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王府旅游(以恭王府为例)
初三 记叙文 5738字 551人浏览 5564947

末代王朝的残烛 —北京的王府旅游 (以恭王府为例)

主讲人:София

在北京什刹海的西南角,一条静谧幽长,绿柳荫荫的街巷之中,有一座“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的王府宅院——恭王府。

在恭王府天香庭院的廊下,春日里依旧会有细雪般飘落的槐花,古槐树下,庭院的主人已经远去,所替代的是熙熙攘攘的参观人流,一批又一批,不间断,无停歇。人们迈过府邸高大厚重的门槛,穿过精美的垂花门,感叹着屋宇的高大,赞美着檐下合玺彩画的精致,谈论着清朝王爷的阔绰„„辛亥革命结束了清帝国的时代,在那之后皇帝被“请”出紫禁城,公子王孙也日渐破败。曾经雍容的王府宅地也在时代的变迁中不断地改换着角色,终于形成了北京独具特色的王府旅游业。在现代化的北京深处,走进那些空留余韵不见伊人的王府,勾陈沉落于砖砾瓦块中记忆的丝丝缕缕,便是王府旅游最吸引人的地方了。

(一) 北京王府知多少

北京自明代始建王府,但除去王府井这一地名,几乎踪影难寻,今日所见王府遗存多为清代建筑。清代自皇太极开始对宗室进行分封,但只封爵不列土,诸王只受封爵号,获赐在京城建府邸居住,不得离开京城。因此,清朝王府多集中于内城,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建筑群体和文化群体。据统计,从顺治至嘉庆朝,京城共有王公府邸89座。按清朝规定,有些亲王、郡王爵位可以世袭罔替(铁帽子王),其他的则世降一等,也有没有受封的被易主重封,导致王府数量不断变化,至清末,北京王府约近40座。民国后,各王府失去经济来源,迅速败落。随着时代的变迁,或遭变卖,或被占用,或已损坏,历尽沧桑,如今京城内尚存王府不过20余座,但有些已经面目全非。保留了比较完整的府墙及府门、正殿、配殿等主要建筑的王府,不过十余座,比如:

恭亲王府:唯一一座全面对公众开放的王府

醇亲王南府:今中央音乐学院所在地,东路院落保存较好,西路古建筑大都已拆除。 醇亲王北府:今国家宗教局所在地,西花园部分1949年改为宋庆龄居所,现作为其故

居对外开放。

礼亲王府:今国务院机关办公地。府院内已盖起不少楼房,地面已经硬化,辟为停车场。 庆亲王府:今北京卫戍区司令部及家属区,西路建筑基本保存完整。

老睿王府:1694年改建为玛哈噶喇庙,1776年乾隆赐名普度寺,新世纪城区改造后,

基本恢复原有范围。

克勤郡王府:今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南影壁尚存,府前仅存东翼楼。

顺承郡王府:原全国政协办公地,现迁往朝阳公园东侧异地重建,成为高级会所,王府

规制尽失。

怡亲王新府:今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等多家单位办公地,主体建筑尚好。

循郡王府:今东城区老干部活动中心,大多房屋以翻修一新。

僧王府:今机关部门宿舍部分建筑已沦为杂院,难辨王府原貌。

(二) 恭王府的前世今生

清乾隆四十一年,即1776年,和珅开始在这东依前海,背靠后海的位置修建他 的豪华宅邸,时称“和第”。嘉庆四年正月初三太上皇弘历归天,次日嘉庆褫夺了和珅军机大臣、九门提督两职,抄了其家,估计全部财富约值白银八亿两,相当于清政府十五年的财政收入,所以有“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说法。同年正月十八,即1799年2月22日,和珅被“赐令自尽”。

和珅死后,此处私宅便被赠给了庆王永璘。临终的道光皇帝在病榻上召集朝廷十重臣,当面打开传位锦匣,在立第四子奕詝为皇太子的同时,也将第六子奕 封为恭亲王。庆王府被转赐给了新册封的恭亲王。两年后,奕 入住内务府整饬一新的恭王府。作为一等贵族,他的府邸不仅宽大,建筑也显示了不可逾越的等级,明显的标志是门楼和房屋的开间大小。亲王府的门楼五间,正殿七间,后殿五间,后寝七间,左右有配殿——低于亲王等级的王公府邸决不能多于这些数字。整个王府中路的屋顶由灰瓦改成了绿琉璃瓦。府邸最深处横有一座两层的后罩楼,后墙共开46扇什锦窗,内有108间房,俗称“99间半”,取道教“届满即盈”之意。楼房美丽大气,窗子造型别致,原是王府女眷和女仆住的地方,民国间做过辅仁大学女生宿舍。

辛亥革命的一声炮响,清廷结束。1924年,冯玉祥将皇帝溥仪“请”出了紫禁城,独有重华宫深处的“芝兰室”中,同治的瑜妃、瑨妃两个妃子还誓死不离开。民国政府让前清室总管内务府大臣绍英去做工作,用两辆汽车把俩老太太接出紫禁城,移住到了宽街的大公主府。和两个妃子一样,奕 之孙、小恭亲王溥伟也不愿离开那个时代。当其他王府因失去经济来源,纷纷被转让、迅速败落之时,家财殷实的溥伟一心“复国”,变卖家产、四处活动,最终将庞大的恭王府家业尽数败光,自己也在北洋军包围王府的情况下,逃亡青岛,最终穷困潦倒、客死长春。而他的儿子毓嶦——末代皇帝溥仪在长春小朝廷中“赐封”的末代恭亲王,一天也没有在这里生活过。直到2004年恭王府大修时,81岁的毓嶦才第一次踏入这座祖辈奋斗、享受、经营过的府邸。它陪伴着府主们走过了乾隆至宣统共七位皇帝的统治时期,经历了清朝从盛至衰的潮起潮落,像一面镜子,见证了中国封建王朝的灭亡,所以历史学家侯仁之感叹“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

(三) 王府旅游六步曲

——以带一位外地客人游览恭王府为例 食 到了北京,自然是要品尝烤鸭和一些京味小吃,这里就不做过多陈述了。重点推荐两家小馆:北京饭店谭家菜和后海羊房胡同厉家菜。

谭家菜是由清末官僚谭宗浚的家人所创。一八七四年,广东南海县人谭宗浚,殿试中一甲二名进士,入京师翰林院为官。居西四羊肉胡同,后督学四川,后又充任江南副考官。谭宗浚一生酷爱珍馐美味,亦好客酬友,常于家中作西园雅集,亲自督点,炮龙蒸凤,中国历史上唯一由翰林创造的“菜

自此发祥。他与儿子刻意饮食并以重金礼聘京师名厨,得其烹饪技艺,将广东菜与北京菜相结合而自成一派。而厉家菜属宫廷菜,其配方和制作技术均为祖传。现任掌勺厉善麟先生的祖父厉子嘉,在清朝同治和光绪年间,任内务府都统,深受慈禧信任。专期主管皇宫内膳食,每日制定膳单,到膳房查看烹饪质量等。慈禧和皇帝吃的每一道菜,都要经他品尝,于是,久而久之,他便成为美食专家和烹饪高手了。厉家菜一经问世,很快即引起轰动。在一次参加宴席比赛时,惊震全场观众,评比获第一名。没过几天,各国驻华大使和跨国公司老板们都蜂拥而至,如果不提前半个月预订,肯定是吃不上的了。

在烹饪特色上谭家菜是家庭菜肴,讲究慢火细做,不像一般菜馆里的菜多是急火速成。在谭家菜中,采用较多的烹饪方法是烧、烩、焖、蒸、扒、煎、烤,以及羹汤等,而很少有爆炒类的菜肴,亦不讲究抖勺、翻勺等技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想吃谭家菜还得事先预定为最理想,给厨师留出充足的备料、制作时间。相比之下厉家菜的特点之一就是不用诸如味精之类的化学原料,调味靠的是天然方法。菜馆里也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厨具,用的都是火灶。作为一种“宫廷风味菜”,它要求选料精,做工细。厉家菜每天只做晚餐,每天只摆一桌席,想要吃的话,要提前几天订位,价位在1000~100000元之间。为了这一桌席,他们全家要从上午准备到晚上客人来。这里还有一个有别于别的餐馆的就是,这里不许点菜,主人做什么你就吃什么。

谭家菜的经典菜式:清汤燕窝,各类鱼翅菜,佛跳墙,罐焖鹿肉,油焖大虾等 厉家菜的经典菜式:厉家菜只有套餐,共十几套,每套从18至22种菜不等。例如,仿制慈禧日常食用的“燕翅席”:第一道为小菜,计有炒咸什、酱黄瓜、虾子芹心、芥菜墩、北京熏肉、凤干鸡、琥珀桃仁、桂花糖藕、玫瑰小枣、炒红果等;第二道为熟菜,计有黄焖鱼翅、白扒鲍鱼、软炸鲜贝、浇汁活鱼、烧鸭和清汤燕菜等;第三道是汤和甜食,计有乌鱼蛋鸡汤、炒蛋羹、核桃甜酪等。

住 来到北京,住进一家装潢传统的酒店也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在此我推荐几家特色中式酒店:

位于西城区新街口正觉胡同13号的北京汉唐春秋饭店,人民币2180元起,适合经济条件十分宽裕的游客。

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四条

37号的阅微庄四合院宾馆,人民币943元起,适合经济条件比较宽裕的游客。

位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01号的北京杜革私人酒店曾经是一座于18世纪落成的清朝三代大臣的府邸——索家花园一部分,如今被独具匠心、优雅细腻地打造成了一家艺术精品酒店,为宾客提供优质服务,人民币814元起。

行 交通工具略,可以体验后海人力三轮车。

游 恭王府的重要景点(可结合本课配的视频欣赏) :

银安殿:位于恭王府中路,王府正殿,是王府内举行重要礼节性活动的场所。俗称“银銮殿”,是与紫禁城里的“金銮殿”相对应的。根据规制,殿内的中心位置应摆放宝座,座后有亲王级别的一组屏风。亲王家的“册宝”都存放于王府正殿之中。“册”指皇帝册封的文书,“宝”即印。在恭亲王时期,金册、宝都被仔细收于匣内,永久陈列在王府正殿。举行庆典时,正殿里摆放仪式所需的一应物品,但大多数时间,这里都是殿门紧闭。1921年2月22日,府里人因烧香失火,银安殿连同东西配殿全都被烧毁,只留下高大台基。

嘉乐堂:位于恭王府中路,银安殿以北,即中路第四进院,是王府的“神殿”,仿故宫坤宁宫的功能,也就是满族萨满教祭神祭祖的地方。殿正中有双眼灶台,台上可放两口锅(故宫为三眼灶台)。西间是环北、西、南三面佛教符号“卍”字炕,也仿坤

宁宫。东间是府主之子大婚居住3日之所。院中左侧原竖有一根长杆,名唆啦竿,也称神竿。顶部有供喂乌鸦的食物。传说乌鸦曾在皇族祖先遇难时有救命之恩,继而世代供奉。祭祀仪式时不得踩踏神竿之影。此院平时全封闭,祭祀活动时才开。

多福轩:位于恭王府东路,是一处典型的王府穿堂客厅,主要用于接待访客或前来回禀公事的下属,并兼做书房。“多福轩”的殿名为咸丰皇帝所赐。咸丰二年奕 搬入此府不久,咸丰皇帝陪同将自己抚养成人的康慈皇贵太妃(恭亲王奕 的生母)亲临恭王府,并在此为奕 题写了“多福轩”和“葆光室”两处殿额。但多福轩的匾额已经无处寻觅。多福轩作为王府客厅,一定接待过不少中外宾客,甚至有人认为当年英法联军迫使清政府签订《北京条约》也是在此地。殿内正中悬挂“同德延釐”匾额,此匾文字上方钤正方型玉玺,两侧还有抱柱联,经考证是恭亲王五十寿辰时,慈禧太后御赐。殿内四壁靠近天花板的地方皆悬挂福寿字匾,一福一寿成对制成匾额,为咸丰、同治、光绪等多位皇帝和慈禧太后所赐,这些福寿字均写于红色方纸之上,呈梭形摆放。

乐道堂:位于恭王府东路,多福轩以北,即东路第四进院,为恭亲王奕 的“乐道堂”的匾额是道光皇帝亲笔所书赐给奕 的,最为奕 所珍视,并因此自号“乐道主人”。道光二十八年,实际只有15岁的皇六子奕 搬出少年皇子在宫中居住的阿哥所,道光帝专门为他的新住处题写堂名“乐道堂”,又亲笔书写匾额“履祥锡祜”以及对联“兰砌长饶和顺气,芝梅永护吉祥云”,表达了一位父亲希望儿子顺心顺意、幸福吉祥的美好心愿。同时,也以这样的方式寄语爱子:安于命运,修身养性,平心静气地对待生活。也有一说认为:奕 1833年出生在故宫内太极殿后院的西配殿乐道堂,所以在王府里他的居室也称乐道堂。

购 略,可选购一些北京特产如景泰蓝,料器等工艺品

娱 恭王府戏楼位于北京柳阴街恭王府花园里,戏楼的主人原为乾隆年间大学士和珅。嘉庆四年和珅获罪,邸宅入官,嘉庆帝将其一部分赐给其弟庆僖亲王永磷,是为庆王府。以后咸丰将庆王府收回,转赐其弟奕沂,是为恭王府。这座戏楼建筑艺术高超,为凸出形舞台,台上的演员唱、念、道、白可以清晰的传到每一个角落。

(四) 关于北京王府的一点感想

清朝灭亡以后,各王府的命运五花八门,有皇上的时候府邸归宗人府管辖,产业并不属于使用者本人,宣统退位,太后隆裕下诏,将各宗室所占府邸划为私产。时局的变化,使大多王府面临被卖、被占的结局。奉系军阀张作霖,用七万银元半掠半买将顺承郡王府弄到手,将王府五间正殿改为七间,对其他殿宇也做了改动扩充,草莽出身,当然置“规制”而不吝,我行我素,整出一座“大帅府”。用文化人的语言说,“并没有给这个城市以新的精神”。今日,北京城内的众多府邸或被机关占用,或沦为大杂院,或改作寺院,或变作了私人宅院,有的仅剩几块老砖,有的残留几个石墩,有的被众楼包围,有的被改建得面目皆非,有人用“不伦不类”、“无人再识”来形容它们当不为过。元曲有词:“想秦宫汉阙,都做了衰草牛羊野,不恁么渔樵没话说”。

相比之下,恭王府是幸运的,它能从多个单位占用的大杂院中挣扎出来当出于多方的努力。1981年,国务院机关事物管理局在同有关单位的多次磋商的基础上,形成了《关于恭王府住户搬迁情况的报告》,报告中建议,恭王府内腾出的房屋无论产权属于哪个单位,均移交给恭王府,由文化部负责接收管理。在前几年恭王府开放纪念展的展出照片上,我看到了府邸腾出的艰难:填塞于各处的自建房,改装的花厅,胡乱拉扯的电线、随意而铺的管道,堆置在耳房的浴缸„„总之, 在从上到下的共同努力下,今天的恭王府被修缮一新,对外开放,让人们见识了封建社会王公贵族们生活的一部分,想必就是恭亲王在此居住期间,这座府第也没有现在这般漂亮整齐,管理得这般井然有序。

沧海桑田,几经变换,其实却不过百年。

北京的王府于我,在此之前只有些游览的零乱的记忆。我幼年与奶奶生活在北京东城,依稀记得我们之前与另两家合居于一个还算标准的京城四合院,两进院子但没有后花园,宽敞而规整。广梁大门、倒坐南房、垂花门、„„传统的建筑填充了我童年时代的记忆,并对它们情有独钟,多年后仍是十分喜爱。“回廊四合掩寂寞,碧鹦鹉对红蔷薇”,这是连同王府在内的所有京城人家共同追求的一种心态和境界。

可惜,老宅子终究湮没在北京的建设里。我清楚地记得在高三补课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大杂院,那是东城区文章胡同里的一座清代寺庙——法华寺,和北京许多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的古建一样被改建得面目全非,在一切向着现代化,标准化,高端化看齐的北京,它战战兢兢地日挨一日地挣扎着。眼见着,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东西在地面上越来越少,所以偶见一处老屋,都忍不住停下脚步探寻个究竟,凭吊一番昔日的主人。

最后以纳兰性德一首《采桑子》作结: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想想这些各归异处的王府,倒也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