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茵——为了忘却的纪念
初三 散文 2073字 73人浏览 河南洪峰

前记 我不知道忘却是不是人的劣根性 阿茵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四年了 而我还苟活在这人世间 我还记得她吗?还记得她的事迹吗? 我的眼里还有当初的泪水吗? 这行将忘却的纪念„„ 我出生在湛江海边的一个小县城里 小时候的日子是在玩泥巴和看小人书中度过的 父母关系不好,经常吵架,压根不理我 他们任凭我在尘土中打滚,在似懂非懂的小人书中摸爬 一直到上小学 上小学后我很乖 很听话 每个学期都是三好学生 因为 我不想让我的父母失望 我希望他们知道 他们的孩子很乖 他们没有必要吵架 我天真地认为 只要我的成绩好 他们就不会吵架 他们就会在有空的时候 带我上一下„„ 城里的公园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么回事 当我拿着一百分回家的时候 他们的吵架声并不会因此而停止 他们摔东西的次数也不会因此而减少 每当他们摔东西的时候 我就会钻到床底下 使劲地捂着耳朵 模模糊糊听见母亲一边摔东西

父亲一边牛吼似的在叫 “泉儿,躲远点,别砸着你„„”

小时候的日子总过得很慢 当我把家里的那一堆小人书看完的时候 我觉得我长大了 尽管我那时才12岁 我觉得我不能再钻在床底下了 听了十二年摔东西的声音 我再也不想听了 我听不下去了 我开始不再拿一百分 开始不再按时归家 开始去人多的地方混 我跟那些小痞孩打架 拉帮结派 把他们打哭 而我 很少哭 或者说 从来不哭 因为我知道 哭,也没有人理我 小学要升初中了 可我的成绩是全班最差的 从四年级时的全班最好到升初中前一刻的全班最差 我的父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他们无所谓 他们开始在生意场上赚了点钱 他们便把我送到了整个县城最好的中学 一中 一中是最好的学生和最有钱的学生的集散地 好学生没有钱 有钱的不是好学生 这个道理原来很浅显

我自然也不是好学生 我遗传了我父亲的样子

长得很斯文 上初中后 我还戴上了眼镜 不过 那是拿来玩的,我压根没有近视 我长得不错 而且小小年纪就有号召群雄的那种气势 这跟小时候不断的打架有关 全班甚至全年级的小混混们都很服我 我和级里的另外三个男生合称四大金刚 他们是阿俊、阿进和阿武 还有„„阿茵 阿茵是长得很漂亮的那种女生 五官精致 肤白如雪 一头长发,时而扎起来,时而放下披在肩上 她是全级的级花 但是我不知道 为什么 她会跟阿俊他们在一起 而且 形影不离 当我加进他们四大金刚 并真正一起出去吃第一顿大餐的时候 我就真正地喜欢上了这个精致的小女生 她很活泼,也很脆志 她喜欢挑拨我们 为她而争斗 我们五个人好死不死一起坐在课室的最后一排 我们上课时一起吃零食 一起向老师起哄 一起在英文老师俯下身教banana 的时候 看她的胸部并大叫 我们明显比其他的同学长得高大 也发育地更早

我和阿俊他们可以和高中部的同学打架 并把他们打哭

像小时候一样 我们还经常带上阿茵 让她看我们和别的学校的小流氓干架 阿俊有个大哥是黑社会的 而我的伯父是小县城里有名的老板 没有人敢惹我们 阿茵喜欢挽着我的手臂 拿她纤细的手指在我的掌心上划字 我问她划什么 她就笑,很莫名其妙地笑 我想她是喜欢上我了 但年纪轻轻怎么会懂得什么叫喜欢呢 我不懂,估计阿茵也不会懂 阿茵还喜欢阿俊 她喜欢叫阿俊做俊哥 而叫我做四眼仔 每次我看到她和阿俊亲热一点 我的心里就酸得要命 气得坐立不安 阿俊最喜欢拿这个揶揄我了 还常常顺手把阿茵往我怀里推 这时候的我,往往脸红得要命 实话说 那时候四个人我打架最厉害、最狠 也最聪明 我的右勾拳很有力 曾经一拳把一个家伙的鼻子打歪 并为此赔了不少钱 (但我现在已经完全羸弱了 我的手只用来写字和在电脑上打字) 而且只要阿茵在场的时候 我就打得特别起劲 我觉得这是我表现自己的 唯一方式 荒唐而快乐的日子过得很快 越快乐越堕落

也许道理就是这样 人总是在自我麻醉满足中消耗掉了时间和自我

我们四个和阿茵 成绩都很差 差到一塌糊涂那种 但 我们在学校和在那个小小县城里的名气却越来越大 但我们挥舞着砍刀第一次出去“劈友”的时候 我才15岁,初二 我们那个小县城治安不好 兵贼一伙 黑帮成行 天高皇帝远 谁管得了这个 (悲伤不可自已,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