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高一 读后感 2796字 242人浏览 1008牛

《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追风筝的人》是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的一部小说,小说讲述了两个阿富汗少年关于友谊、亲情、背叛、救赎的故事,小说不仅表达了对战争的控诉、还对阿富汗种族问题和宗教问题有深刻的反映。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故事情节,小说以第一人称的角度讲述了阿米尔的故事。阿米尔生于一个富裕家庭。哈桑是阿米尔的仆人。阿米尔和哈桑是好玩伴。社区中一个仰慕纳粹的普什图族孩子阿塞夫和阿米尔、哈桑发生冲突,哈桑用弹弓维护了阿米尔。后来在一次风筝比赛中,阿塞夫性侵了哈桑。这一切被阿米尔看到,但由于怯懦阿米尔没有挺身而出。之后的日子里阿米尔由于无法面对哈桑故意陷害让父亲解雇了哈桑。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1981年爸爸带着阿米尔迁到美国旧金山居住。阿米尔在美国上大学,毕业之后成了作家。2001年,父亲的朋友拉希姆·汗从巴基斯坦给阿米尔打电话,让他去巴基斯坦,因为“有办法重新做好人”。原来拉辛汗在阿米尔父子走后, 去哈扎拉贾特找到了哈桑及其妻子,他们一起回到喀布尔管理阿米尔家的大房子,哈桑还得子索拉博。后来塔利班枪毙了哈桑及其妻子。索拉博进了孤儿院。拉辛汗希望阿米尔回去喀布尔救索拉博,但阿米尔不愿意。拉辛汗于是告诉阿米尔,哈桑其实是阿米尔爸爸的私生子。阿米尔最终经历千辛万苦救出了索拉博。

读完本书触动最深的就是心灵的背叛与救赎。小说是以倒叙方式展开的叙述,“晌午的骄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数十艘轻舟在和风的吹拂中漂行。我抬起头,望见两只红色的风筝„„”漫步于旧金山一处公园里的阿米尔,在看到这两只红色风筝时,一个来自记忆深处的声音突然间在脑中响起:为你,千千万万遍。这正是童年的伙伴哈桑,那个兔唇的哈桑,那个追风筝的人曾对他说过的话。阿米尔原阿富汗的富家少爷,哈桑虽是仆人却与他情同手足,风筝比赛后的一件让人不堪回首的事,让哈桑被迫离开了。即使是离开了阿富汗,与父亲一起逃往美国已经成年的阿米尔,他也不能原谅自己当初对哈桑的背叛,并且为自己当年的怯懦自私感到自责和痛苦。为了赎罪,阿米尔阔别多年的故土寻找哈桑。斗风筝比赛是阿富汗的一个古老风俗,每年冬天数以百计的孩子都会参加喀布尔的风筝大赛。“若有风筝被割断,真正的乐趣就开始了。这时,该追风筝的人出动,那些孩子追逐那个在随风飘扬的风筝„„对追风筝的人来说,最大的奖励是在冬天的比赛中捡到最后掉落的那只风筝。那是无尚的荣耀。”12 岁的阿米尔和11 岁的哈桑也参加了比赛,哈桑是阿米尔的助手,帮他收放风筝线,而且哈桑还是一个追风筝的高手,“在风筝跌落之前他总是等在那个它将要跌落的地方”。找到那个被割断线的风筝。在哈桑的协助下,阿米尔割断了其他竞争者的风筝,赢得了比赛。为了让他得到“无尚的荣耀”,哈桑高喊“为你,千千万万遍”奔向风筝掉落的方向,要替他把风筝追回来。哈桑顺利的找到了那只被割断的蓝风筝,却遇到了恶少阿塞夫及其追随者,为了保住风筝,哈桑受到了他们的凌辱。而这一切,都被躲在巷口的阿米尔看在眼里,“我张开嘴,几乎喊出来。如果我喊出来,我生命中剩下的光阴将会全然改观。但我没有,我只是看着,浑身麻木”。没有去救哈桑,阿米尔也想“为哈桑挺身而出———就像他过去无数次为我挺身而出那样”。但是因为怯懦和自私,他牺牲了哈桑,转身离开了。哈桑惨痛的屈辱为阿米尔留下这只蓝色风筝,留住了这个可以让阿米尔和父亲走近的媒介,而把创伤留在了心。违背了朋友和手足情谊的阿米尔,却自私地以为“阿塞夫说的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免费的。为了赢回爸爸,也许哈桑只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我必须宰割的羔羊”。但是内心的愧疚感让阿米尔无法面对哈桑,“自那以后,哈桑搅乱了我的生活。我每天尽可能不跟他照面,并以此安排自己的生活。因为当他没在旁边,房间里的氧气就会消耗殆尽。”然而他并没有主动地去承认错误,而是为了消除这令人无法呼吸的罪恶感,在明知道父亲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偷窃的情况下,栽赃哈桑是个小偷,将自己的手表和钱塞在哈桑的

毛毯下面。哈桑父子离开了庄园,选择了隐忍。善良的哈桑和阿米尔的卑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尽管阿米尔还会为自己犯得过错感到愧疚,可是他不知如何能得到救赎,只是选择用卑劣的手段去掩饰错误。对于哈桑的善良和忠诚,以及为他所付出的一切,却是逃避的,反映出的是这阿米尔残酷、扭曲的人性。

和父亲一起逃到美国的阿米尔,开始了新的生活,父子二人相依为命,他终于获得了渴望已久的父爱,慢慢长大成人后,他还读了大学,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并且实现了自己的梦 想,成了作家。但是有些事却始终无法让人忘记的,“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新的生活、新的环境也不能抹去曾经的记忆,怀着深重罪恶感和愧疚感的阿米尔,终于明白要想得到心灵的救赎,就要直面曾经的过错。他回到了离开多年的阿富汗,这个已经变得满目疮痍的故乡,去寻找哈桑的儿子、寻求心灵的救赎。“那些久远的负疚和罪恶感再次刺痛了我,似乎说出他的名字就解除了一个魔咒,将它们释放出来,重新折磨我。”当拉辛汗对他提起哈桑时,阿米尔的愧疚感又一次让他感到了窒息,一些尘封已久的秘密更是让他如坠深渊,原来哈桑的真实身份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我今年三十八岁了,我刚刚才发现我一辈子活在一个他妈的谎言之下!”这样的事实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他也终于明白了父亲为什么会那么地相信和关爱哈桑。“我和爸爸的相似超乎原先的想象。我们两个都背叛了愿意为我们付出生命的人。我这才意识到,拉辛汗传唤我到这里来,不只是为了洗刷我的罪行,还有爸爸的。”接受和 原谅了父亲对母亲的背叛的阿米尔,重新找到了成为“好人的路”。他找到了沦为阿塞夫玩物的哈桑的儿子索拉博,看到当年羞辱过哈桑的阿塞夫又在羞辱哈桑的儿子时,阿米尔心痛 不已,这一次他没有怯懦的逃避,而是“像个男人一样挺身而出,勇敢地迎接阿塞夫的不锈钢拳套,为了心中的哈桑,也为救赎曾经的罪过”,阿米尔被打得肋骨断裂,上唇也撕裂了,就像哈桑的兔唇一样的时候,他却大笑不止,“自1975 年冬天一来,我第一次感到心安理得„„我体无完肤,但心病已痊。终于痊愈了,我大笑”。在阿米尔的心中,哈桑将永远是忠诚和善良的代名词,这个人物就像飞的高高的风筝,让他渴望,让他追寻。救出哈桑的儿子等于是追到了心中漂泊已久的风筝,重新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他以这样的方式对过去进行赎罪,寻求心灵上的救赎。

胡塞尼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的是一幅充满悲壮色彩的阿富汗历史图景,作为阿富汗文化的象征和小说主线的风筝贯穿小说的始终,在这个令人潸然泪下的故事中,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共鸣,从《追风筝的人》的人物身上我们可以找到自己的契合点,每个人都会经历由年少无知到长大成人的过程,每个人都会犯错,阿米尔最后得到了救赎,是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