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瓜得豆,且问知识如何改变命运?
初二 记叙文 2209字 34人浏览 yu丶qing

种瓜得豆,知识如何改变命运?

清明节回老家给父亲扫墓,从墓地回来的路上,不禁又想起陪护父亲住院的

日子。

父亲站讲台一辈子,说他桃李满天下,可能有溢美之嫌,教坛耕耘三十载,

送走学生一茬又一茬倒是真的。人们常说,孔圣人曾有贤人七十,弟子三千,单

从数量上看,父亲和孔老先生比,也不相上下。父亲生病住院期间,一拨又一拨

的学生来到病床前看望他,那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那些学生,从年龄上看,有

的已头发花白,步履蹒跚;有的则正值盛年,英气勃发。从生活处境看,有的春

风得意,事业辉煌,驾私家车,持信用卡,衣着光鲜,目光自信,步履沉稳;有

的身居要职,气派不凡,至少在咱们这个小县城可以呼风唤雨;有的做小买卖,

属于引车卖浆者流,起早睡晚,或聊以糊口,或小有积蓄,买房购车尚在规划中;

有的则潦倒失意,捉襟见肘,甚至靠吃低保度日。我也曾经是父亲班上的一名小

学生,对那些师兄师弟的故事,有的也略知一二。

最先来看望父亲的是他在一所名叫新城中学教的学生,名叫王福。这王福是

当时学校里的混世魔王,毫不夸张的说,王福没有那一天不打架生事的,学习成

绩一塌糊涂,三年初中,他数学没考及格过,他最经典的数学答题是1/2+1/

2=2/4。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不看好他。勉强混到初中毕业,王福加入了南下打工

的行列,从建筑小工干起,做过保安,收过废品。海南建省,他在海口市郊倒腾

一小块地皮,淘到了第一桶金,一发而不可收,如今资产以亿计。汶川大地震,

他一人就捐款50万。据他说,手下用的博士生、硕士生可以办一个班。王福上

学时,因为太顽皮,没少挨父亲的批评,我还记得,父亲有一次还用尺子打过他

的屁股。如今,这顽主竟成了标准的钻石王老五,开着奔驰,手持iPhone ,显

得沉稳老练。我也看出,他来看望老师的心意是真诚的,他一再询问要不要到上

海、北京之类的大城市去看看,在老师病榻前,他也很低调,临走时,偷偷的在

我父亲的枕头底下塞了一个信封,我们也没有十分留意,他走后,我扶父亲坐起

来打点滴,才发现那信封里整整齐齐的装了3000元钱。王福走后,父亲感慨不

已,倒不是因为他给了3000元钱,我知道,他感慨的是他教书时,一直不看好

的学生,后来竟也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他批评得最狠,甚至责打过的学生,

倒是人情味最浓的。

后来,来看望父亲的人当中,有一个叫孙广才的学生,给我的印象最深。他

给父亲送来了一篮鸡蛋。父亲刚开始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姓啥名谁。他穿着那种老

式的黄军装,光脚穿一双黄球鞋,看起来,好像80年代的退伍老兵。还不到40

岁的人,目光呆滞,满脸沧桑。只听他瑟瑟缩缩的说了半天,才让父亲知道,他

叫孙广才,父亲一听说这个名字,一下子老泪纵横,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我也

逐渐将有关孙广才的记忆碎片慢慢复原。上个世纪80年代,孙广才曾经在父亲

执教的桃红小学读书。那时的孙广才是整个学校的骄傲,他上小学四年级,写的

作文被父亲拿到我们五年级班上当范文朗读。三好学生,学雷锋先进个人,各种

竞赛的奖状贴的满屋都是。孙广才,一路高歌,先是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初

中,三年后考上地区的重点高中,然后上了重点大学。他也就成为我们十里八村

家长教育孩子的一面旗帜,一根标杆。大学毕业后,他被分到某市海关任职,不

到五年,因放纵走私,收受贿赂,锒铛入狱。前任妻子在他入狱时离婚了。他刑满释放,回家种田,无奈,在邻居撮合下与本村一寡妇结婚,年龄大了,外出打工也不好找工作,寡妇带来一个儿子,那孩子外出打工,去年刚结婚成家。孙广才与那寡妇又生了一个闺女,才上小学。一家人守着几亩薄田度日,日子显然过得紧巴巴的。父亲和我都看出他生活得窘迫,一篮鸡蛋真是他最诚挚的心意了,也不知省吃俭用多少天才积攒下来的。父亲觉得它胜过钻石王老五给的3000元。老人家感动亦感慨,示意我在他临走时给他一些钱。我把他送出医院的大门,偷偷的把500元钱塞给他,还是被他发觉了,他再三推辞,怎么也不肯收。

最让我不好评说的是,来看父亲的有一位政府官员。他也曾经是父亲最宠爱的学生,学习成绩优秀。父亲在改革开放以后,又干他的老本行,被上级调到中学教英语。这位师兄当初就因为英语成绩特好,深得父亲喜爱。他也是从咱们乡村走出来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大学刚毕业就被分配到当时的行署给某专员当秘书。不到3年就下派的某县挂职,又在中央党校研究生班镀金三个月,政府网站的官员履历上赫然写着“研究生毕业”。据说,现在已是副县级,他像领导访贫问苦似的来到病房,和父亲热情的握手,并且也让秘书送上一束鲜花,当然也有慰问金。就差没有随行记者摄像报道了。我不明白,那位秘书怎么会那么殷勤的给他的老师献花,又不是你的老师!我的这位师兄,在向老师汇报自己的进步时,也没忘记告诉老师,他现在已经享受县处级待遇了。最近,咱们这个小县城的前任县委书记摊上事了,省纪委约他谈话之后,他的问题已经移送检察机关进入司法程序。坊间传说,我的这位师兄可能屁股也不很干净,不知真假。我从内心祈祷,愿他平安无事!和尚不亲,帽子亲,毕竟我和他是同门师兄弟呀!

从乡下回来的路上,我就在琢磨:人们常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个朴素的真理在当今的教育实践中怎么变成了种瓜得豆了?如今人们还常说,“知识改变命运”,知识真的能改变命运吗?那么在我的这几位师兄身上又是怎样改变他们的命运的呢?看来,能改变命运的不仅仅是知识,似乎还有另外的因素,那些因素是什么呢?这是我们这些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应该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