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的父爱
初二 其它 1526字 253人浏览 海缸在路上

高三那段炼狱般的生活,像一块死死的把人遮住的透明罩,窒息的压抑。不知多少次,我被希望狠狠甩在尾巴上。我没有放弃,我惟一的期许就是要对得起如土地一样厚实的父亲。 父亲在家里排行老二,是家里惟一的男丁。爷爷去世那年,父亲才七岁,一个对事世懵懂的年龄。奶奶说爷爷去世的时候父亲没有哭,反而出奇的安静,奶奶说时眼中泛着泪光,我不知所以然,也懒得多想。记得奶奶去世那一天,泪流满面,紧紧抓住父亲的手,哽咽的说不出声来,她摸着父亲干燥而又枯黄的额头,静静地去了。父亲嘶嚎的哭了起来,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父亲的,记忆中最为悲惨的眼泪。那一刻,我懂了。 直到两个妹妹出嫁后,父亲才为自己做了打算,32岁才结了婚,这个可以想象也可以理解的。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不善言语的人,他很少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关心,人们都说父爱如山,我想大概也就是这个道理。父亲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地里,农忙的时候,甚至连吃饭都在地里。而立之年,白发早已占了半壁江山。父亲十分节俭,他很少为自己置办衣服,母亲拿着他的衣服补了又补,实在看不过去了,要张罗为父亲做件衣服,而每回都会被父亲拒绝,始终的理由都是,孩子还小需要钱。 渐渐我长大了,就像一个丰羽的老鹰,有展翅翱翔的冲动,想纵横在天地之间。高三的暑假我实现自己的理想,我被一个异地的学校录取了,全家沉浸在喜悦之中,看到了父亲空乏的眼中泛起的涟漪,我会心的笑了。离行前那一天晚上,妈妈炒了拿手的好菜,父亲拿来过年时姑姑送来不舍得喝的好酒,静静的喝着。突然高喊一声,把我叫到了眼前,我吃惊的不知所措。我紧紧促促走到父亲面前,心里没了谱。父亲从来就没有这样单独找我谈话,唯一的一次也是在奶奶去世的那天。静静的屋里,烟晕充斥着灰暗的灯光。灯光下父亲身影紧紧的抱在地上,混杂泥土气息头发下隐藏着抓深的让人心疼的皱纹,眼睛的光华也渐渐逝去。父亲让我做下,我下意思做了下来。父亲找了杯子把酒给我到上了,我们碰了杯。或许是借着酒劲,父亲打开了话匣子。 “孩子,到了外地,父母不在你身边,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你爹现在还能赚两个钱,你听到了没?” “知道了”。 “衣服要穿的板正的,多买几件新衣服,不要让那些城里人看不起咱“。 “嗯”。 “朋友该交就交,不要在乎钱,一百二百不算啥”。 “奥”…… 那一天晚上,父亲滔滔不绝说了太多的话,好像把隐藏在内心十几年的话都说了出来。我一直盯着父亲,竟然在他的眼里发现了泪花。暗淡的灯光下,父亲的皮肤出奇的黄,一时间,我发现父亲顿时老了好多。看到他走路蹒跚的样子,我眼里溢满了眼泪。从那一刻我懂的了父亲的爱,它隐藏在黑暗下,潜伏在酒杯里。 第二天的早上,父亲早早叫醒了我。载着行李和我,向汽车站驶去。父亲一路上没有说话,车子骑的安稳而又小心,背后看着他的肩膀,儿时像山一样硬实的肩膀,岁月摧残下,变得宽松缺失活力。不知不觉到了汽车站,父亲把行李去下来,嘱咐我早早的上车找座位。我坐在了窗前,看到了父亲,他的眼光突然变得好锐利,在不断的寻找我。两眼光一碰时,折叠在一起皱纹像村头的风一样舒展开来了,父亲安心的笑了,我也笑了。时间在继续,身穿西装革履的人不断涌来,在我面前走过,不知不觉感到那种光鲜特别的刺眼,反而父亲那件泛黄的外套显得格外的可爱。车子慢慢发动起来,我看着父亲,父亲也在目不转睛注视着我,深情的如川流不息的池水,在诉说千万个舍不得。司机冰冷的就像时间,他没有理会我们父子两,车子如箭一样飞驰出去,所有的一切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