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初一 记叙文 1431字 249人浏览 dtaixb4ever

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六年前的夏天,我背上背包走进了大学的校园。都是刚从高中走出来的丫头片子,脸上充满了稚嫩,开心了就笑,难受了就哭,谁也没有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情绪。等到某个室友生病的时候,大伙总是掏出自己的全部药物储备来对症下药。

“那个谁你是发烧还是流鼻涕啊?咳不咳?我这里有白加黑!”

“拉肚子吗?我这里有泻立停。”

“感康效果也不错,你要实在不想吃那些药,我这还有板蓝根哦„„”

“喝开水吗?我给你倒吧,你躺着别动。”

“是啊,你就好好休息,等会我们吃饭的时候给你带回来。”

这样的时刻,我总是忍不住流眼泪,一个是思念家乡的亲人,一个是感动好姐妹的照顾让我觉得有家的温暖,纯真的关切和爱总是会暖人心间。

工作了之后,同学各奔东西,集体投入了社会进行炼狱,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家庭,忙这事业的没时间联系了,忙家庭的更是没时间联系了,偶尔联系一下寒暄几句,再甚者彼此充当一下精神垃圾桶的角色。大家关心的问题也就集中在“你现在工资多少啦?”,“你现在当上什么干部啦?”,“你男人找的工作怎么样啊?”,“你们准备买房买车了吗?”,而很少有人会问“你最近开不开心啊?”,“近期看电影了吗?”,“有没有去哪里旅游啊?”,“你早上一般吃些什么啊?”,虽然我自己也是不喜欢繁琐的一个人,但是一旦正常的生活都变成了变相的“金钱聚焦”、“权利聚焦”的时候,却使我暗自神伤。

昨日,从南京回到公司总部,一老友约我见面聊天,闲来无事我就去了,作为一个长者,他总是在工作上给我很好的建议,在精神上给我鼓励,生活上也时常给予我帮助,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忘年之交。在晚上吃饭的时候,碰巧几个部门的主任都是安排在假日值班,便约了一起去了。其实当时的心理是有压力的,和友人一起吃饭我可以没有压力,但是一旦多出几个领导,时时刻刻都要照顾到酒桌上的气氛,这里面技巧性很强,弄得不好容易冷场。由于年纪最小,资历最浅,酒算是我喝得最多。之后他们在房间打牌,我偷偷关上门瘫软地赖在卫生间的地板上。稍稍清醒一点的时候,骑着电瓶车就往家赶,平时迎风骑车会觉得很冷,也从来都是双手扶着手把,这时的我却无比的潇洒,浑身热血沸腾,单手扶把,等到自家门口转弯处时,“砰”的一声撞了,我脸紧贴着地面一动都不想动,内心有一个声音跟自己说“亲爱的,没事的,先稍安勿躁,等你想动的时候再动”,过了几分钟,我站起来走回到家里,一抹嘴角居然出了血,脸上隐隐作痛。老爸老妈嘀咕了几句把车推回来了。我把自己锁在房间,一看脸颊、鼻子、眼角、额头、下唇都擦破了,伤口还在流血。自己擦了一擦,泪流满面,找了个仗义的朋友倾诉了一番便也满意的睡了。

今日,一大学同学和我联系,聊得时候就说到我摔了这件事,她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接下来问我怎么撞的,我轻描淡写说了下,她急切的说道,“都是领导吗?不错呢”,“和领导在一起不能喝也得喝”,“努力加油啊,有这样的机会”,也不知道是我不知道克制自己还是内心太不堪一击了,当时就恼火了,直接斥责她现在太冷漠,不关心我伤到哪了,不关心我伤得重不重,不关心我现在状态如何,甚至还鼓励我继续加油喝酒,为了金钱和权势这点牺牲是值得的。

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兴许是随着年纪的变化,人必须跟着社会的潮流来变化?人内心那最纯真最温暖的部分应当被冷冻?我只想说我需要温暖,我需要关心,我需要爱,我需要真实,我需要内心的宁静,我需要平静的生活。也许真的是我变了,变得不再适应这样的大环境了。但是我乐意我选择的这样状态,我愿意奉献出我内心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