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人的想法复杂吗>
初一 议论文 2051字 169人浏览 sunshuaixxx

我在2012年的时候发了一个贴,标题为 <一个普通人的想法复杂吗> 今天凌晨的时候突发奇想去看回复 有一个人说了这么一段话 如下:送你一句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和普通人思想不一样的人,通常都会走一条和普通人不一样的路。我也是这样。和普通人不一样,那么就两种结果,要么大成,要么大败。不过不管大成大败,都一样会很精彩,至少不平庸。

做好你自己,保留一个纯真的自我。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正确的跟别人相处和别人交流也很重要,学着融入别人关怀别人顺从别人,所谓外柔内刚外圆内方是也。

不要总是显得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虽然你是对的,你是特别的,别人都是傻子,但是不要总是标新立异。屈原的故事知道吧,是个大能人大忠臣,结果怎样呢,不是投河自杀了吗,你不想这样吧。

这几年挥霍了也荒废了很多 尤其是老本行 很早就提到过 感觉自己具备一种独立人格 和可以聊天气的人只聊天气 和能够谈生活的只谈生活 和可以交流思想的人只交流思想且随性自然 不刻意做作 总的来说 我感觉一个普通人的想法通常是很简单的 他们不会或极少通过一个问题引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反问甚至是怀疑论 有太多的人和我是无法正常交流的 尤其是性格偏执者和喜欢先入为主妄加揣测和自以为是的人 我有一个糟糕的生活圈子和生存环境 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市井小民和被社会功利 愚民政策以及金钱物质所俘虏和腐蚀的青年. 中年. 老年愚昧者 他们一天到晚耍着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掌握着从老年愚昧者传承下来的所谓" 人生经验" 和在社会中领会到的" 游戏规则" 如鱼得水的在时代的舞台上撒泼打滚 有时候会想 中国几千年文化积淀下来的封建思想解放了他们的什么?性?还是奴性? 请允许我打心眼里发出一声 呵呵 。 俗话说得好 既要当婊子 又要立牌坊 披着“狗皮”的街道办民警 装着上流社会" 走狗" 的私企老板和靠裙带关系爬体制给" 领导" 舔脚的年轻人哪一个不是人模狗样的在生活中扮演着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说他们是“婊子”吧?可人家打心眼里觉得没错啊? 错的是社会 大家都这样 关我什么事呢?是啊。 这是你自己的生活方式 你有你的生活态度 可是你在我面前做脸做色 我说我有修养 忍了吧 。哟!蹬鼻子上脸了 .得寸进尺了 既然你不主动争取自己利益 别人干脆伸手自己来拿算了,拿了还一副就看你这脑残好欺负的眼神无比不屑的瞟你一眼 放佛再说:傻逼,我这是在教你做人 懂吗

我是太无所谓 无所谓到一些得了我好处的人还背地里笑我太愚蠢的人 无所谓到生活乱七八槽 一些狗眼看人低的自卑者排着队等着看我的笑话 记得以前在一本描述中国人的书里面看到过一句话:他们就是整天无所事事 贪婪又狭促的自卑者 满怀期待地等待着看旁人的笑话 从而获得从内心深处变态扭曲到高潮莫名快感

生活就是战争 既要战 也得争 里面有踩着别人头顶大呼到“ 做人要有尊严的虚伪者”也有披着“朋友”外衣把你当傻逼的无耻小人更有笑容可掬打着亲情牌的既得利益者 有形形色色 时好时坏 复杂贪婪的各种各样的人 生存的现实迫使你不得不去和这样的人们争夺资源 争取尊严 争抢机会 在这样的生存环境里 尤其是我这样的复杂矛盾的人更难以摆正心态 我看到了一些现象那些现象是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表象 一个普通人卑微渺小的全情投入到自己的角色里 过着自己习以为常的生活 憧憬着自己想要的将来 挣扎在物欲横流 趋炎附势的生活中 我很清楚我要的和他们不一样 我不是他们 我害怕变成他们 然而我又警觉的意识到我必须去学习他们所掌握的生活技能 必要去揣摩他们的内心想法 必然和他们殊途同归 然而我终将是孤独的 一如既往且别无选择的孤独

我无心去玩那些争名逐利的游戏 我的旅途是星辰大海 我的思想在世俗之外 然后脱离现实的轨迹太远 生活这根弦绷断了 于是我惊醒在末法时代的泥泞沼泽中 我要带上各种各

样表情生动的面具诡诈 谄媚 夸张 荒诞 正直 磊落 亲切 世故然后道貌岸然的出现在每一个别有用心或看起来像个好人的人面前 和他们交际 寒暄 走过场 这就是无聊透顶的现实生活

夜晚我的想法总是杂乱无章且消极 我自负深谙人性可我又一无所知 我不擅长别人的生活策略和求生技能 不擅长所有我不感兴趣的事情 我时不时喜欢通过文字的形式表现自己的内心 或装装逼打发时间 我不知道写完这篇日记以后是睡觉还是再干点什么 我不在乎公开我的想法或是应付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我打心眼里觉得这一切糟透了 一天到晚以为自己过得很好 有优越感的人比比皆是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然后堂而皇之的各种秀下限 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觉得自己明翻山了 人都是有优点的 在于你愿意不愿意去发现 或是不是一直盯着别人的缺点看 我常常犯着这样那样浅薄无知的错误 像每一个张着嘴就开始夸夸其谈的人一样 胡乱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和愤怒 然后现实的生活依然岿然不动下出它的下一步棋子 轮到我了 是弃子还是悔棋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难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