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曾经叫无缘
高一 其它 1773字 122人浏览 齐鲁潜龙

凌乱的思绪,总是把零星地片段回忆,置身于梦乡的神往,置身于现实以外的美好,这么多天,眼前总是也时不时地,有一刹那的恍惚,是否是自己的幻觉所致?是否是自己的夜有所思所致? 夜已经进入了黑的宁静,一弯橙红色的月亮,像一个顽皮孩童的笑脸,挂在视线偏西方向的半空中,那一柱月光正好射成直柱,从窗户口的空隙倾泻进来,照在她犹豫的脸上。 尘封不久地那些零散的记忆,像一本岁月的心情日记,静静地躲在一旁观看着,默默地替她的主人,奉献着心灵的那一份祝福。 可是,美好地东西就像彩云一样的易散,就像玻璃一样的易碎,那些曾经的美好,梦断的环绕,沉睡在现实与落定之间,轻拂娇容唇畔地眉角,仍留下那些不肯离去地,曾经地一丝丝笑意。至今,在心底里记忆里,仍留有挥之不去的余香。 内心时常空洞洞的,就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随之,又被一双无情地手摔回去一样,那些曾经地美好,那些曾经地意乱,如同耳边的音乐,变得有些幽远,我的曾经啊!是否你——也时常有过我的内心感受,就象我时常地感受你一样。 心情如同秋日的小草一片茫然,患得患失的思绪,患得患失的曾经,相同的彼岸,不相同的地域,相同的郁闷,不相同身处环境,相同的牵挂,不相同的确实,相同的梦境,不相同的定格。 不是所有哭过的人,全部都痛苦过,不是所有痛苦的人,全部都选择哭泣,不是所有爱流眼泪的人,心总是太软,不是不爱流眼泪的人,心总是太硬,不不是不爱烦恼的人,总是没有忧伤…… 在你面前,总是有意或无意地忽略,心底里地那份异样的感觉,在你面前,总是刻意去隐藏内心的那一份热烈,在你面前,总是匿名那份心底里的牵挂,在你面前,总是想隐藏心底里的那份真实,在你面前,总是把自己扮成是一副,不可侵犯地铜墙铁壁,在你面前,总是把自己的心门关的太谨慎,在你面前,总是有意不曾给你留有一丝的奢望…… 我的曾经啊!你知道吗?或许,你从来都不会知道,那都是伪装给你一个人看。 无数个不眠之夜,无数个不眠的思绪,无数次地想,我们可以当做从来没有认识过,我们就当从来都没走进过彼此,我们可以作为一个最要好的朋友。 可是啊!为什么内心深处,从来地还是那样的牵挂你,还是那样的放不下你。知道你的生活很凄清,知道你,也理解你此时的感受,可自己又怎能有信心,有能力放下那所有的一切,卸下那无奈的伪装……? 是否那个一直向你吐露心扉地她,是否在另一个世界,你还会一如既往的关注她,就像关注她幼稚地文字?是否你的生命不曾有过她,是否你还在她的生命中徘徊?否之她是不是还会成为你生命的深刻,你的今生的知己? 明明白白你的心,这一连串的文字,顺着你地指尖瞬间的滑出,刹那间双眼一片朦胧,鼻子酸酸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也扑扑地狂跳了几下,颤抖着有些发硬冰凉的指尖,打出了一行小字,感谢人生有你。 于是,连忙给自己找了一个假借口,此时,只觉得周身凉冰冰地,就仿佛自己置身于一个没有暖阳的冬天,一个人在哪懂冻得瑟瑟发抖。但是,却发现并没有人去驻足理会。 那些带有咸味的泪水,转瞬间却泪雨滂沱,它们却毫不理会,现场是否会观众驻足观看,真心希望台下的观众是你,而不是冰冷地没有生命的方形屏幕,真希望那些那些带有咸味的泪水,是顺着你的脸颊流淌,再打湿你胸前的衣襟,而不是顺着自己的额前淌下。 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地冷并不是天气的原因,也不是外在的人为关系,她的这种冷与外在没有任何的牵连,就像水里游着的鱼儿,天上飞翔着的鸟儿,它们一生都毫不相干。 一切或许都是命运早已注定好的的,一切或许早已成为永远的定格。所以,人生只有选择命运。所以,或许早已注定已没有了退路,自己本从来都不相信命运的,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又不得不得向命运做出无奈地妥协,很多地事情,是我们不愿意去做的,是我们不愿意去面对的。但是,我们还得无奈地去接受它。 你只属于你的人生,我知道的,你从来都不属于我,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你不小心,被你驻足了好久的一个过客而已。 你的彼岸,或许,不是我的此岸。我的此岸,或许,已是你的曾经。你的尘埃,我的落定,你的所有苦与痛,内心真地愿与你一起承担,哪怕你以后,有了人生的归宿,哪怕你以后的人生,有了一个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