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记
五年级 记叙文 3205字 509人浏览 leopauld

登山记

吴远军

很少参加登山运动, 年轻时候曾和班里同学爬过一次庐山, 久远了, 印象也就模糊了. 前些时有朋友相邀说是去爬山, 我也应承了. 但妻要求我把房子卫生搞一下,没去成. 后来的一天, 学校组织下午去南阳爬山, 我去了, 怕人说我孬. 那次爬山有印象, 不太深刻, 原因是心里惦记着家里的一些小事.

11月22日, 陈校长又组织爬山, 这次要爬的是庐山. 得到消息, 不算太激动, 总觉得年岁大了, 怕是爬不上去的. 要是累的跟上班似的, 回家又不好交代(平日里常窝在家, 没怎么出门, 要心安些.) 但我觉得总归要去, 幸好晚上妹打来电话, 我借机大声说我要去九江没时间, 算是请了假.

早上出门比较早, 妻还在家, 大约她是听到我和妹电话了,这周六我是不会做中午饭, 她自己早早的就把米淘洗了, 按了预约. 菜也切洗了, 只等中午下了班, 抢时间给在一中读书的儿子做饭.

从瑞昌出发到九江莲花费了不少时, 都是等车等人. 我们一行有37人, 算是浩浩荡荡了. 山脚下也堆了不少的人, 有全家出游的,有朋友相伴的,有情侣同行的;特别多的是九江学院的学生,一大群一大群的;看上去也有象我们一样由单位组织的登山活动。大家衣着不一, 都像是做好了登山的准备:有背着包带着各种各样吃食的; 也有空着手的, 像我. 柯海燕老师跟我说:三哥, 去买瓶水吧, 不然上去会渴的, 吃的东西我都带着. 我就去买了水, 放进黄少曦老师的背包里, 自己空着手. 等一切就绪, 已是9:30了, 要开始了. 柯老师又教我不用太快, 保持匀速, 一定要上顶峰. 我听了她的话. 上次爬山我抢了一段路, 觉得喘气很粗.

天气很好, 是适合登山的日子.

从“莲花洞”登庐山是沿着莲牯路一路向上,要经过“好汉坡”。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莲牯路是人们上庐山的主要山道,也是九江市最经典的一条登山路。它从莲花洞,经竹林巢、好汉坡、月弓堑而通往牯岭街,山道全长约9公里,海拔高度从90米上升到1070米,道宽约丈余。与其它登山路相比虽然路程略远些,但路面要宽敞许多并有明显的石阶,坡度总体看也不算太陡。9点半爬山算是正式开始. 我就沿着登山道拾级而上,一路上我不紧不慢,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约莫10分钟后心跳开始加快,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我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柯老师从周平忠主席的的手提袋里拿了一支甘蔗我. 我吃上一口, 挺甜的, 及补充了水分又补充了能量吧, 呼吸开始调匀了些. 再往上爬5-6分钟,此时往右手边山崖下看,可见树丛中隐匿着一座古刹,那就是有名的“庐山铁佛寺”。在阳光照耀下,杏黄色的屋顶泛着金光,十分矅眼。再往上有一座凉亭名叫竹林巢,四周翠竹如云。一路有不少人开始停了步子, 欣赏路边的风景, 拍照或坐在路边的石阶上喘气.

我没有停下, 我知道, 要是停了下来, 或许就不愿再往上走了, 就会觉得腿酸的不行, 气喘得受不了, 就会给自己一些不继续往上爬的理由. 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好汉坡”,此时路程已走了将近一半吧,我也不知道. 而体力已消耗了大半。眼前就是天下有名的“好汉坡”了,一千一百级台阶蜿蜒而上,一眼往去层层叠叠的台阶直入云霄,石级几乎贴着人面。大凡看到眼前的台阶都会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能力往上爬,为此有人在好汉坡边上修起了一个亭子,名日“好汉亭”供大家在此歇脚。此刻亭子里早已坐满了歇脚的人,周围的石凳上也坐满了人,大部分人都准备休息好了后再往上爬的,但也有人望而却步的。能一口气爬上这1100多级石阶的,自然属于登山好汉,故称好汉坡。有人在好汉坡上写道:“上得此坡真好汉,庐山为你做裁判”。据《庐山续志》说,庐山的气候,以好汉坡为分界线:“好汉坡以上,冬日雪深迷途,夏日凉气森森;好汉坡以下,冬日雪降即融,夏日汗流浃背”,可见好汉坡在庐山地势上的重要性。

庞楚桥老师和邹应春老师叫了我说在这儿休息一下, 给了我一桔子和饼干, 我原本不想停下的. 但嗓子有点儿冒烟, 就剥了桔子. 两分钟后, 邹老师说走吧, 我们就继续往上爬. 邹老师这次很厉害, 也许是上次爬山的经验总结吧, 这回的他肯定是坚定了爬上顶峰的信念, 看他调整了步调, 调匀了呼吸,很轻松的,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畏缩. 我跟了他也有了信心. 再上了几步, 就见了早我的黄少曦老师, 坐在路边, 我以为他是休息来的. 他给我的递水和补充能量的什么我不记得了, 我说不需要, 这不关体力的事. 我只晓得要爬上山顶. 我跟了黄老师说句走吧就继续往上爬, 他也说了句要等邓伟.

沿途依然好些个人走走停停, 说美, 拍照或是大叫. 我是来不及欣赏的. 石阶陡了, 我就开始按之字路前行, 可能这样能减轻两腿的酸胀吧. 不知道花了多少时才爬完“好汉坡”, 也算的上是一口气爬上的。从“好汉坡”一路往上要好爬了许多,路也宽了些,坡也不陡了,甚至还偶有了下坡,这让我看到了希望,心情也松了些。但往前走却有一亭子,名日“半山亭”,一般第一次来登山看到此亭一定会泄气,心想半山亭一定是建在半山腰上,顾名思义前面还有一半的路要爬。我爬到半山亭用时1个半小时,如果还有一半的路程又要1个半小时,肯定会泄气,而庐山的半山亭却建在峰腰之上,看到半山亭就离山顶不远了。果然四十分钟后就到了山顶。从山下到山顶用了将近3个小时吧,我不知道。就我这样的速度登山应该算慢的吧,我听到路边有人说年青人通常都在1个半小时左右。

早我的蒋丰军老师周平忠主席张臣刚主任在下山了, 蒋老师说了句快些呀, 我在上面都冷凉了, 意思是说我们太慢了. 再往上一些, 陈绪民老师张绪忠老师范芳筹书记也在往下下了, 范书记说了句加油, 马上就到了. 果然转了个弯, 一个小亭子就立在了头上. 我以为右上头那个在雾里头的亭子才是终点了. 便跟自己说再努力一下.

拾阶而上, 就有了一个小房子样的亭子横在了前面, 我以为也是歇脚, 却见了几个穿制服模样的, 抬头看了游客须知, 才晓得那是要收门票的, 就收了向上的步子. 听人说一张门票180, 这对我们做老师的是很贵的, 幸好我们今天的目的就是爬山, 不然心很苦的. 路边有几个老妇人问我们不进去吗,我们晓得那是要带人从什么小路上去的,要收费的。我们没应声。望望不远的右前方的亭子, 心说, 你那边的风景我无力欣赏了, 好在我和你隔不远.

站在山头往下看只见山静静的,满山的树青中泛着黄色,如果你竖起耳朵细细静听,可听到涓涓的溪流声,以及竹子和树叶在微风中摆动的沙沙声。那种宁静,那份悠闲,使疲惫的身子顿时轻松了起来。就和庞老师邹老师下了, 也站在路边小合了个影, 算是一种见证吧.

下山的路我们走得很快,偶尔我们还小跑几下。路上,见了何祥军老师与两位年轻的美女老师吴瑞芳杨芳也上来了,再接着就见了柯海燕老师黄少曦老师王微主任周平宝老师了,何杰老师也上来了。何老师上山之前很低调,就觉得自己可能无法爬上顶峰,但他还是上来了,挺让我佩服的。

路上我就想:我们队伍里有体力好的能力强的像张绪忠老师像周平忠主席张臣刚主任,有像蒋丰军老师陈绪民老师范芳筹主席意志力耐力好的,有像柯海燕老师何祥军老师王微主任黄少曦老师周平宝老师包括两位美女吴瑞芳老师杨芳老师都是充满活力充满斗志的,他们是佼佼者。而我年岁大,体力不算太好,我要凭毅力爬上去。我无意于路边的美景,我不敢停歇了往上的步子。路边的美景会让我耽于眼下而不愿前行,以为上面也不过如此;停歇了脚步会使我失去向上的勇气和毅力,让我畏缩。我虽然很笨,虽然活力消退,但我也爬上了山顶,沿途的风景我没消受,但并没有影响我享受山顶的风光。就好比人生,我的路走的磕磕碰碰,走的很磕碜,很腰酸腿软,但我会走下去,走到终点。

下山已是下午的一点多钟了,跟上了在山脚歇息的几位在先的佼佼者, 相与下到谷底, 便看见许多同事已享用了上山前准备的美食,静静地等我们了。

登山记1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