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成年礼悲歌
初一 散文 9747字 31人浏览 200524dn

少年的成年礼悲歌作者:苏小彩我重重地跪倒在地,眼泪无声地流淌而出,这是二十二年来,我唯一掉下的眼泪,为我最爱的你。[1]你写给我的100封来信2010年新春过后,天地间还弥漫着烟火的味道。我坐在电脑前,耐心地翻阅求职网站,看中的职位都一个一个投递过去,打开邮箱的时候,试了很多遍密码都无果,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邮箱。试着打开,竟然很快地,就登陆进去。密码是你名字的全拼和生日。我竟然还记得。两年没有过问的邮箱在点击开的瞬间似乎有无数的灰尘在空气里开始舞蹈,扑了我满面。177封信,其中有77封都是各类垃圾邮件,还有100封,都是你写给我的,我一次也没看过。这个冬天并不寒冷,从五楼的窗口望出去,总是灰蒙蒙的天空里甚至洒了淡淡的几缕阳光,在发完10封求职信后,我决定看完这些信。[2]在我心里,你就是个小女超人你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女孩。你爱作弄人,还喜欢恶作剧,小小年纪已经开始学会逃课,经常被你妈妈追着满院子的跑,你尖叫着,一边跑一边求饶,看起来可怜兮兮,我站在7楼的阳台上看着你,从这个角度看下去,你的嘴角却分明挂着一抹诡计多端的笑。可在我面前,你总是乖乖的样子。你会在大雾的早晨呵着气等我上学,鼻头冻得通红,把热乎乎的鲜榨豆浆塞到我手里;你会在上课时专心致志地为我站岗,然后在老师的目光瞄过来时及时提醒我;就算再严厉的考场,你也会冒着危险给我递小纸条,不管我们的座位多么遥远,你总能准确无误地投递过来,乌黑的大眼睛咕噜噜地转着,伴随小纸条而来的,还有你的鬼脸。古灵精怪的你做起这些投机倒把的事情轻车熟路,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只要你稍微认真,加一点点坚持,使出半分的功力,这个世界便没有你不能完成的事情。杨千寻,在我心里,你就是个小女超人。很多人都说你喜欢我,你也这样说,你在我投进一个三分球后冲上场,抱着我的脖子蹦蹦跳跳,并且在我的脸上狠狠地一亲:“子辰哥哥,我太喜欢你啦!”全场哗然,球场差点乱了套,裁判把你像小狗一样拎出去,你转头冲我挥手:“加油啊!”我的脸由红转黑。有时候我真是受不了你这个小孩。你比我小两岁,却跳级和我成为了同学,在这个陌生的班级你只认识我,于是我成了你的救命草,无时无刻地缠着我,像个跟屁虫,谁让你是我的老邻居,我只能默默忍受。但你今天的胡闹我实在是有点生气。因为在啦啦队里,有我喜欢的女孩子,她叫万敏仪,看起来十分温柔的模样,但事实上非常骄傲,几乎不和男生说话,这次愿意参加啦啦队,是因为人数不够,她迫于班主任老爸的压力才来。这天她穿了粉色的小裙子在球场边,在一群热情的女孩里,她梨涡浅笑的样子让我乱了手脚,好不容易集中精力进了一球,就被你打乱了,在你被拎出去后,我偷偷地看向她,她正看着这场好戏,饶有兴趣的模样。我想完蛋了,她一定和别人一样误会我们了。所以回家的路上我不肯同你讲话,你讲了很多的笑话,见我不做声,便安静地跟在我身后,一直走到楼下,你忽然站到我面前:“你是不是喜欢万敏仪?”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是我第一次在你面前这么丢人。“我帮你追她,你相信我。”你自信地笑着,踮起脚尖拍拍我的肩膀,“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一点头,你就开心地笑了,蹭蹭跑上楼,脚步那么欢快。[3]月光下的你,眼睛晶莹得像是要渗出水来你竟然很快和万敏仪成为了好朋友。女生之间的情谊快得让我有点费解,你们开始手拉手上厕所,手拉手吃午饭,周末还相约去逛街,亲昵的模样像是失散后重逢的亲姐妹。我终于忍不住问你:“你想干嘛?”你慢腾腾地收拾着书包,故作神秘:“反正不是害你。”这个时候万敏仪走了过来,她问你:“好了没?”你飞快拉上拉链,开始还笑嘻嘻的笑脸顿时皱在一起:“对不起啊,我家来客人了,我妈让我早点回家。”万敏仪睁大了眼睛,她微微着急的模样很可爱:“那怎么办,电影要开始了。”“要不„„”看着你又开始咕噜转着的眼珠我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果然,你把票塞进我手里,“子辰哥哥,你陪敏仪去看吧!”说完,撒丫子就跑了,留下我和万敏仪面面相觑。我主动打破沉默:“那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万敏仪看看我,轻轻一点头,我的心就雀跃起来。我们并肩走出教室,穿过操场和花坛,走向宽阔的林荫道,金黄的落叶在微风中洒了我们一身,万敏仪忽然笑了,

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两个圆满的酒窝展露无遗:“你头上„„”她说着伸出手,帮我把头顶的落叶拿下,当她踮起脚靠近我那刻,我屏住呼吸,真担心太过猛烈的心跳被她听见。那天看的电影是《新扎师妹2》,整个影院的人都笑得前俯后仰的时候,万敏仪却只是咬着吸管安静地看着大屏幕,有微弱的光扫在她脸上,我看到她漆黑的双眸里有阳光一样灿烂的快乐。她美好得连快乐都是这么宁静。看到杨千嬅的时候我还顺便想起了你,你总是标榜自己是她妹妹,说都是千字辈的,我曾经陪你看过第一部,你看开心的时候就抓着我的胳膊哈哈大笑,真像这位大笑姑婆,很明朗的笑,但是一眼看透不再想深究。电影结束后我们去了附近的KFC ,有了入校以来的第一次真正交谈。万敏仪的声音细细的,脸颊是淡淡的粉色,笑起来像一只温顺的小猫。我这才发现,她的默然不是因为骄傲,而是害羞。此刻她正小口咬着蛋挞问我:“听说你唱歌很好听,还会法语。”“会一点就是了。”我谦虚地笑,“杨千寻说的?”“嗯,她还说你是你是个很好的邻居哥哥,帮了她很多。”“谁让我比她大呢。”我大言不愧,收下赞美,但仔细回想一下,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所以在送万敏仪回家后,我在路边的小摊买了一个多啦A 梦挂件给你,刚进小区,你就从黑暗里窜了出来,眼睛睁得大大的:“战况如何?快说说!”“还成。”我很敷衍地回答你,但嘴角那抹笑意出卖了我,你开始起哄,跟在我后面蹦蹦跳跳地,嚷着要我交代过程,我一停下脚步,你就撞上了我的后背,总算安静了下来。我回过身,把多啦A 梦塞进你手里,你额前的刘海被蹭得乱乱的,看看我,再看看手里的小东西:“给我的?”如果没记错,这是我第一次送礼物给你,劣质的蓝色机器猫很丑,你辨认了很久才看清楚,却高兴得像是中了五百万,“谢谢你啊!”你想要拥抱我,但伸出的双手在半空停顿住,兀自笑了一下,“恩,我得记住,不能有引起误会的举动。”杨千寻,我也不知道那一刻的自己怎么了,我竟然主动地抱了一下你的肩膀,我说:“下不为例。”我没有注意月光下的你,眼睛晶莹得像是要渗出水来。[4]那个名字,带一点疏远和脱离我控制的成长和万敏仪正式在一起,是在冬季来临的第一场雪里。最后一节自习课,教室里安静得只剩下沙沙的笔声和翻书的声响,我在做模拟试卷的时候,你就拿过我的PSP 开始厮杀,玩得累了,你揉揉眼睛四处张望。“咦,下雪了诶。”你轻轻地一声,教室便炸开了锅,在这座南方小城,上一次下雪,已经是幼年的记忆。有胆大的人跑出了教室,他们在走廊上大呼小叫,像一场狂欢,你飞快地把围巾帽子套上,第一个冲到了操场。空荡荡的教室里,一瞬间只剩下我和万敏仪,我走到她面前:“一起下楼,怕不怕?”万敏仪迟疑地看着我,最后欢快而坚定地点了点头,她为我欣然破例,这让我大受鼓舞,因此,当迎面的雪花飘洒过来时,我牵了她的手。我转眼去看她,她微微垂着头,洁白的雪花把她的面孔映衬地晶莹通透,而她的手,安静地躺在我的手心。人群里,你正仰头看着漫天雪花,雪小粒小粒地洒在你头上,心满意足之后你开始搜寻我的身影,我想你一定是看到了我们握在一起的双手,不然你的表情不会这么快地冻结。这是很久之后想起你,才记起的细节,当时我看见的你,眼里分明是心领神会的笑。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很少,虽然你上课依然坐在我身旁,但大多的时间你都在发呆、做题、或者跟周围的同学传纸条和笑闹,你已经很快跟大家打成了一片,不再是另类的天才少女,当然也不再需要腻着我。而我和万敏仪也开始正式恋爱,隔着几排的距离,我们每节课都会发信息,下课的时候一起去走廊聊天,不管多晚放学我都会先送她回家。我最喜欢的时间是晚自习开始之前那段时间,我们吃完饭就去操场散步,一圈又一圈,有时候万敏仪会撒娇,我就背着她在看台上跑来跑去,星空下我的笑声很放肆,一点也不觉得累。当我满头大汗地回到教室,你擦着鼻涕对我说:“恋爱真好,还可以防感冒。”你和很多男生勾肩搭背,却一直没有恋爱过。圣诞节也是一个人在家玩电脑,在结束约会后我给你电话,说有礼物要给你。你穿着毛绒绒的睡衣和棉拖就出来了,一把扯过我手里的袋子,尖叫起来:“啊我最喜欢的手套!”“和敏仪逛街看到的,她说你一定会喜欢这种。”你把手套戴上冲着我笑:“谢谢你们哦!”我这才想起,你已经很久没叫我子辰哥哥了,你总是连名带姓地叫我,倪子辰。带一点疏远和脱离我控制的成长。[5]不如,我们在一起吧记得南方下第一场雪那

天,我们最后一次并肩回家,你在下着小雪的天气里不停打着喷嚏,鼻子和眼睛都红红的,手始终插在口袋里,像一只小白兔。其实我有看到你当宝贝的那双手套在万敏仪的抽屉,所以才在圣诞节的街头,买了那一份礼物给你。你还把珍藏的CD 、画册都借给她看,脾气坏坏的你,在我之外,第一次这样讨好人。我早该知道友情不会来得这样轻易,而爱情也是。说不出什么原因,万敏仪开始与我疏远,每每问起,她都笑着说:“没有呀,只是最近学习压力比较大而已。”她的笑依然美好,只是敷衍得让我心寒。这些苦恼我当然不好意思向你倾吐,你却很快察觉,你问起,我也只得牵强地笑,我说我们只是各自先把重心放在学习上而已。这样的谎言很快被戳穿,关于万敏仪和高三学长的绯闻传得轰轰烈烈,我在晚自习结束的夜晚在校门堵住了他,兜头就是一拳,学长单手撑在地上,嘴角有淡淡的血丝,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你的样子真像一个勇士,张开双臂挡在我前面。学长站起来说:“我不欠你了,别再找我麻烦。”你对着他的背影狠狠地呸着。很长一段时间,你都对我小心翼翼,下课的时候困了想睡一睡,你就觉得我是伤心了,不但不准周围的同学嬉笑打闹,连自己翻书也翻得很轻;吃饭的时候没胃口,你就当我是怕故地重游,主动帮我买饭上来,甚至在我精神很好,想找你聊天时,你用一种担忧的神情看着我:“不想说话就不用勉强,来听听歌。”你说着,把MP3塞给我,正在放着你最爱的五月天,我听了一下闹嚷嚷的节奏赶忙换掉,下一首,就是杨千嬅的,我想起她大笑的模样,把MP3还给你。那时候的我,英语极烂,却只听欧美音乐,视一切港台流行为肤浅的口水歌,真是一个非常爱装十三的少年。我还揉着你的头发说:“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肤浅呀?”你并不生气,塞上耳机开始午睡,下巴枕在胳膊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你竟然听的如此动情,还掉下来一滴眼泪。大年夜你来敲我家的门,嘴很甜地拜完年后拉着我去天台放烟花,顶楼的风很大,你点了好几次,火都熄灭了,最后一次终于点燃了,在清脆的爆破声里,你手中沸腾起灿烂的花朵,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念万敏仪,突然疯狂地想要见到她,我后退几步,终于转身飞奔下楼。当时的你正回过头,烟花里你定格的明媚笑脸一定很美,你看向我,却只看到我的背影,你就这样看着,直到燃尽的烟火烫伤了你的右手。那天我跑得好快,在冷清的街道艰难地拦车,还好赶在零点前到达了万敏仪家楼下,我飞跑着给她电话,堵塞的网络久久拨不出信号,就在我心急火燎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她穿着粉色的大衣轻快地下楼,迎接她的是学长和一束在暗夜里绽放得刺眼的玫瑰。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最后,我看到他们牵手了,十指交握。天空在此时应景地飘起了小雪,这样的场景让我觉得讽刺。我苦笑着转背,然后看到不远处蹒跚的身影。你抱着一大捆的烟花费力地走到我面前:“追女孩还是要花点心思的,你什么也不带就来怎么成啊。”我笑了一下,不置可否。“快去吧,加油呀!”你像往常一样扮着鬼脸。我终于笑不下去,用力地抱住了你,我的头深埋在你的肩膀,我说:“你怎么总是这么快乐?”你没有讲话,只是轻轻挣脱着:“敏仪看到„„”“小千寻,不要动。”你就乖乖地不动,即使手里的烟花重重砸在了你的脚背,你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们一直没有再讲话,直到回去的路上,当零点来临,整个夜晚都沸腾起来,城市的天空亮若白昼,你在喧闹里突然回答我:“因为我喜欢你啊,就算只做你的邻居、妹妹、同学、或者只是同桌,但只要能看到你,就一直都觉得好快乐。”你的声音很细小,我却听得这样清楚,流转的天空下,你仰着头看我,你第一次在我面前没有笑,漆黑的眼睛在黑夜里深不见底,你伸出受伤的右手轻轻放在我的脸上,你的手心好凉。我握住了你的手:“不如,我们在一起吧。”你一定会记得这一刻吧,当我说出这句话时,你在我面前哭了,你哭得好大声,抓着我的手都在颤抖。[6]思念可以有多远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年是步入高三炼狱般的日子,后来的你却总是说,那是你最快乐的时光。你不再纵容我上课玩游戏看杂志,也不再在考场给我纸条,当我卧室的灯在十二点以前熄灭的时候你甚至会打电话把我叫起来继续看书。约会也是有的,两个人牵着手满街晃荡,我陪你去旧物市场淘好玩的小玩意,你陪我去看球赛,你不懂球,却呐喊得比任何人都大声,夏天已经悄然来临,你在炽热的阳光下喊得满头大汗,从球场出来,你的样子更像是刚结束一场比赛的

球员。有时候我会问你:“不害怕失恋的我,只是用你疗伤吗?”“如果你喜欢上奢侈店的一个包包,喜欢得每天都要去橱窗看一眼,这样已经觉得很满足快乐了,但有一天店主竟然答应借给你背,那你会不会害怕归还呢?”你反问我。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起的是万敏仪,我想说如果是我,我会选择不要,因为越是得到过,越会不甘失去。而你摇头摇得那么坚决:“我不怕,因为原本要的就不多,现在这样,已经是额外的惊喜了。”你把惊喜这个词说得那么重,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我却有点心酸,我想我欠你的,真的太多了。万敏仪依然很少跟人讲话,脸上总是挂着礼貌性的笑容,偶尔上课的时候我会看着她的背影发呆,看得久了,我会觉得那个人好陌生,我一点也不了解她。学长去上大学后,每个周三都会有信件和礼物从遥远的城市邮寄过来,有一次是一个巨大的纸箱子,那个箱子在同学们的怂恿下被拆开了,竟然是一只比人还要高的熊,憨憨地笑着,可爱极了。在大家的起哄声音,万敏仪笑得满脸绯红。“那么大一只熊,笨重死了!”你在我旁边念叨,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羡慕。那天放学后,我就去偷偷去了商场,给你买了一套限量版的芭比娃娃,花光了我积攒了一年的零用钱。我永远记得你抱着她的模样,咬着嘴唇又哭又笑,那天你穿了一条湖蓝色的裙子,裙子的后面有巨大的蝴蝶结,比你手里的芭比漂亮太多。你抱着我送你的芭比,而我抱住了属于我的芭比。杨千寻,那一刻,我是真心想要讨你欢心,我不要你羡慕任何人,我想要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女孩。那个芭比,后来一只陪伴着你,就连高考那天,你也把她背进了考场,你说你的包放在讲台上,每做完一道题,都要抬头去看一眼才安心。你说这句话时,七月的天空正被夕阳侵染成艳丽的红色,你挽住我的胳膊,和我一起畅想大学生活,我们已经约定,上同一所大学,至少,要在同一座城市。可是最后,我们还的愿望没有实现,志愿的调配让我们离得好远,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你哭了整个下午,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直到我去你家你才开门,你的眼睛肿得像个核桃,拿着通知书就要撕掉,你的学校比我的还好太多,可是你说:“我复读的话,你要等我啊!”你真傻,我按住你的肩膀,认真地对你说:“不管有多远,我都会常常去看你的。”你终于破涕为笑。[7]我想,我终于要丢下你了在我房间的角落里,一直放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关于我们的全部细节,有我送你的机器猫、手套、芭比娃娃,还有我们之间的全部信件、照片、以及厚厚的一叠车票。36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不停地往返奔波,只为和对方呆上那短暂的假期。那本厚厚的相册里,装满了我们的记忆,有一张是你在火车上的自拍,你的双眼有细小的红血丝,头发乱糟糟的,满脸油光,甚至还冒了几颗痘痘。那是2008年,我在忙着参加大学生运动会,你偷偷来看我,买不到车票,便站了36个小时,你在拥挤的车厢里拍彩信发我,你说:“看我是不是好丑,等下可别被吓到啦!”我在出口等你,看着你小小的身子飞快地跑过来,你搂着我的脖子笑,然后就晕了过去。再往前翻去,我看到很多你的照片,由始至终你都是个桀骜的少女,我凝望着你骄傲的脸庞,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在每次同学会听他们谈论起你时也会出现,就像是自己不认识的另一个人,你为我,改变了太多太多。杨千寻,是不是因为你在我面前太乖的缘故,那时的我从来不曾好好珍惜你,我觉得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会体谅我,都会等我回来。而人总是充满劣根性,喜欢犯贱,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觉得好,在万敏仪突然联系我之后,讨厌网聊的我,开始成天挂在网上,我一边同她暧昧一边接你的电话,你说:“早点睡觉啊,晚安!”然后响亮地在电话的另一端亲吻我。我笑着挂掉电话,却与万敏仪聊到深夜。我并不觉得对不起你,因为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一起,我也不曾想过离开你。直到万敏仪忽然跑来我的城市,那一天,我说好去看你,我把车票退掉,骗你说,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还有一件事,你一定不会知道。在我十七岁的那个圣诞节,我第一次和喜欢的女孩子渡过,可是那天我却带着她满街寻找给你的礼物,去餐厅的时候早已经没了位置,我们等了很久很久,我讲了很多笑话给万敏仪听,她都不笑,最后她说:“我和杨千寻,你只能选一个。”“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她只是我的朋友。”“只能选一个。”万敏仪重复着。沉默了许久,我说:“她同我认识十五年了。”万敏仪离开了,我以为她只是赌气,可是她再也没有

回到我身边。那时候我选择了你。而现在,酩酊大醉的万敏仪哭着对我说:“倪子辰,我一天也没有忘记过你。”看着她,我的心也如同那年的少年般跳动,原来我从来不曾甘心过,我按掉了你一遍一遍打来的电话,最后关掉了手机。杨千寻,我想,我终于要丢下你了。[8]你一定很恨我,所以才把关于我们的一切都归还我是懦弱的,不知道如何向你开口,所以只能躲着你,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甚至连MSN 也阻止了你。在我二十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这样与你疏远过。可我还记得你的生日,我决定最后一次去看你,陪你度过这一天,然后把我们之间的故事全部结束,我甚至还卑劣地期许,你在听完我的故事后会拥抱我说:“祝你幸福。”到达你学校已经天色微醺,我给你打了很多通电话你都没有接,我只能捧着你最爱的百合等在宿舍楼下的小花园里。不一会儿我看到了你,你在远处和一群男孩子告别,应该是刚结束一场愉快的生日晚宴,有黑衣服的男生抱着你的肩膀送你到楼下,他还亲吻了你的额头。那一刻,我站了起来,有一股冲过去揍他一顿的冲动,但随即我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我沉默地离开了,把花丢弃在肮脏的人工湖里。回去的火车上我昏睡了十几个小时,你的电话吵醒了我,火车正进入漆黑的隧道,我在黑暗里给你短信:我们分手吧。然后拔掉电话卡,抛进了凌厉的大风里。连分手我都如此卑劣。很快大三实习,万敏仪来到了我的城市,我们在学校外面租了小小的公寓,下班后一起去买菜,她会做很美味的晚餐,我总是吃得很满足。晚饭后,我们一起在校园里散步,或者去图书馆看书,生活宁静而美好。我再也没有你的消息。偶尔打电话回家,妈妈还会提起你,可每每刚提一个开头就被我打断,你过得好或者不好,我都害怕听到。我以为我们的人生轨迹从此后南辕北辙,自此不见。平淡的生活看似波澜不惊,却悄悄地起了变化,万敏仪渐渐地不再做饭,她总是不停地加班,她不在的时候,我便一个人在小饭馆吃炒饭或者面条,然后去图书馆写实习报道,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万敏仪已经睡着了,沙发上是她精心搭配好的隔天上班的衣服,我们之间竟然可以一整天都不再讲话。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楼下送她回家的车,那晚我们吵得很厉害,万敏仪说:“他只是我们部门经理,加班顺路送我回家!”“还顺便送你香水?”我冷笑起来。万敏仪瞪了我一眼:“懒得理你!”她说完重重地关上了房门。那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这个曾经爱而不得所以被我神化的女孩,已经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而万敏仪,她对于我的不甘,也终于在现实里耗尽。我们平静地分手了。可她返校那天我依然去了机场,远远地看着她从经理的车上下来,他帮她提行李,帮她办妥一切手续,他们肩并肩的模样真是一对璧人。我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从机场一路走回家,走了5个小时。路上下起了大雪,北方的雪重重地砸在我脸上,我忽然非常地想念你,想念你小鹿般清亮的眼睛,想念你扯着我衣角小心翼翼的模样,想念你注视我时,那可以消融冰雪的温度。可是我已经不配这想念。晚上回到家,一打开门,我便重重地栽倒在地,迷迷糊糊里,我在电话里按下了你的号码。你真的来了,你就像超人一样总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你气喘吁吁地背着比你重40斤的我去医院,我听见你大声地喊着:“医生快点,快啊,救人!”你的声音里带着哭腔,这久违的鼻音,让我的心变得无比柔软,再然后,我失去了全部的意识„„醒来已经是一天后,你并不在我的身边。据说我的高烧差点引起肺炎,护士说起你的勇猛赞不绝口:“那个小姑娘啊,个子小小的,力气好大!”最后她指着屋角的一个盒子说是你留给我的。我想你一定很恨我,所以才把关于我们的一切都归还。[9]小女超人最残忍的成年礼现在已经是2010年的冬季,这个城市已经很久没有下雪,我望着你家的窗口,已经积了很多的灰尘,听说你们已经移民去澳洲,那个有着洁白羊群的明媚城市。我不再听英文歌,反而开始爱上粤语歌,偶尔听到你爱的杨千嬅,她唱的情歌那样苦,并不是我所看到的大笑姑婆,原来,肤浅的人一直是我,我甚至不曾用心了解过你。这个邮箱是你以前特地申请给我的,你埋怨说我从来没有写过情书给你,要我用它给你写信,起初我还抄几首情歌,后来便再也没有用过。反倒是后来的你,写了这么多给我。从我不要你的那一天开始。“子辰,我知道你是不会原谅我了,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肮脏。那天我喝醉了,朋友送我回宿舍,我知道他一直喜欢我,可在他吻我的时候,我好想你,我甚至觉

得你一定就在附近看着我,然后我就真的看到了百合和你给我的卡片,我从水里把它们捞出来,发疯般地找你,子辰,我整夜等在火车站,看着每一个来往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是你,我找不到你了„„”„„一封一封点开,我所有的思绪都被拉回了记忆里,我的心狠狠绞痛着,然后点开了第一百封信,那是你送我去医院前几日写的,你说:“我呆在你的城市里远远看着你,你们牵着手从夕阳里走回家,手里提着西红柿和青菜,看起来多么幸福,她真美好,不像我,像是一块残缺的抹布,看你幸福,我就满足了,我会安心地去另一个遥远的国家,我想我会忘了伤痛,也学会忘记你。对了,我把你给我的礼物都还给你,我不值得拥有它们。”站起来的时候我碰翻了水杯,水打湿了键盘,但我顾不得这么多了,我打开你留给我的纸盒子,我想再次看看你的模样,从第一页慢慢翻起,一张一张抚摸下去,此刻电脑里随机放的歌曲,竟然是你最喜欢的《超人》,阿信忧伤地唱着:“为什么拯救地球是那么容易,为什么束手无策啊我和你的爱情,为什么我能飞天也能够遁地,为什么我却没办法长驱直入你的心„„”我想我终于明白,那个下午,听着这首歌的你,为何掉下了眼泪,我也想起为何每每我唤你为“小女超人”时,你的眼里有那么多我看不清楚的哀伤。翻到相册的最后一页,我看到一张裁剪下来的旧报纸,一则关于少女在火车站被强暴的社会新闻。时间是2008年5月14日,你十八岁的生日,这是我送给你最残酷的成年礼。当你哭泣颤抖着按下快捷键的时候我并没有出现,对不起杨千寻,我从来都不是你的超人。那一刻的我甚至拔掉了电话卡,一心奔往新的恋情,并妄图把所有的过错归结在你头上,我用自私的念头毁掉了你所有的单纯。而这一秒,阿信正唱到,谁要这样超人连自己也救不起。我重重地跪倒在地,眼泪无声地流淌而出,这是二十二年来,我唯一掉下的眼泪,为我最爱的你。编辑/蓝朵朵蓝朵朵感悟:“为什么我能飞天也能够遁地,为什么我却没办法长驱直入你的心。”很多时候,你爱一个人,可以为他义无反顾,上刀山下火海,强大的力量让你宛如超人。可是,那又怎样呢?你悄无声息地让他欢喜,却改变不了他不爱你。