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曹操这一历史人物的评价
初一 散文 3222字 34150人浏览 遗忘红殇

一代枭雄——曹操

“功首罪魁非两人,遗臭流芳本一身。不识英雄真面目,横看成岭侧成峰。”曹操,是个令人争论不休的人物,有人说他是英雄,也有人说他是奸贼。英雄和奸臣的两种说法,都是只重一面而忽视另一面。英雄注重了“雄”(能力)而忽略了正义性,奸臣则没有突出能力。因此,我们说“奸雄”是对曹操的最好评价,既肯定了曹操的能力又对其事业的非正义性作了论断。

曹操是一个文武双全的英雄人物。他才华横溢,能诗擅赋;他是一个合格的军事家,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策略长期打压吴蜀联盟,从而奠定了曹魏集团的军政基础。在治世,他会成为一个出将入相的能臣。奈何东汉纷乱,他只能成为一个雄踞一方的霸主。乱世的奸雄,治国的良相,护国的将军,人中的龙凤。

这就是曹操。他可能是历史上性格最复杂、形象最多样的人。他聪明透顶,又愚不可及;奸诈狡猾,又坦率真诚;豁达大度,又疑神疑鬼;宽宏大量,又心胸狭窄。可以说是大家风范,小人嘴脸;英雄气派,儿女情怀;阎王脾气,菩萨心肠。看来,曹操好像有几张脸,但又都长在他身上,一点都不矛盾,这真是一个奇迹。实际上,曹操是真实的,也是本色的,包括他的奸诈、狡猾、残忍、暴虐,都表现得从容不迫,落落大方,真诚而坦然。这实在是一种“大气”。

曹操确实是很大气的。读他的诗和文,常会感到他的英雄气势。哪怕是信手拈来,嬉笑怒骂,随心所欲的短章,也因有一种大气而不显粗俗。尤其是他的《观沧海》,是何等的气势:“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样的诗,确非大手笔而不能作。曹操毕竟是乱世英雄,对于生命的毁灭,他比谁都看得多。他的感慨,是多少要带点终极关怀的意味的。

曹操实在是聪明。在一个人人都说假话的时代,最好的武器就是实话实说。这不但因为实话本身具有雄辩的力量,还因为你一讲实话,西洋镜就拆穿了,讲假话的人就没辙了,他们的戏就演不下去了。当然,曹操这样说,并不完全出于斗争策略,还因为他天性爱讲真话,说实话。即便这些实话后面也有虚套,真话后面也有假心,有不可告人的东西,也隐藏得很自然,不露马脚。甚至哪怕是说假话,或者说一些半真半假的话,或者是把假话藏在真话的后面,也讲得坦荡, 讲得流畅,讲得理直气壮。可以说,曹操这个人就连撒起谎来,都是大气磅礴的谎。

对于曹操,不同的人对他有不同评价。唐太宗评价曹操说:“临危制变,料敌设奇,一将之智有余,万乘之才不足”。毛泽东写词赞道:“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毛泽东也曾经说过:“曹操这个人懂得用人之道,招贤纳士,搞五湖四海,不搞宗派。他还注意疏浚河道,引水灌溉,发展农业生产”。司马光评价曹操说:“以魏武之暴戾强伉,其蓄无君之心久矣。乃至没身不敢废汉而自立,岂其志不欲哉?犹畏名义而自抑也。” 易中天评价曹操:“大

家风范,小人嘴脸; 英雄气派,儿女情怀;阎王脾气,菩萨心肠。”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这就是曹操最能突出自己野心的一面,他可以错,但是他的部下不能错,有句歇后语就是曹操杀吕伯奢——将错就错。为得天下,挟天子以令诸侯,此为孟得之雄才大略之体现,他不急于求成,知道韬光养晦,不挣一时之得,深谋远虑。

但只从曹操的一个方面去评价曹操,这样不行。曹操在历史上有他不好的一面,但他也为国家奉献过,他也有丰功伟绩。他讨董卓,统一北方所有军阀,使得北方在三国时期得以太平,而且曹操在统一北方后,为经济生产的恢复和社会秩序的维系有着重大贡献。在内政方面,曹操创立屯田制,命令不用打仗的士兵下田耕作,减轻了东汉末年战时的粮食问题。

三国动乱时期,才人辈出,战乱不断。袁绍掌握青、冀、幽、并四州,雄霸河北,气势强劲,孙策占据江东,如果没有曹操这个人,不知当时会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那么就会加剧当时的战乱。

别人怎么看曹操我不管,曹操是我最喜欢的历史人物。曹操的诗歌,还有他的智谋,都让我钦佩。“驾六龙,乘风而行。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这就体现了他想一统天下的野心。“周公吐脯,天下归心。”这说明他希望天下的人才都为他所用。他的《观沧海》是何等的有气势。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就能说明曹操有常人不能有的智谋。望梅止渴,表现了曹操的聪明才智。官渡之战,曹操以少胜多打败袁绍大军,这说明曹操能征善战。赤壁之战虽然败了,但是他能很快的稳住军心,这说明他治军有方。在关键时刻他知道休养生息,这说明他能审时度势。但是,我不可否认,曹操在历史上有过暴行,他曾以为父曹嵩报仇为由,屠杀徐州和从雍州、凉州逃难过来的手无寸铁的百姓十几万,“泗水为之不流。” 战争是残忍,而百姓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成为军阀之间征战的牺牲品。曹操的此举确实为他在后人的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形象,也在自己心中留了阴影。对于曹操是政治家这一点,我觉得有些不对,他屠杀百姓十几万,这点说明他不是真正的一个政治家。

“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曹操乃真英雄也!他大气、深沉、豁达、豪爽、洒脱、风趣、机敏、随和、诡谲、狡诈、冷酷、残忍,实在是一个极为丰富、多面,极有个性又极富戏据性的人物。所以,曹操既有奸诈的一面,又有坦诚的一面。他的奸与诚统一于“雄”,他的善与恶也统一于“雄”。

曹操就是曹操,他从不隐藏自己想一统天下的野心。一直以来,世人都知道曹公想统一天下,成就霸业。天下贤士都去投靠,赤壁之战时,曹操拥有水陆两军百万,良将千员,谋士就更不用说了。

这就是曹操。遇事审慎,临危不乱,且多有决绝之举。初平元春正月,袁绍等官员连兵讨伐董卓。曹操在丹阳招幕兵丁四千余参战。走到龙亢发生兵变,叛卒火烧曹操帐篷。仓促之间,曹操沉毅冷静,敏锐决断,手持利刀奋杀数十人,镇定了局势。

这就是曹操。胸襟博大,乐观宏达,且多在危难之中见精神。胜不骄,败

不馁是他勇武气质的又一大特色。征乌桓迷走沙漠生死攸关,唯曹操能想出使将士望梅止渴而战胜自我脱离险境的妙策。这种置生死于度外的乐观精神正是玉成一世英雄的根基。赤壁大战,曹氏惨败,狼奔豕突之中仍能不失将帅之风范,笑指江山,畅言地利,高度集中地体现了曹操的鸿鹄之志。

这就是曹操。性格的复杂性和多重性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地展现和融合。所采取的手段和措施又是非法理性的独断专制残酷无情。曹操渴仰贤才,广纳善良,不止一次地下过招贤令、求言令,确实给当时人妖莫辨的污浊社会吹进一股清新之风,让有报复于天下的能人才俊看到了一线希望。曹操用人唯才,对蔡瑁张允卖主求荣,一时利用,但心中早有处置;而对张辽等人的弃暗投明,他慧眼识才,对其重用;更在晚年时期重用司马懿。曹操广屯田,修水利,倡节俭,轻徭薄赋,抑制豪强,为天下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但无休止的争权夺利,无意义的军阀倾轧又惨杀了大批降卒和劳力,更深地加重了百姓的痛苦,阻滞了社会的进步。

这就是曹操。曹操多才多艺,不仅在军事上是一个统帅,在文学、音乐等等艺术方面也多有自己的创见。曹操是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先头兵,他应该有一个辉煌的结果,无论是内容和形式都应该是充实的圆满的,但是他矛盾的本性决定了他在关键问题上决断的底气不足。当时的天下大势,的确需要曹操来作一个果决地亮像,倘若果真如此,后来的历史必然是另一番景象了。但曹操却没有这一点真勇敢,他是牢牢立足于旧基础上的花朵,徒有灿烂之色,根子却是腐朽的。所以,曹操的鞭挞宇内只不过是清扫历史殿堂的必然行为,他本人充其量不过是个尽责的“佣人”,一个新旧中接力长跑时期转换过程持第二棒的中间接手而已。这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曹操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个英雄,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三分天下有其一,关东义士首起兵。屯田数载就黎明,官渡一站挫傲军。豪气万古观沧海,漫漫长路短歌行。千古霸业传百世,唯有英雄堪比君。”曹公啊曹公,你走了,你在人们心中确实一个纷争,你留给世人的有事一个接一个的迷。可悲啊!可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