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随想·江南雨
初三 散文 1612字 118人浏览 tb6011010173

江南的雨,总是秀气的。独自走在幽深的古巷里,忽的就飘来了一阵细雨。纤长的雨丝落在青石板上,斑驳了一个季节的暗影。我撑起青灰色的纸伞——只有这样的伞,才配得上这烟雨氤氲的江南——伫立在古墙边,那剥落的墙面昭示了它年代的久远。指尖在长满青苔的青砖上滑过,仔细的触碰着凹凸不平的表面,内心一阵惆怅。也许多年前,这座房子刚砌好之时,它的主要也是像我这样,站在墙边,仔细的抚摸着墙面,赞叹着它是多么完美的一座房子。然而,经过时光的洗礼,当年辉煌的历史已被时光滚滚的洪流淹没,凝成一块晶莹剔透的琥珀,在历史的沙漠深处,闪着莹莹的光辉,用苍老的嗓音低低诉说着多年前的故事。

雨敲打着黛色的屋瓦,一点一点,渐渐聚成一缕缕缓缓的水流,沿着瓦的凹面淌下来,滴在我的伞上,啪嗒,一声脆响悠悠的拨弄着我的心底平静的湖面。我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从水坑边走过,不经意往屋内一瞥——青翠的桂花树立在天井中央,院内的墙壁被粉刷得雪白,一群毛茸茸的小黄鸡在院内叽叽喳喳的嬉闹。还有一位老婆婆,在层檐下用稻草将青菜捆起来,不时抬头看看天上的雨。她的脚边是一只慵懒的黑猫。它懒洋洋的卧在主人脚边,舔着自己的爪子。一幅绝美的乡村画。我这样想着,缓缓离开,不愿打扰了这一份宁静。

走出这个宁静的巷子,来到了河堤上。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开得正旺,随意望去,视野范围内都是金黄的色泽。阴沉沉的天空则更衬出这一大片油菜花的明亮。那一抹明亮的黄,就像漆黑的夜里突然划过的流星,那么炫目,璀璨。沿着河堤缓缓前行,我突然听到洗衣妇在河边洗衣时的敲打声。向河边一看,几个中年妇女,绑着各式各样的头巾,一边笑,一边卖力地锤打着衣服。雨水使她们的头发紧紧贴在脸上,她们一边谈论着什么,一边恣意地笑着,欢乐的气氛使这清冷的河面笼罩了一层烟雾,朦朦胧胧的快乐,让我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哼起了歌,继续往前走,木板厂里传出叮当叮当的钉木头的声音。我站在门口,往里面张望。破旧的铁门上是血一般的铁锈,它趴在铁门上,向四周蔓延,让铁门蒙上一层岁月的痕迹。院子里,几棵高大的杨树已吐出新芽,嫩嫩的绿色,在雨帘中摇动,灵动而不失端庄。几个戴着白色粗布手套的中年男人,拿着锤子,仔细地钉着木板。几个五六岁的孩子从他们身边跑过,互相追逐。干净的眼神,如花的笑靥,充满幸福。我不由得想起我那单纯幸福的童年,那些简单又琐碎的小幸福,一次次的让我在梦中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那些笑容,干净甜美,纯净的像天使翅膀上的羽毛。轻柔的触动我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撩一下,再撩一下,于是幸福的微光便在我漆黑的心脏里弥散开来,照亮我的心灵。

不知不觉间,路已走到了尽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剩下墙壁的房子,屋顶已被拆去,雨肆无忌惮的落进去。古旧的木门上的油漆已脱落,留下交错的纹理。窗户上的玻璃也碎成了几块。空荡荡的居室里只有一张破旧的木床,墙壁上挂着一顶破草帽。木床因风雨的洗刷变得腐朽,草帽在唯一一点天花板的遮挡下不停摇晃,那上面布满了岁月的尘埃。几张蜘蛛网在墙角瑟瑟发抖,上面布满了雨珠。客厅里,已被人开辟成了田地,种满了我不认识的植物。它们在风中舒展开叶片,尽情吮吸着甘甜的雨露。这里的植物似乎长得更为茁壮。

目光落到了脚边的一丛野草上,小时候经常叫它“牛舌头菜”,因为它的叶片很像牛舌头。我不知道它是否叫这个名字,但它的确给童年时代的我带来了很多欢乐。我会经常摘下它们去玩过家家,把它们拼成各种形状,取上食物的名字,然后拍着手略带自豪的望着它们,小小的心里溢满了幸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撑着伞,立于江南朦胧的山水间,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心底滋生,悄悄蔓延,瞬间便扑天盖地的覆满我的心田。那是对这烟雨江南的迷恋。这灵动的山水,淳朴的风情,宁静淡泊的气氛,久久萦绕在我的心中不肯散去。雨停了,合起伞,带着一身朦朦胧胧的水汽,不留痕迹地从这典雅的山水画里抽身离开。回首凝望这座氤氲在烟雨里的小城,我一定会回来,带着温漉漉的江南梦,然后微笑着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