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了我的大学梦
四年级 记叙文 1152字 147人浏览 龟派气功00

圆了我的大学梦

深州 张群福

二零一三年九月,我手打了衡水电大的录取入学通知书(衡水电大列属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是衡水市唯一国家级现代远程教育开发大学)通知我九月二十四日带身份证和一寸彩照到电大报到入学,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我告诉本单位领导,尽量提前把自己担负的工作作出合理安排,做好报到前的准备。离开学还有十天,作为我来说算进入了倒计时,我的心情既不像小时候刚入学那样的新鲜,又不像少年时盼着过年(春节)的到来。逢盛世作为一个年近六旬的残疾人能去上大学真是在圆梦,离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就越按耐不住思绪万千。

我读中学时,正是文革后期,当时“读书无用论”影响着很多的同学造成辍学,初中七个班的学生到高中只剩下两个班,为数不多的学生各自有着自己的想法,有的想上学上半天也是摆上,也得回家种田;有的想家长有关系,能推荐上大学就上大学,不能上大学怎么着也得找个好工作;我的想法在同学中也占一定比例,反正学了文化知识是自己的。回想起来,各种想法都是受家庭的影响。

我所在的中学是原深县清辉头中学高中班,当时县中全部解散,各科老师都是从县一中、二中选备的老师,其中校长是县文教局教研室干部,还有一位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女老

师,个个教学水平高,认真教学,至今难忘。我是班里年龄较小,学习上心的学生,尤其爱好文科,语文老师每开一节新课,多数让我朗读课文,因此我必须提前扫清拦路虎,久而久之,语文课也就成了我的强项。上作文课老师命出作文题,就想给了学生们每人一块硌牙的硬骨头,每周两节作文课学生们没有一个不发愁哩,不过我还好一点,写作水平不高,总是能憋出十六开一张,我还参加了屋里兴趣小组。高中就要毕业了,我除语文政治成绩较好外,其他科成绩一般,就这样,过了毕业关。

高中毕业后,同学们有的保送上了大学、中专,有的参了军,有的托人找了工作,我没有关系不能上大学, 年龄不够十八周(虚岁才十七)不能当兵。七十年代初,高中毕业的很少,有人推荐我较好的工作,当场就有人提示,他家庭成分高,找个措词就让给别人顶替了。我的家庭出生虽不是贫下中农,也不是地主富农(父亲建国前入党参加革命,生前在藁城、枣强认知,母亲是抗日战争时期村妇救会主要成员,爷爷勤劳本分知书达理,积极加入农业合作社,我家早就是一个进步和睦家庭。)近几年国家将清明节列为法定节假日,我们兄妹四人和两个侄子两个侄女为我父母树了碑还撰写了碑文。

我七一年毕业,正值“农业学大寨”、城里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锻炼,我在生产队里和社员们一起 担水栽苗,推土拉

车,平整土地。当时战事吃紧,全民皆兵,劳武结合,持枪训练,我还真枪实弹打过靶。晚上村团部、民兵连组织青年搞活动,我积极参加,当年加入了共青团。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冬季生产队推荐我到粮棉油加工厂上班,负责村里新引进的锯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