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湖畔我的茶馆
初一 散文 2054字 78人浏览 九霄神鹰

西子湖畔,我的茶馆

西子湖畔,我的茶馆

是谁撑着一把油纸伞,穿越多情的季节。寻觅江南繁华的旧梦?是谁品一盏清茶,倚栏静静的远眺,等待下一个季节的莲开?是谁乘一叶小舟,在明月如水的霜天,打捞匆匆流逝的华年?又是谁,折了一枝傲骨的寒梅,书写俊逸风流的诗章?这明净如玉的湖面,是否徜徉着古人暗淡的背影?那池亭水榭间,是否收藏了昨日遗失的风景? 对了,那个手持禅杖,芒鞋破钵的僧者,云游去了哪里?那段千年的白蛇故事,到如今,难道只留一地落花的叹息?如若可以相聚,纵算是孽缘也值得用心去珍惜,也许是经历太多的轮回,尝尽了人世诸般滋味,再不想计较,那一次断桥的相会,是有意的幸会?还是事与愿违?多少人一往情深地赶来赴会,却发现,追寻的其实只是一出古老的戏曲!远处的断桥横落在湖与岸之间,流转的回风仿佛穿越千年的时光,那个被悠悠岁月洗涤了千年的传说,清晰而玲珑地舒展在西湖的秀水明山中,那一柄多情的油纸伞,是否可以挽留他们匆匆流逝的旧梦?! 千年的情节其实早已注定,留存下的确是永恒的传说,那些撑着雨伞,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又将落入谁的梦中? 那晶莹的雨珠,是苏小小多情的泪吗?遥想当年柔情似水的一幕,苏小小与阮郁那场凄美的一见倾心,仿佛为西湖又增添了一抹温馨的色彩。她书写过多情的诗句,采折过离别的柳条,流淌过相思的泪滴。在庭院深深的江南,月光为她铺就温床,那无处可寄的魂魄,完完全全地融进西湖的青山碧水,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抚慰她人世的情怀,不负她一生的依恋。 “欲将此意凭回棹,报与西湖风月知。”那一袭清瘦的身影,是落魄江湖的白居易吗?他几时看淡了名利,寄意于山川水色之间,留情在烟波画影之中,做了寻风钓月、纵迹白云的雅客?也许,只有西湖的山水才能将他半世的风霜解读。 寒风吹过的季节,语言失去了色彩,寂寥的岁月,山水遗忘了诺言,在倾泻千里,风起云涌的历史面前,西湖在深秋,选择了沉默„„晶莹的雨点落在了如镜的湖面,又瞬间在水中消融,消融为西子湖里清透的寒水,点染着有心人灵动的思绪,成就了那“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花魂诗境。一阵风吹来了,我忘了,风也有影,它走过西湖的春夏秋冬,如今又拂开西湖冬夜的寂静,流溢着疏梅的暗香。放鹤亭中,还有一位清瘦的诗人,静守着这段心灵的宁静,如同月色守候着西湖。 那断桥之畔,多少文人墨客带着诗风词韵,舒展着今时的灵感——在古意盎然的西湖寻寻觅觅,又在繁花似锦的都市走走停停„„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相信前因后果的?我不记得了。我的前世是什么?是伶人?是诗客?还是,一只白狐?佛说:“前世五百年的修炼,才换来今生的擦肩。”每一天,我都与许多路人匆匆擦肩,每一天,我都与许多众生结下不解的宿缘。我想,我是有幸的,有幸在今生可以用如流的笔墨写下美丽的心情,尽管流年往事,多少姹紫嫣红,都被菲薄的光阴给无端辜负;多少赏心乐事,都被莫名关在深深庭院。既然留不住已逝的青春,错过了昨天的那枝花,又怎能再错过今朝的这壶茶?!有时候,大把大把的文字,不是为了给某个故事埋下深沉的伏笔,只为了在众生的心底,栽种一株菩提。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是否我今天走的路,就是你明日的归途?人说,爱情是个棋局,是个谜题。不解?我是你前世一直无法破解的棋局,你是我今生永远不能猜透的谜底?当真如此?请让我下注和你一生相依,哪怕典当过往所有的奇迹,哪怕变卖从前全部的记忆,都在所不惜。无须询问我的前世留下了什么印记,原谅我无从记起,唯有一件事依然清晰:隔了一世的光阴,我命定的人,还是你!

突然的想法,如果可以,请让我在这西子湖畔开一间茶馆,我想象着每一天都会有不同的客人,各自品尝一壶喜爱的茶,而茶,也甘愿被那沸腾的水冲泡着,在杯盏中开始和结束它一生的故事„„茶馆里,应该有被岁月洗礼过的门窗、桌椅,还有——款式不一的茶壶、几幅古老的字画、几枝被季节打理过的鲜花„„茶馆里的生意也许很清淡,但请相信,在这里,浮华被关在门外,只有几缕阳光和细微的尘埃,静静地落在窗台、桌上、还有茶客们的衣襟上。客人喝完茶,又要匆匆地赶往人生的下一站,无论前方是宽阔的大道还是狭窄的小巷,都风雨无阻。而我。不要赶路,这茶馆,就是我的栖身之所,让我可以在这里,静守简单安稳的流年,然后,从容不惊地老去,陪伴我的,还有那抹不去、老不尽的江南„„ 都说世事错综复杂,其实,再迷乱的路,都有清晰的脉络,有时候,不过是有心人故弄玄虚,让迷路之人看不清前方而已。一个年华初好的人,愿意用青春去换取钱财,一个年华老去的人,却希望用大把的钱财来换取青春,总有人抱着游戏的心态在人间往来,没有谁可以在花街柳巷里参禅悟道,在滚滚烟尘中修身养性。我们总是为过去的昨天悼念,为未知的明天担忧,又任意蹉跎着每一个今天。多少浮华,多少梦幻,多少惬意,多少坦然,终会随风散去,化作尘土。活在今天,活在当下,方不负这用浓浓世味熬煮的茶。 一程山水一年华,一世浮生一刹那,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