,接过爸爸递过来的麻线。爸爸站在岸边,用力将渔网甩出去,水面荡起一圈圈波纹,渔网沉入水下。这几年来,湖的面积小了不少,站在岸边就可以看见河岸,在岸边便可下网,早已经不用撑竹筏子了。短短几年,仿佛是弹指一瞬,南滩已变了模样。现在在岸边鞠一捧水,里面漂浮着黑色的渣子,散发着一种腥臭。前些天,连下了三四天大雨,附近村子的排水系统瘫痪了,雨水和城市污水全数入了湖。在湖面上甚至还漂浮着洗衣粉的包装袋和矿泉水瓶子等一些垃圾。如今从湖里捕上的鱼比之以前少之又少,个头也大大缩水,吃之前也要洗上好几遍,生怕吃出洗衣粉来。

目光所至之处,满目疮痍。

唉„„

一股冷风贯入,摇椅上安睡的我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原来都只是梦。可是一想到这些梦境之中的情景已经是铁铮铮的事实,南滩在几年前已经被污染,我不由痛心。

想起来,已经好久没去看看了,不知现在如何。我蹬上自行车去往记忆中的南滩。变了,变了!我不由惊叹。马尾辫剪掉再长成的时间,泥泞的土路已经变成结实的沥青路的。从高架桥上望去,下面的水域横贯东西,看不尽源头与尽头。南滩已经规划入“少海湖”中了,如今看来,浩浩汤汤的少海湖早已经无从寻找记忆中的滩涂了。望去,两岸尽是笔直的杨树,树下绿草成荫。沿着弯曲的河岸,每隔一段距离就有钓鱼的人。我看见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爷爷坐在湖边,心情

悠然的垂钓,只见鱼竿一沉,他迅速收线,一条肥硕的大鱼已经上钩,鱼线上的鱼扭动着,溅起一簇晶莹的水花,阳光照射在水珠上,反射出炫目的光彩,仿佛是神仙遗落在人间的七彩琉璃石。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新鲜味儿和轻风拂过水面带来的清爽,我贪婪的吮吸着周围的空气,贯彻入肺腑的清凉告诉我这不是梦境。此情此景,我不禁笑出了声。

阳光浓了些,湖面反射着粼粼波光,仿佛是一条绸子上撒满了碎钻。微风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波纹。

举目远眺,水光潋滟晴方好,盈盈一水如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