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
高中 其它 3304字 5495人浏览 zhaoxl_1991

第一幕(1) 地点:中堂 小姑正给焦母捶背。 焦母(翘起二郎腿,态度恶劣):兰芝----- 兰芝(轻声):是。 焦母(凶狠):不会大声点吗,欺负我年老耳朵不好,是不是? 兰芝:兰芝不敢。 焦母:不敢最好,给我倒杯茶来。 兰芝:是。(起身倒茶) 端茶给焦母,手一抖,茶水溅了焦母一身。 兰芝(惊慌):啊,婆婆,我不是故意的。 焦母(气愤):你这小贱人,笨手笨脚的,想害死我,是不是?还楞在那里干 嘛,还不过来给我擦干。 兰芝:是,是。 兰芝和小姑一起擦。 焦母:你这贱人,自从你嫁到焦家,就没给我一天好日子过,你这样攻于心计 地害我,你存的什么心? 兰芝:兰芝不敢。 焦母:哼。(扬长而去) 兰芝入房。 (2) 地点:房中 仲卿:阿芝,你怎么哭了,心理有事就告诉我啊。 兰芝(转过头来):仲卿,我17岁嫁到你家,每日任劳任怨,却承担不了你家 的使唤,你身为府吏,虽能尽职尽责,却尽不了夫妻情义, 你说,我留着还有什么用?我还是回去吧。 仲卿(扶兰芝肩):阿芝,你怎么这么说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这事先 别说,我找娘谈去。 兰芝(拉住仲卿):别去了,我心意已决,你去了也没用。 仲卿:不行,我一定要去,我不会让你走的。 (3) 地点:中堂 仲卿:娘,孩儿有事跟您说。 焦母(边喝茶):什么事啊? 仲卿:娘,我不知道兰芝是怎么得罪您的,就算她犯了错,您也不必这么狠心 赶她走啊。 焦母:赶她走?那贱人又跟你说什么了? 仲卿:娘,兰芝她不是贱人。 焦母:我可没说要赶她走,她要走,算她还有点自知之明。 仲卿:娘,兰芝乖巧伶俐,怎么会惹您生气呢? 焦母:儿啊,你就别在执迷不悟了,这女子不守规矩,行为总是自做主张,我 早已心怀不满。听为娘的话,别在留恋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 一只花,东家有个叫秦罗敷的女子,体态可爱,我已替你说媒去了----- 仲卿:娘,您别说了,如果您休了兰芝,我将誓死不娶。 仲卿拜了母亲,就回房去了。 第二幕(1) 仲卿:阿芝,你放心,我是不会休弃你的,可是母命难违,你先回家小住,我 到郡府回来之后,定去接你。你暂且受点委屈,别忘了我们的誓言。 兰芝:你别说了,自从我嫁到你家,举止行为都不敢自做主张,没想到被赶回 家,我怎么有脸再进焦家门。我出身微寒,配不上你。我决定走了,也 许我们不会再相见,但请你永远记得我。(掩面而泣) (2) 时间:第二日 地点:中堂 兰芝(上堂拜焦母):婆婆,兰芝走了。 焦母爱理不理。 兰芝:我从小没有受过三重四德教育,无法好好侍奉您,实在愧对焦家,你嫁 过门来,还受您那么多彩礼,实在惭愧。我走了,家中的事就劳婆婆操 烦了。 焦母不搭理,心中暗喜,下堂。 兰芝:小姑,今此一别,难再会面,你要尽心照顾婆婆。 小姑(抹泪):嫂子,我会的,你放心吧。 二人抱头痛哭。 (3) 仲卿在前,兰芝在后。 仲卿(附在兰芝耳边):我发誓决不离开你,你先委屈一下,我去了郡府,定 会回来接你,我指天誓地决不辜负你。 兰芝:相公,承蒙你记得我,也希望你会来接我。你若当磐石,我愿做蒲苇相 依,我们誓死情不移。只怕家兄性情暴躁,不会如我所愿。 仲卿:别担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一定会的。(握紧兰芝的手) 二人相拥离别。 第三幕(1) 兰芝回到家中,见刘母。 刘母(吃惊,拍手):阿芝,你怎么不请自归,你一向乖巧,如今被休,究竟 是犯了什么错? 兰芝:娘,孩儿一言难尽,您就别问了。 刘母无语,抚兰芝头 。 (2) 媒人(摇扇):我说刘老太啊。(掩面笑) 刘母:呦,是张妈啊。 媒人:告诉您一件天大的喜事,县令的三公子看上了你家兰芝。 媒人(拉过三公子):您看看,人家可是一表人才,口才又好,这么好的郎君 上哪去找?(掩面笑) 刘母:这事,我得瞧瞧。(入兰芝房) 刘母:阿芝,这事你就应下来吧! 兰芝:娘,我离家时,和仲卿有誓在先,我不能违誓,这事以后说吧! 刘母(出):张妈,寒门生了这个不幸的女子,才出嫁没多久,就被休了回来 说来惭愧,怎敢高攀呢?你再去打听打听吧。 媒人(摇扇):三公子,我们走吧-------- 三公子:啊,张妈,就这么走了------ 二人无奈的走了。 (3) 媒人:太守爷,我可是碰上了一个奇女子。那女子才貌双全,古今难寻啊。 太守:哦?果真有此女子,可曾婚否? 媒人:已结婚过一次,但已离婚。 太守:本官有犬子五郎,娇美文雅,尚未婚配,那就劳张媒人跑一趟,替本官 提亲,如何? 媒人(喜):好好好,我这就去。(掩面笑) (4) 数日过后 媒人:刘老太,这下您可有的乐了,太守有意将你家兰芝嫁给五公子,那五公 子,文质彬彬,未曾婚配,这么好的郎君,上哪寻去? 刘母:小女与仲卿有誓在先,老妇怎敢乱言?您还是请回吧。 兄长(出房):慢----- 媒人:呦,是刘公子啊,有何贵干啊? 兄长:这事就这么定了,张妈,你回去禀告太守,说兰芝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 了。 媒人(惊喜):真的?好好好,我这就去。 (5) 兄长(入妹房):阿芝,你听哥哥说,你如今被休,投靠了哥哥我,理应由我 做主,我已替你答应了这门婚事,你就准备准备吧。 兰芝:可是------ 兄长:你就准备准备吧。 (6) 媒人:太守爷,人家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了。(掩面笑 ) 太守:哦,这可是件大事,张妈,可别马虎了,尽快择个良辰吧。 媒人(拿出黄历):此月三十最佳,您看如何? 太守:好,好,三十我定去下娉迎娶。 媒人:嘻----- 太守:哈哈哈------- (7) 兄长(入妹房):阿芝,婚书已收到,你快准备吧。 刘母(入房):是啊。阿芝,你赶快做嫁衣吧,千万别把婚事办得不象样。 兰芝无语,默泣。 (8) 三公子与五公子相邀饮酒。 三公子(一饮而尽):谁不知我三公子一表人才,有钱,又有势,只可惜 我的兰芝,嗨---- 五公子(收起扇子):你还别说,什么你的兰芝,告诉你,兰芝是我的。 三公子:我的。 五公子:我的。 三公子:我的。 媒人(从远处来):别吵别吵。 三公子赶紧扶媒人坐下,五公子赶紧倒茶。 三公子(给媒人捶背):张妈,我给您捶背。 五公子:张妈,您先喝口茶,再说不迟。 媒人(摇扇,拍着五公子):五公子,你好福气哦,人家兰芝已经答应嫁 给你了。(掩嘴笑) 三公子(停止捶背):什么?你再说一遍。 媒人(摇扇):人家兰芝已经答应嫁给五公子了。 五公子:真的?哈哈哈-------- 三公子(使劲摇媒人):啊,你怎么可以这样? 五公子:张妈,您真是功不可没啊,哈哈------ 媒人(捂着头):功----不-----可----没----(晕倒) 五公子:张妈,张妈----- 三公子(摊倒):兰芝,兰芝--------- 第四幕(1) 仲卿闻兰芝欲嫁,赶来。 兰芝听到马蹄声,出门相迎。 兰芝(抓住仲卿):仲卿,我想你想得好苦啊。 仲卿(推开兰芝):你不是要嫁给太守的五公子吗? 兰芝:逼我再嫁的是蛮横的兄长,我无能为力。 仲卿(气愤):祝你高升,嫁得太守之子,我当磐石可以千百年不变,你 当蒲苇只是一时坚韧,来日,你定会富贵,我与你无缘, 只好自赴黄泉。 兰芝:你居然不相信我,好,我们只好黄泉相见,别忘了你今日之言。 二人握手道别。 (2) 地点:中堂 仲卿(上堂见焦母):母亲,今日大风,您要多穿衣,孩儿将不久于人世 让母亲孤单了。我寻短见,希望您别生气,孩儿祝 您身体安康, 焦母:你是大家子,将来前途无量,为了兰芝一介小女子而死,值得吗? 我已经为你求了一个女子,是邻家闺女,容貌艳丽,你就别在固执 了。 仲卿(行两个礼):此事先放一边,孩儿告退。 仲卿回房,长叹不已。 (3) 迎亲当日。 兰芝走上船,坐着发呆。 时间:黄昏后,半夜。 兰芝(起身,投入湖中):仲卿,我们地下相见了。 (4) 仲卿(徘徊于庭院内):母亲,孩儿不肖啊。 仲卿走到树前。 仲卿(双手扶绳):阿芝,我来了。 第五幕 地点:中堂 焦母与小姑抱头痛哭,刘母坐在一边,泪流不止。 刘母:亲家母,我们把他们葬在一起吧。 焦母泣不成声,不住点头,小姑为焦母擦泪。 全剧终 指导老师:吴金枝

孔雀东南飞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