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失去花样年华
初一 散文 1534字 159人浏览 misakikimono

哥哥失去花样年华

哥哥虽非亲哥,却是从小玩到大的,每年都有寒暑假四个月的时间在一起形影不离。其人高高瘦瘦,比我长六岁。我还天天在电子游戏里傻乐呵时,他就谈起他接连不断的恋爱了。今年回家我们又一起相处了几天,年后回南方不久再次想起他,实在不禁觉其已直逼中年。

四年前

有女友之后,哥哥学会了隐身法,所以一睹嫂子确然不易。记得那是个冬天,我刚收到当地日报的样报,拿在手里回家时看见了他们。然后我们在连锁牛肉面馆里吃饭,两个“小长辈”显是还不太习惯这种“三角关系”,纷纷收敛眼内秋波,一致对我出语相逗。不幸反成为焦点,我只好细嚼慢咽„„

嫂子漂亮,尤其眼鼻,给人种优雅的感觉,是香港影星关之琳的那种大方。在一家声讯台工作,声音也自然不差。我那时情窦初开,哪晓得爱之残酷?所以是真心实意视其为嫂子的。

而后来他们依然是分了。作为一个名字,在这里不妨称她为A 。

两年前

哥哥恋爱如走马灯。青春年少,傲意妖娆。于是我渐渐对其中之事也不再关心,除兄弟

间的吃喝玩乐,也埋藏了对哥哥那份儿事的兴趣。哥哥则也不那么严肃,对于他对象的事儿,长辈们便亦是同样懵然无知。直到一天,他正式的领回来一个女子。

初见外表上的观察,是不漂亮的。马虎算作普通。几次接触后,对内在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叼蛮任性,爱耍性子。长辈们身经百战慧眼如炬,自然也如此达成了共识。那时妈说了句当时我不大理解的话——这样的女的以后过日子行,能管住你哥。

那时我还没来南方,这位嫂子在我的书柜还借了不少本儿书,有些是我珍藏的。当时我想,哥哥的风流终于要在我的身上刮掉点儿血肉了。但没成想他们的关系却维护到了今天。这里称她为B 。

现在

过年回家下了火车便给哥打了电话。告知到家了,让他有工夫就过来找我玩。过几天他单位终于放假,晚上约我出来吃饭。

烧烤城。五个人——我、哥、哥的朋友(男,我也认识)、B ,B 的朋友(女,从没见过)。长方桌子,哥哥自己守一头儿,余下我和他朋友一边,B 和B 朋友一边。B 正和哥闹别扭,自顾着和朋友吃喝,不甚理他,并牵连至我们,态度明显非常。

于是我心里不大舒服,便也索性不理她们,只和哥与其友胡聊闲侃,然后大吃大喝而已。暗自奇怪我走一年多来哥竟没换女友,并综合最初对B 的感觉和此次她餐桌上的表现,心下给她评分评了个不及格。

几天之后在姨的家里,姨和妈妈谈起哥哥的将要面对的结婚问题。谈及我都“相”过的A 和B 时。姨从床底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有一盒巧克力和一张贺卡。姨说这是前不久A 给哥作生日礼物的,说自己年纪大了不懂年轻人说话是什么意思,让我看一看。贺卡上写着——“即使做不成恋人,我们也是永远的好哥们!生日快乐。——你的A ”。把这个结合他们的故事,我告诉姨,A 还是爱着哥哥的。于是姨颇为叹息,说A 是个好女孩子,只是哥哥却瞧不上相不中她。

但姨夫是喜欢B 的,第一次见过B 之后便认定了这个儿媳。我想是出于对婚后生活的考虑吧——B 任性而善计算,大概可把哥哥管得服服帖帖,把家里计算的肥水尽收。但哥是不可能考虑这个的,其当然另有原因,只能问月下老人了。

折腾

B 此女把哥哥弄的神魂颠倒,回南方前我又见识了一次。下午说好来家玩儿,结果夜里十一点钟才到。后来从旁人口里得知,当天是一直陪着B 。北方大风凛冽,闹别扭,好几个小时B 一句话都不跟哥说。后来干脆连车也不上,哥只好在零下10多度还刮着大风的外面陪她。又是好几个小时。

任性如此难寻第二,而被折腾者心甘情愿。冻的透透的哥在家中的热气里缓过来点儿时我看着电脑前打游戏的他的背影,忽然有了个念头。于是一算,都已经29岁了。

三十而立,而立之年不远矣。何处再寻那青春年少,傲意妖娆。等下回回家时,恐我是连外甥都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