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1
初二 其它 4548字 200人浏览 万传柳

1

浅谈《西游记》的艺术特色

赵学丽

[摘 要]:《西游记》作为我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最辉煌的神话作品, 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独特的人物形象、幽默诙谐的风格、巧妙的艺术结构, 构成了《西游记》讽刺艺术的主要特点。

[关键词]:独特 幽默诙谐 生动传神

2

浅谈《西游记》的艺术特色

一、独特的人物形象

《西游记》成功塑造了孙悟空等神话人物形象, 这些形象具有深刻的典型意义。他们既是我们在现实社会遇到的人, 又有经过想象夸张而出现的种种神奇色彩, 既有生活于社会之中人的特点, 又有某些动物的特点。作品将他们的社会性与神话性、人性和动物性天衣无缝地融合到了一起。

《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具有猴子的特征。他勇敢、聪慧、有正义感、斗争性强, 这又是人的性格和心理状态。他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 有七十二般变化, 可以永生不死, 极富于神话色彩。他无父无母, 本是花果山上的一块仙石孕化, 承受天地精华而生。随后他在“花果山福地, 水帘洞洞天”“不伏麒麟辖, 不伏凤凰管”, 又不服人间王位所拘束, 自由自在地生活。为获得长生不老之术, 求得不生不灭与天地齐寿的生命自由, 他四方求师, 终于学得一身高超的本领。随唐僧西天取经时, 他追求自由的本性并没有因此而灭。在去西天途中, 每当受到唐僧的窝囊气时, 他首先想到的是回花果山, 在孙悟空的心中花果山是一片自由的乐土, 对花果山的神往无疑是他对自由生活的渴望。孙悟空具有顽强的斗争精神, 自出生以来, 就不断地与天斗、与地斗, 与各种妖魔鬼怪斗, 从不屈服。他闯东海龙宫, 获得龙宫珍宝定海神针作为自己的武器。他大闹地府拿过生死簿, “把猴属之类, 但有者, 一概勾之”。大闹天宫的故事, 以无比的热情赞美了孙悟空的反抗精神和战斗性格。

唐僧是取经队伍的领导者, 他为取得佛教真经“普救大众”, 而排除万难去西天取经。在取经途中不论遇到什么困难, 他都没有动摇过取经的决心。同时, 唐僧又是一个严守佛教戒律的圣僧, 金钱、美色都不能动摇他的信念, 都不能破坏他的操守。但是, 唐僧又有凡人的弱点。他的性格缺陷是非常明显而令人讨厌的。首

3 先, 胆小怕事、懦弱无能; 其次, 不通情理、迂腐固执; 第三, 是非不分、喜听谗言。唐僧虽有种种缺点, 但仍是一个虔诚的佛徒。作者没有把他写成法术高超的神仙, 而是把他当作一个凡人, 没有把他写成十全十美的圣人, 而是把他写成一个有较多缺点的庸人, 这样唐僧的形象就比较真实可信。作者创造这个形象, 表示了对佛教的看法, 即并不认为佛教有无边的法力; 既赞美信徒的执著、热诚, 又不认为佛徒都是完美无缺的圣人; 同时也表示作者对人性的看法, 认为自私、懦弱、迂腐、偏听等等都是人性的弱点。

猪八戒是取经队伍中缺点最多同时又是最讨人喜爱的角色。这是因为:首先他“大节”是好的, 他是取经队伍中的一员, 而不是阻碍取经的妖魔。他还在当妖怪时, 并没有强占妇女, 而是上门当女婿。在取经途中, 他有过动摇、偷懒、逃跑的不光彩表现, 但在妖魔面前却始终没有低头屈服。他在取经途中, 天天挑着沉重的担子, 一直走完西天之路, 吃苦耐劳的精神令人感动。在战斗中, 他是孙悟空的得力助手, 黄风岭上八戒争先; 狮驼国八戒奋力破魔王。尤其是遇到水底妖精, 八戒更是充当先锋, “双手舞钯分开水路”, 在水底与妖精恶斗。在取经的事业中, 猪八戒建立了不小的功业。其次他有浑厚憨直的性格。猪八戒说呆确有些呆, 但有时是自作聪明, 弄点小诡计, 实则愚蠢, 结果是常常吃亏受罚。猪八戒这些呆子行为, 正反映了他的“童真”。他像孩童一般天真烂漫, 与当时社会的尔虞我诈、繁文缛节形成鲜明的对比。人类的本能和人性的缺点都相当集中地反映在猪八戒身上, 如贪吃、好色、贪小利、懒惰、缺乏理想与抱负等等。八戒贪吃、能吃, 以“吃”为人间快事。在高老庄一顿早点他也要吃百十个烧饼。猪八戒虽然当了和尚, 但好色的本性始终未改。他在天宫因戏弄嫦娥被罚到尘世, 但并未改悔, 直到取经之路即将走完, 太阴星君领着嫦娥来收伏下凡作怪的玉兔, 猪八戒竟然忍不住。猪八戒的缺点错误大多反映了人的本能欲望, 与“存天理, 灭人欲”的封建教条相对立。

沙和尚原是天宫玉帝的卷帘大将, 因触犯天条, 被贬出天界, 在人间流沙河兴风作浪。他使用的兵器是一柄降妖杖, 武艺高强、不畏强敌。经南海观世音菩萨

4 点化, 拜唐僧为师, 与孙悟空、猪八戒一起保护唐僧西天取经。沙僧比较憨厚、忠心耿耿。自放弃妖怪的身份起, 他就一心跟着唐僧, 正直无私、任劳任怨, 从不左顾右盼, 谨守佛门戒律, 是个典型的老好人。同时他也是取经路上不可缺少的人物, 因为他在取经集团中起着平衡作用。

《西游记》中的众多妖魔形象中, 写得最好的是牛魔王与他的妻妾。牛魔王不但有神奇的本领、倔犟的牛性, 而且也有丰富的人性。牛魔王与妻妾的纠葛很典型地表现了封建财主大家庭的生活, 他们的婚姻家庭关系具有丰富的社会内容和深刻的人生哲理。

二、幽默诙谐的风格

《西游记》具有幽默诙谐的风格, 作者穿插了大量的游戏笔墨, 使全书充满着喜剧色彩和诙谐气氛。这种戏言有时是信手拈来, 无关作品主旨和人物性格的刻画, 只是为调节气氛、增加小说的趣味性, 有时能对刻画性格、褒贬人物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有时也成为讽刺世态的利器; 还有的戏谑文字实际上是将神魔世俗化、人情化的催化剂。在第四十二回写悟空去问观音借净瓶时, 观音要他“脑后救命的毫毛拔一根与我作当”, 悟空只是不肯, 观音就骂道:“你这猴子! 你便一毛不拔, 教我这善财也难舍”。这“一毛不拔”就是顺手点缀的“趣话”, 给人以轻松的一笑。但有的戏言还是能对刻画性格、褒贬人物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再如第二十九回写猪八戒在宝象国先是吹嘘“第一会降(妖) 的是我”, 卖弄手段时, 说能“把青天也捅个大窟窿”, 牛皮吹得震天响。结果与妖怪战不上八九个回合, 就撇下沙僧先溜走, 说“沙僧, 你且上前来与他斗着, 让老猪出恭来”。“他就顾不得沙僧, 一溜往那蒿草薜萝、荆棘葛藤里不分好歹, 一顿钻进; 那管刮破头皮、搠伤嘴脸、一毂辘睡倒, 再也不敢出来。但留半边耳朵听着梆声”。这一段戏笔, 无疑是对好说大话、只顾自己的猪八戒作了辛辣的嘲笑。

在《西游记》中, 还有的戏谑文字实际上是将神魔世俗化、人情化的催化剂。像那神圣的天帝佛祖、凶恶的妖魔鬼怪, 一经调侃揶揄之后就淡化了头上的光圈或狰狞的面目, 与凡人之间缩短了距离, 甚至与凡人一样显得滑稽可笑。比如第七

5 十七回, 写唐僧受困狮驼城, 悟空往灵山向如来哭诉; 当佛祖说起“那妖精我认得他时”, 行者猛然提起:“如来! 我听见人说讲, 那妖精与你有亲哩! ”当如来说明妖精的来历后, 行者又马上接口道:“如来, 若这般比论, 你还是妖精的外甥哩! ”这一句俏皮话, 就把佛祖从天堂拉到了人间。后来如来佛祖解释唐僧等未送“人事”, 传白经时说:“经不可轻传, 亦不可以空取。同时, 众比丘僧下山, 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表家与他诵了一遍, 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我还说他们忒卖贱了, 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作者的讽刺艺术功底是很深厚的。

《西游记》高超的艺术成就, 首先原因是作家艺术功底深厚、艺术技巧娴熟。许多形成诙谐性的游戏笔墨是浑然天成的, 无斧凿之痕和拼凑之感, 正如李渔所说:“我本无心说笑话, 谁知笑话逼人来”。文思流畅如行云流水般, 正是作者运用游戏笔墨高超技法的表现。另外, 作品中的诙谐内容出自作家创造性的艺术构思。整本书的诙谐性描绘是艺术创作总体结构不可缺少的内容, 诙谐性笔墨与人物形象的塑造和故事情节的展开有着紧密的联系。作品诙谐性描绘的成功还在于作家有明确的、严肃的创作意图和创作主旨, 即通过诙谐性描绘, 寄托作者的褒贬和爱憎, 体现作者的愿望和理想, 并体现作家纯正的、高尚的审美情趣。这正是李渔所提的:“于喜爱诙谐之处, 包含绝大文章”, 是“善戏谑兮, 不为虐兮”, 使人们从中获得富有意趣的启迪。吴承恩在讽刺、嘲弄虚伪、丑恶的世态的同时, 也没有忘记对作品正面形象缺点的嘲弄和批评。如猪八戒, 作者通过对他的贪吃、贪睡、贪财、贪色的漫画式的描绘, 善意地嘲笑他的世俗心态。同时, 还严肃批评了他的自私。如三打白骨精时多次说谎、进谗言、嫉妒、诬蔑孙悟空, 怂恿唐僧把孙悟空赶走。作者在诙谐中寓讽刺,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构成了《西游记》讽刺艺术的主要特点。

三、巧妙的艺术结构

取经故事是全书的主干, 本身又包括四十一个小故事, 其中每一个小故事也都有相对的独立性。因此《西游记》可以说是许多个短篇小说的连缀和组合。但是由于结构上经过作者的精心安排, 这一百回仍然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取经故

6 事统一于共同的克服困难的主题、统一于共同的主要人物性格, 如红孩儿、过子母河、过火焰山这三个故事, 由于其中出现的妖魔红孩儿、铁扇公主、牛魔王具有亲属的关系, 它们在情节上联系了起来。

《西游记》的结构优点主要在于贯串在这条取经主线上的一些独立成篇的故事, 写得曲折巧妙、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这与《西游记》奇幻诙谐的总体美学风格是一致的。吴承恩善于通过故事来描写人物、组织故事及安排情节均甚见机杼。他在处理这些幻想的故事的时候, 以突出孙悟空的英雄形象为中心, 尽量做到使其矛盾尖锐、情节紧张、生动有趣、富于变化。很多故事写得精彩, 如大闹天宫、收孙行者、收猪八戒、偷吃人参果、平顶山葫芦装天、过火焰山、过盘丝洞、无底洞遭困等。以“过火焰山”为例, 他和杨讷在《西游记杂剧》里的处理就有很大不同。杂剧是以自然矛盾为主, 把取经人和妖魔的矛盾放在次要地位。孙悟空和铁扇公主恶战一场, 结果孙悟空败走, 转而求告观音, 观音差水部诸神降雨灭火。这实际上是以解决自然矛盾的办法来达到目的, 孙悟空和铁扇公主的矛盾没有展开, 这一线索在情节中显得游离。吴承恩采取了另外一种处理办法。他一方面固然也强调自然矛盾, 并不放松对火焰山的描写, 另一方面则把矛盾中心转移到取经人和妖魔之间的矛盾上。孙悟空只有战胜铁扇公主取得了那柄芭蕉扇之后, 才能保唐僧通过火焰山, 这个根本性的变动有利于正面展开对孙悟空斗争精神的描绘。在杂剧中, 铁扇公主没有丈夫, 因为孙悟空无礼对她调戏, 她才不肯借扇, 这样的处理损伤了正面人物的性格。吴承恩则把铁扇公主的身份处理为“牛魔王的妻, 红孩儿的母”, 因为要报“害子深仇”, 才坚决不肯借扇, 这样矛盾就更为尖锐。铁扇公主在吴承恩的笔下又不是一般的女妖精, 因此, 孙悟空得以利用她对牛魔王的感情骗取了芭蕉扇。吴承恩大大加强这方面的描写, 使孙悟空这一人物的英雄品质得到了光辉的表现。

7

[参 考 文 献] :

[1]〔明〕吴承恩. 西游记[M].北京:知识出版社,1996.

[2]张天翼. 西游记研究论文集[M].北京:作家出版社,1957.

[3]刘荫柏. 西游记研究资料[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4]鲁迅. 中国小说史略[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