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上西楼
初三 其它 583字 297人浏览 和蔼的dw2

什么也不想说,也没什么可说。就这样,一个人。月凉如水,寒风凛冽,望向苍穹,残月如钩,那月宫里嫦娥仙子是不是和现在的我一样,孤寂无助呢?从不奢望还能待到满月时把酒言欢,一个国破家亡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掌握的人,还能有什么奢求呢?如今的我,已如那憔悴不堪近乎凋零的花一般,经不起任何风雨。只要有残月散影,清秋梧桐做伴就足够了。

“花已凋零叶已落,给自己添件衣服罢。你前些日子谱的曲,臣妾已排演成舞蹈,想你如今定是寂寞不堪,臣妾愿为君一舞……”长袖翻飞,轻纱拂面,一抬手,一颦眉皆是风情万种,仿佛又回到了那些个莺歌燕舞,彻夜狂欢的日子。晚妆初上的宫娥,肌肤如雪的舞女,倾国倾城的爱妃,余音缭绕的大殿,灯火通明的宫廷……一切的一切似乎依旧如昨,却以烟消云散。“娥皇,你来了。你终是放心不下我,对不对?所以你才会来看我。我刚才又会想起从前了,我们曾经多么快乐逍遥,只是现在物是人非,再也回不来了……不,娥皇,不要走,不要再次离我而去”。伸出手想拉住娥皇,可她却如仙子般飘走。而我手中只剩下一丝轻纱,耳畔隐约听见娥皇渺远的诉说“与君相见甚欢言”。

一阵寒风吹过,从梦境中陡然清醒。想起方才的南柯一梦,心里如一团乱麻,不是滋味。目光落在手中的那片落叶上,呵,娥皇,这落叶是你送我的礼物吗?我会好好珍惜,只可惜,我想对你说声谢谢你还听得到吗?娥皇,你的的确确是位才女,只可惜嫁入宫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