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之家
六年级 其它 746字 74人浏览 shan1990feng

糖果之家

别人都说自己的家像温床,像港湾。我说,我的家像糖罐,全家人扮演着不同的糖果角色。

妈妈——酒心巧克力

妈妈在家中掌握生杀大权,所以她将酒的辛辣和巧克力的甘甜发挥到了极致。她严格的时候,就像给我灌了满满一口的酒心,那股辛辣的气息会使人感到强烈的压迫感。有一次,我给妈妈看成绩单,妈妈一看大发雷霆:“为什么才考69分!”我一听,忙将成绩单转正——96分。妈妈立刻多云转晴,说道:“乖儿子你想吃点什么?”呼,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弟弟——口香糖

弟弟超级黏人,他属蛇,一见到我就像蛇一样缠了上来,又像口香糖一样粘上了我,而且不分场合、地点和时间。尤其是冬天,让人睡觉也不得安宁。说也奇怪,这个属蛇的家伙,连身子的温度都堪比蛇一样的凉。一到冬天,他睡觉时一定要在我身上蹭暖不可。他的目的达到了,我却因此变成了“冰棍儿”。

爸爸——薄荷糖

老爸这个人十分古板,从我记事开始,就没舍得给我甩一个笑脸,如同一片薄荷,冷冰冰的。但回味他的话,还是有一丝甜蜜夹杂在里头。以前,我一受伤就会啼哭,妈妈便会来哄我,可爸爸只会在一边冷眼相待。我以为他不爱我,所以对他冷淡起来。一天我正在翻箱倒柜地找资料,偶然翻到几本笔记本,好奇心促使我翻开看看,只见发黄的纸张上记录了我从小到大的生病记录。原来,爸爸很爱我,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爷爷——牛奶糖 慈祥的爷爷,一向是小孩子们的保护伞。无论我们犯了什么错误,爷爷总会笑呵呵地“教训”我们。小时候,我和弟弟还不懂事,经常跟爷爷开一些小玩笑。爷爷不恼,还笑呵呵地说:“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看我不教训教训你们。”说完就往我和弟弟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两下,不仅不疼,还能解痒。所以我和弟弟还会一边笑一边闹,甚至做着鬼脸翘着屁股等着爷爷再施家法。

这便是我的糖果家庭,说说,你家又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