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
初二 其它 653字 313人浏览 木紫52520

差不多到十二岁左右,城市开始逐渐扩建改造,很多老建筑老巷子计划被拆除。居民迁移到城市边缘的新住宅区,城市中心的马路两边留出来商业用。大院子和马路都在计划之中。旧宅拆掉,马路拓宽。人行道两边的老梧桐全部被砍掉,粗大的树木被一棵棵锯倒,只留着大个大个的树桩,树桩上的年轮一圈一圈细数自己曾经的落寞与现在的凄凉。看着老建筑上的大写“拆”字,内心突然觉得很悲凉,因为很多例子,曾经温暖的小巷里人与人之间的温馨与快乐,却在搬入高大的水泥森林的商品房后,突然变得淡漠,我想比物是人非更悲凉的一个词是:物非人更非。小巷里在落日余晖之时,有孩童的嬉笑声和各家各户饭菜的飘香,同在一个大院里,角落有布满青苔的台阶和赤锈的水龙头,有的院后有个小鱼塘,夏天可以闻到鱼草的草腥味,还有一枝枝白荷独立。

现在那里是一条宽阔平坦的水泥大路,路边种着细小的树苗。夏天太阳曝晒。两边耸起高楼大厦。除了车流疾驶,人行道上很少有人行走。它不再是窄窄的树影浓密的柏油马路。古老粗壮的法国梧桐,麻雀,昆虫,院落,话草,停在晒衣架上的蜻蜓还有很多,全部被时间冲刷得干干净净,就像一张没有留下底片的旧照片。只来得看一眼,就失去关与它的线索,只能用记忆来回忆它。新的城市出现,旧的城市消失。有些人曾记得一点点,有些人完全不知道。人为建设和营造的一切,凡此种种,终究不能存留和久活。没有什么能够经久不息,除了消失,消失才能永远,所有的记得都只是为了忘记。其实很多事情都很简单,包括消失和永远。我们与从前背离身来,背驰而去,既然无法将其铭记,倒不如洒脱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