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我佛也错
初一 散文 1279字 133人浏览 kezky

清楚的记得是初中的课堂,视线穿过洞开的玻璃窗,阳光很温和,几只鸟雀扑闪在秋天黄绿相间的泡桐树叶间,高朗的天,安宁的空气里,石子路上有稀疏的人影,从背后递过来一本书,摩挲得柔软的封页上有几个大大的字:《撒哈拉的故事》,被书中美丽的文字所吸引,被一个个梦幻般的故事所吸引,也被世界之外的世界所吸引,那一天开始,我沉迷,惊异于外面的美妙,也惊异于有这样的一个女子,长得并不漂亮,但生活得如此无拘无束漂亮洒脱&&从此,我记住一个清淡悠远的名字:三毛。

芸芸众生里,很多人是活给自己看的,而这个精灵般的女子,是活给自己看的,她的文字里的故事,就是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梦,透过欣喜、悲泣的心帘,粒粒珍珠串起的是生的感动、死的豁达、爱的深刻、泣的无助&&那样的晶莹闪烁而又微微颤抖,纤手轻轻一撩,是生命悸动的片片色彩,让人心痛得满心牵挂。

时光流转,我记挂的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精彩的故事,一首溅起浪花的歌。《梦里花落知多少》让我哭泣无数次,疼痛无数次,我留心她的一切:希望她遇到生命中的另一个荷西,慢慢尘缘扫尽,那瓣瓣花开,抚平一个一个残缺的梦,了却她哭对冷月的苍凉。在溢满爱的心上,在载满柔的弦上,在写满痛的笺上&&残花落满尘埃,前尘往事皆成空,将是一种怎样的心痛与哀伤。

一切的一切,是怎样的一种委婉抽泣无声、泪湿残妆,一样的秋天,一样的天空,年年哭泣的是同一个人,而人生、命运、宇宙却衰落得如此泪眼迷离。

携带爱慕的眼神,卸下疲倦的漂泊,期望,爱,从头再来,慢慢疗伤。可却是迟疑与犹豫,尘世的纷扰、琐碎的庸俗,爱,已经失去了温暖、透明、粉红的味道,从小唱他的情歌长大,从雨季的台湾唱到多情的西班牙,从碧蓝的大西洋唱到金黄的撒哈拉,心中的爱人啊,给你的为什么是幸福的失望?

一生浪漫的爱情,写给了草原,写给了他的歌,因为爱,草原上遍开金黄的花儿;也因为爱,这份迟来的、热烈的、邂逅的爱,他只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心凉好个秋啊!

那个伤心而灵异的女子,在橄榄树下,只是伤、只是痛、只是等,只是不停地唱他的歌&&

因为爱而漂泊,因为漂泊而爱,那个童年时代就总是追问生命本原的女子,决绝地将情缘垂钓,钓起的是一枚又一枚青涩的橄榄。

十七度的梦里花落,十七度的梦里哭过,是宇宙长河里一闪而过的眼,你用 不同流俗的方式在星辰上写了一行字:因为生,所以爱;因为爱,所以生。

我读你,也懂你,以一种漂亮的形式结束了你的旅途。爱得深了,所以想平静;爱得倦

了,所以想依偎;爱得空了,所以想离开。你来时空空,去时洁净,只是心中装满了爱,却无可相依相偎。

我心中美丽、可人、至情至性的三毛啊,少女时代与你结缘,便无法忘却。因为你,我行走远方,鸡鸣时我撑篙起航,晨光中依稀有你黑亮的目光。

我一夜一夜地想:你和神神交,和佛结缘,你是佛派来人间普渡众生情缘的吗?

我摇了摇头:你是佛祖手中那朵花,佛祖微笑时,你便欣然开放,世间就会梦里花开;佛祖默然时,你便敛然肃容,世间就会梦里花落。

永不忘怀的三毛啊,天涯孤旅,浮萍漂泊,你成为我远方挥不断的风景。

我永远只会懂得:梦里花落我心落寞,我佛也错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