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作文:夏·埋葬的记忆
初三 记叙文 1934字 45人浏览 askandanswerbj

高一作文:夏·埋葬的记忆

高一作文:夏·埋葬的记忆

高一(14)班王原渊

你们是夏日繁盛的香樟,扎根在我温暖的心房。

——题记

夏天似乎才刚刚过去,正午的影子依然短小地拓在地面上,可是一眨眼,就是寒风凛冽的冬天。飞鸟躲藏在厚厚的落叶深处,剩下一声一声遥远的鸣叫,被冻僵般地贴在湛蓝的天壁上。

我都那么久没有想起曾经陪伴在我身边的你们了。

我也没有想起曾经在我身边陪伴我那么久的你们了。

那些女孩,教会我成长。

那些男孩,教会我爱。

他们曾经都是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天使,然后消失不见。可是,我不相信他们是天使,他们是世间最普通的男孩和女孩,所以我就一直这么等待着,因为我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回来找我,教会我更多的事。

时光的洪流卷过来,我被带走了,被时光带着一路流淌冲刷,冲过了四季,越过了山河,穿过了明媚的风和忧愁的雨,而你们却一直留在我的十五岁,一直站在我的回忆里,站在我的思念中,站成了几棵会微笑的香樟树,一直飘零。 叁

我喜欢站在高处,看整个城市匍匐在我的脚下,看所有人的悲喜夹杂着尘世的喧嚣,一起冲上高高的苍穹,看阳光笔直地洒下来,镂空所有人的躯体和灵魂。

一个人总是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我也可以不再想念你们了,只是在和人打球的时候,还是会抬起头闭上眼睛想只有跟你们一块儿打球我才笑得最开怀。

我也可以在下雨的日子里不再心情沮丧了,只是路过Cawaii 的门口,还是会看到一些背着书包的初中生,在那一瞬间,我还是有些微微地想念你们。 我也可以一个人回家而不再害怕了。

我也可以在黄昏的时候安静地翻着同学录,看着上面你们干净的笑容而不再哭泣了。

那些关于我们的记忆,我都可以心平气和地对待了。

这些都是我们曾经的岁月里失败的事情,我们的友情、爱情、彼此的牵挂、彼此的怨恨,都败给了伟大的时间。我面对着自己失败的过去也会微微地沮丧,可是,这些也是无奈的事情。正是有了曾经的你们,让我在以后的生命里,变成更加坚强的人,变成更加成熟的人,变成世界上那些拥有幸福的众人中的一个。因为你们就是我的幸福啊!

现在,你们就这样散落在岁月的风里,音容笑貌,无可怀念。

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东西,总有一天会面目全非。

我知道你们都走远了。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只是说如果。

如果有一天,我伤心难过的时候,你们会回来看看我么?

知道么?在我心中,你们都是那么可爱的人!我骄傲我们曾经一起走过了完整的三年。

只是,那些说过的话,随着这一季的风飘到了远方,只剩下你们在我心中刻下的传奇,在风里扩展成无调的歌谣,不断在我的耳畔回响。

在经过漫长的日子以后,你们又会带着怎样的心情来回忆我呢?

这些都是这个冬天里被我反复想起的问题。

大片的时光如浮云一样飘过。我们的过去单薄地穿梭在蓝天之上。

我们都忘记了,以后的日子还有那么漫长,漫长到我们可以重新喜欢上一帮人,和他们做朋友,就像当初喜欢你们一样。

可是,真的可以像喜欢你们一样地去喜欢他们么?

我才不信呢!

那些埋葬在记忆深处的痕迹,只有你们可以刻出来。

那些令人窒息的黑夜,只有你们的笑容可以把它照亮。

那些寒冷的风雪,只有你们的存在才能为我遮挡。

那些软弱的时刻,只有你们的话语可以给我力量,在你们的手掌里,所有那些看上去无法抵挡的重创,都会慢慢平复。

那些快乐的岁月,只有你们可以给我。

可能是我以前任性,总是觉得世界黑暗,一切都不可原谅。可是在日光安静地流转的日晷上,在雨水滂沱的山路上,在野花绵延不断开遍荒原的时候,在季风一年一度的带来雨水的时候,一切都像是贝壳在岁月的冲刷中褪去了硬壳,露出了柔软的内部,孕育出散发光芒的珍珠来。

这是成长么?

这是我一直觉得黑暗的世界么?

怎么会有如此善良和美好的面容呢?

你们,有一天不约而同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教会我原谅和宽容,教会我,哪怕遇见再大的挫折,再大的失落,最后,都可以在岁月的手中,在时光的变迁中,被完完全全地治愈,你们说:时间是伟大的治愈师。

这是件神奇的事情。

也只有传奇般的你们,可以教会我这些在我以前的生命里,从来不会学会的事情。

只是现在你们都走远了,像是天使,回归遥远的天国。回过头去,那些曾经在一起的痕迹都变得模糊。

尽管曾经那么用力的在一起。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不想长大的小孩了,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喜欢流泪的软弱的人了,我也已经不再会因为一些无关的人无关的事而伤心难过了。

因为在内心深处,埋葬了太多关于你们的记忆,温暖的。它们顺着四季里不同的风向,绵延不觉地吹进我的身体,在血液里流淌出一种叫做宽容和原谅的东西。

我站在那个宁静而久远的夏天里,用深邃得穿越季节的目光,在心中刻下更为深邃的记忆,然后,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